迁徙路上那些关于爱和希望的小故事

中美洲背井离乡的儿童的愿望和梦想

谭雅·宾德拉(Tanya Bindra)、克里斯汀·内斯比特(Christine Nesbitt)
一个孩子用双手比出心形
UNICEF/UN0282811/Bindra

05 三月 2019

如果突然面对被迫逃离暴力或贫穷,你会怎么办?如果你和家人要艰难抉择,最终打包行囊,驾车或搭乘露天卡车甚至步行离开家园,你会怎么办?

你会随身带上什么?

对于中美洲北部(萨尔瓦多、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以及墨西哥的数百万儿童及其家人而言,这一切都不是假设。这是活生生的事实。帮派暴力、有组织犯罪和极端贫困是他们每天都要面对的问题。我们见到了一些这样的家庭,询问他们随身都带了什么物品。答案虽五花八门,但都在提醒我们一件事情:无论是移民还是难民,孩子终究只是孩子。

 

詹妮弗捧着她的日记
© UNICEF/UN0278783/Bindra

詹妮弗(Jennifer),洪都拉斯

詹妮弗的母亲两年前被一个帮派杀害,父亲则留在了洪都拉斯。年仅10岁的詹妮弗和三个兄弟姐妹一起离开了洪都拉斯。目前身处墨西哥,她正捧着自己的日记,那里面记录了她沿途所描绘的图画。像詹妮弗这样逃离帮派暴力、有组织犯罪、勒索和极端贫困的儿童还有很多很多。

 

手拿T恤的女孩
UNICEF/UN0284704/Bindra

凯莉(Kylie)*,墨西哥

15岁的凯莉来自墨西哥,她带着自己参加跳舞比赛的T恤,因为这件T恤承载了太多美好的回忆。“当时我和朋友们一起步行去参加跳舞比赛,结果我们掉到了泥中。”凯莉说道,“T恤上沾了泥点,但看到这些泥点,我就会想起我的朋友们。”凯莉说,她以后想成为一名心理学家,因为她的朋友都说她是个很好的倾听者。可与此同时,凯莉以及许多和她有着同样命运的儿童,必须冒着遭受剥削、暴力和凌虐的风险,艰难跋涉在一条漫长且充满未知的道路上。

 

手拿填充玩具的女孩
UNICEF/UN0284707/Bindra

美玲(Maylin)*,洪都拉斯

15岁的美玲是三个月前与其他移民一路来到墨西哥的,她离开洪都拉斯是为了逃离家乡的种种问题。“和‘车队’在一起的时候,每次来例假都很尴尬,因为完全没有隐私。”她说道。但随后又补充说,女孩们会尽所能地互相帮助,寻找一些私人空间。她正搂着一路以来都带着的那只填充玩具长颈鹿。“这一路很艰辛,不过我也结识了很多人,虽然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却有着同样的梦想。”她说道,“这对我来说是个很美好的回忆。”遗憾的是,许多无人陪伴的儿童和妇女受不到保护,通常独自前行,因而极易沦为毒贩、罪犯、帮派、安全部队等的猎物,从而被虐待、剥削甚至杀害。

 

一本打开的圣经
UNICEF/UN0278792/Bindra

玛丽莎(Mariza),洪都拉斯

“我每天都和女儿们一起祈祷。在艰难的日子里,圣经总是给我极大的安慰。”说话者是38岁的玛丽莎,目前正在危地马拉的Tecun Uman。从离开危地马拉,玛丽莎一路都带着这本圣经。许多其他试图逃离绝望困境的家庭也同样踏上了这一旅途。虽然他们设法逃离,还是还会面对许多新问题。有些人在途中或是即将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就被逮捕了,拘留一段时间后,再次被遣返原籍。

 

张开的手掌上,有一个带着十字架的项链
UNICEF/UN0284711/Bindra

伊桑(Ethan)*,萨尔瓦多

17岁的伊桑在与“车队”同行的路上带着祖母为他制作的念珠。他现在在蒂华纳的的一个避难所中,已经远离萨尔瓦多的暴力威胁。“我必须离开,我要寻找安全的地方,寻找自由。我宁可呆在美国的看守所里,也不想回萨尔瓦多了。”他说道。

伊桑在萨尔瓦多居住的社区和学校所在社区被不同帮派控制。结果呢?他要去上学的时候,帮派就向他勒索钱财。最终,两个帮派都开始威胁他。“我希望我能和那些害怕我们的人交换一下位置,让他们看看我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他说道。

 

一个男孩戴上了项链
UNICEF/UN0284826/Bindra

奥古斯汀(Agustin)*,危地马拉

17岁的奥古斯汀拿起一条项链。这条项链是他在危地马拉加入其他移民行列之前,妈妈送给他的,以求好运。“我从来都不曾把它摘下来过。”他说道,“戴着它,就仿佛妈妈一直都在我身边。”

像许多其他年轻人和他们的家庭一样,奥古斯汀竭力对抗着背井离乡的痛苦现实,为的是寻求一个安全且更有希望的未来。这些情况都强调了一个简单的事实,那就是要解决导致中美洲北部和墨西哥人民被迫非正常迁徙的根源问题,这其中包括贫困、帮派暴力和缺乏教育和经济机会。

 


*为保护当事人身份,文中人名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