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生活奔波

为摆脱贫困和暴力,来自中美洲和墨西哥的儿童和家庭被迫踏上危险的逃亡之旅

塔尼娅·宾德拉(Tanya Bindra)、奥尔加·钱伯斯(Olga Chambers)
UNICEF/UN0217822/Bindra
UNICEF/UN0217822/Bindra

16 八月 2018

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儿童和家庭通过非常规途径从中美洲北迁,以期在美国重新安家。有些人是为了逃离黑帮的魔爪,还有些人试图摆脱贫困。许多人都希望与已经身在美国的家人团聚。尽管墨西哥和美国都采取了更为严格的移民执法措施,但只要根源问题不解决,这些儿童和家庭还将继续踏上这一危险旅程。无论采取任何解决方案,保护儿童都必须成为其中的关键所在。

 

UNICEF/UN0217772/Bindra
UNICEF/UN0217772/Bindra
UNICEF/UN0217754/Bindra
UNICEF/UN0217754/Bindra

在洪都拉斯,居高不下的贫困率和暴力现象导致许多儿童想要移民美国。在埃尔普罗格雷索,19岁的安立奎(Enrique)说,在当地根本找不到一份正经的工作。最近,他在试图前往美国时被驱逐出墨西哥,但他打算很快再次尝试。

在洪都拉斯里韦拉∙埃尔南德斯,黑帮控制地段附近一个居民家里的窗户上装着护栏。

 

UNICEF/UN0217799/Bindra
UNICEF/UN0217799/Bindra
UNICEF/UN0217766/Bindra
UNICEF/UN0217766/Bindra

拜伦·贝内加斯(Byron Venegas)与妻子尤萨瑞·塞玛伊·维内加斯·奥索里奥(Yosari Samai Venegas Osorio)和两个孩子,2个月大的阿克塞尔(Axel)和2岁的埃斯特文(Esteven)在埃尔普罗格雷索的家中。拜伦曾多次尝试前往美国,期间还在墨西哥生活了几年。此前,黑帮试图强迫他贩卖毒品,并威胁说,如果他拒绝,就要杀死他。他不得不选择逃离。

里韦拉∙埃尔南德斯一户居民家里墙壁上的和平标志。

 

UNICEF/UN0217802/Bindra
UNICEF/UN0217802/Bindra
UNICEF/UN0217753/Bindra
UNICEF/UN0217753/Bindra

19岁的克里斯蒂安(Christian)和祖母一起住在埃尔普罗格雷索。最近,他在试图偷渡到美国时被驱逐出墨西哥。他还会再次尝试回去找工作。

里韦拉∙埃尔南德斯一个黑帮控制的社区中一辆破旧的汽车。这里被称为全世界最危险的城市,因其凶杀率之高而成为世界谋杀之都。

 

UNICEF/UN0217821/Bindra
UNICEF/UN0217821/Bindra
UNICEF/UN0217781/Bindra
UNICEF/UN0217781/Bindra

在危地马拉城的Casa del Migrante临时安置所,玛丽亚(Maria)*和8岁的女儿桑德拉(Sandra)抱在一起。该临时安置所为被驱逐者和途经该市的人们提供庇护。她们被驱逐出墨西哥。为逃离贫困和家庭暴力,玛丽亚曾向蛇头付钱,三次试图前往墨西哥。她们还会继续尝试。

危地马拉城教堂的一个十字架和守护者雕像。

 

UNICEF/UN0217820/Bindra
UNICEF/UN0217820/Bindra
UNICEF/UN0217755/Bindra
UNICEF/UN0217755/Bindra

15岁的皮拉尔(Pilar)*和家人也身处危地马拉城的Casa del Migrante临时安置所。此前,皮拉尔在学校遭到一名女孩的威胁。她声称,如果皮拉尔不加入其所在帮派成为性工作者,他们就要杀死她全家。于是,皮拉尔一家被迫逃离了洪都拉斯的埃尔普罗格雷索。

“与朋友分别令人难受,我甚至未能和他们说声再见。我们不能冒险让黑帮发现。”皮拉尔说。里韦拉∙埃尔南德斯一座黑帮控制的房子。

 

UNICEF/UN0217791/Bindra
UNICEF/UN0217791/Bindra
UNICEF/UN0217771/Bindra
UNICEF/UN0217771/Bindra

在洪都拉斯波特雷里约斯,13岁的阿什利∙安卓拉斯∙赫尔克里斯(Ashley Andraras-Hercules)手里拿着一张妈妈的照片,她在她们在美国生活期间去世。

阿什利说:“她想要一个美好的未来,她去美国是因为她想为我的祖母做眼科手术。”母亲去世后,阿什利和妹妹被驱逐出境,目前与祖母生活在一起。她们家的墙上挂着一张全家福。

 

UNICEF/UN0217786/Bindra
UNICEF/UN0217786/Bindra
UNICEF/UN0217830/Bindra
UNICEF/UN0217830/Bindra

被驱逐出美国后,森∙米格尔∙阿蒂肯(San Miguel Attican)和他5岁的儿子豪尔赫(Jorge)抵达危地马拉城机场。在美国时,他以卖鱼为生,每周能赚300美元。之前在危地马拉,他是一个农民,收入仅为在美国时的八分之一。

15岁的艾利亚斯(Eliasa)被驱逐出墨西哥,前往危地马拉克萨尔特南戈为未成年移民设立的Nuestras Raices避难所。他的包里带着他去美国时的几件物品。

 

UNICEF/UN0217751/Bindra
UNICEF/UN0217751/Bindra
UNICEF/UN0217756/Bindra
UNICEF/UN0217756/Bindra

14岁的阿兰德拉·埃尔南德斯(Alandra Hernandez)是洪都拉斯乔洛马市Presentacion Centeno学校的学生。她在学校里倡导和平共处,而学校里的气氛紧张又极具攻击性。受到黑帮威胁之后,校长逃离了。

里韦拉∙埃尔南德斯一幅促进和平的壁画。在这里,有六个帮派在为控制这座犯罪猖獗的城市而相互打斗。

 

UNICEF/UN0217760/Bindra
UNICEF/UN0217760/Bindra
UNICEF/UN0217761/Bindra
UNICEF/UN0217761/Bindra

“社区里那些处于就业年龄段的人口都已经移民了。” 洪都拉斯波特雷里约斯CEB Dr. Roberto Suazo Córdoba学校校长亨利·哈维尔·蒙基瓦·拉米雷兹(Henry Javier Menjivar Ramirez)称,“大多数人都要走,因为他们没有工作......过去我们曾经有860名学生,现在只有219名。”

波特雷里约斯一个学校教室旧书架上的旧书和纸张。

 

UNICEF/UN0217765/Bindra
UNICEF/UN0217765/Bindra
UNICEF/UN0217757/Bindra
UNICEF/UN0217757/Bindra

在洪都拉斯科尔特斯港的社区中心,英格丽德·卡斯特里略(Ingrid Castrillo)和15岁的女儿雅斯敏(Jasmine)微笑着。

英格丽德说:“我在自己的国家(危地马拉)面临的经济状况决定了我要移民。我决定远走他乡,为自己、也为我的女儿寻求更好的生活。”社区中心里一名手持铃鼓的女孩。

*为保护当事人身份,文中人名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