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的效力不可否认

乌克兰目前面临世界上最严重的一次麻疹暴发,医生和父母们正共同努力,解开关于疫苗的种种谜团

帕维尔·兹梅耶(Pavel Zmey)、尼娜· 索罗科普德(Nina Sorokopud)、阿德里安·M. 布鲁内(Adrian M. Brune)
母亲和婴儿车
UNICEF/UN0301426/Zmey

25 四月 2019

感染麻疹后,一般在咳嗽、发烧和喉咙痛等症状出现几天之后,才会出现皮疹,但此时,病毒已在人体内潜伏了将近两周。不出几小时,患者全身就将布满皮疹,症状还会持续一周。麻疹无法治愈,它仍然是感染五岁以下儿童最为严重的疾病之一。

自2017年以来,乌克兰有超过10万人感染麻疹。2019年至今,麻疹已导致15人死亡,其中6人为儿童。由于前几年的误报和疫苗短缺,乌克兰疫情加剧了人们其疫苗接种率低的担忧。麻疹极具传染性;据估计,没有预防的人接近麻疹患者,90%都会被感染。

(上图)奥莱娜·库德里亚绍娃(Olena Kudryashova)和17个月大的女儿玛雅(Maya)在基辅的家门外行走。2018年,两人都感染了麻疹。奥莱娜先被感染,然后传染给女儿。现在,奥莱娜支持尽早接种疫苗。她说,“接种疫苗和政治或宗教一样,没有人会无动于衷。但疫苗接种没有商量的余地。否认疫苗的效力是荒谬的。”

 

博主妈妈和孩子
UNICEF/UN0301279/Zmey

在乌克兰幼儿母亲中深受欢迎的Facebook博主伊娜·奥尼先科(Inna Onyshchenko)承认,“没有孩子时,你会容易成为反对接种疫苗的人。”成为母亲前,伊娜就反对接种疫苗。在怀孕后,她对此进行了反思。现在,她3岁的女儿佐里扬娜(Zoryana)接种了各种疫苗。伊娜在博客上分享了自己的经历,解开关于疫苗的种种谜团。

 

母亲和破伤风
UNICEF/UN0301273/Zmey

斯韦特兰娜·奥夫季(Svitlana Ovdiy)和儿子基里洛(Kyrylo)在基辅郊外的家门外一起玩。基里洛是一名破伤风幸存者。感染破伤风曾让基里洛处于医药引起的昏迷状态,他在医院住了50天。斯韦特兰娜回忆,“在听到我的声音时......他开始哭泣、求救,但我却无能为力。现在,疫苗接种是我们家的首要任务。”

 

支气管感染的孩子
UNICEF/UN0301290/Zmey

汉娜·普罗科佩辛(Hanna Prokopyshyn)和9岁的孙子德米特罗(Dmytro)一起在医院里。德米特罗在此接受支气管哮喘治疗。起初,德米特罗的父母因为儿子的情况而不敢让他接种麻疹疫苗,这令医生感到不安,尤其是乌克兰正处于麻疹爆发中。德米特罗现在已经成功接种了第一剂麻腮风疫苗,他的父母准备按国家免疫计划继续执行。

 

医生爸爸和女儿
UNICEF/UN0301288/Zmey

在启程前往乌克兰西部科索夫医院工作之前,儿科医生谢尔盖·奥利内科(Serhiy Oliynyk)一直抱着1岁的女儿卡佳(Katya)。谢尔盖一直向患者宣传疫苗接种,最近卡佳也接种了麻疹疫苗。通常,儿童应在1岁时接种第一剂麻腮风疫苗;感染风险高的婴儿,特别是在麻疹暴发期间,不到6个月也可以接种麻腮风疫苗。

 

医科学生
UNICEF/UN0301270/Zmey

安娜·克拉夫丘克(Anna Kravchuk)是一名大学生,家里连她共有六个兄弟姊妹。在乌克兰麻疹疫情波及学校之前,她并没有接种疫苗。安娜有许多同学都被感染,有一人还不幸死亡。自己接种疫苗后,安娜说服母亲给她的妹妹们也接种疫苗。她说:“有时会有人向我咨询医学问题。当然,在医学院第一年,我给人建议还不太够格。但对于疫苗接种,我能肯定,这是必须要做的,也是强制性的。”

 

医院主任医师
UNICEF/UN0301285/Zmey

利沃夫乌克兰儿童专科医院主任医师玛丽亚娜·沃兹尼齐亚(Maryana Voznytsya)说:“接种疫苗的问题是由于医生和患者之间沟通不畅造成的。”她还表示,她的医院要处理其他医生接种疫苗失败的后果。近年来,该院接收了6例破伤风病例,这种病许多医生都是第一次碰到。“人人都应该知道,在与疾病的斗争中,医生和病人处于同一阵线。”

 

学校校长
UNICEF/UN0301280/Zmey

奥莱斯· 波赫拉尼奇内(Oles Pohranychnyi)是利沃夫一所私立学校的校长,他曾经对疫苗接种有误解。他和妻子决定不给三个女儿接种疫苗。随着麻疹以及破伤风和白喉等其他疾病在乌克兰发生流行的风险不断增加,他们改变了主意。奥莱斯抱着女儿说:“国家教育体系应该让人们对疫苗接种和整体卫生服务充满信心。”目前,他组织学生父母参加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的疫苗接种培训,并为教职员安排接种。

 

护士
UNICEF/UN0301284/Zmey

在乌克兰西部为三个孩子接种疫苗后,伊万娜·克内什(Ivanna Knysh)说:“我们越是公开谈论疫苗接种,我们就越会得到父母的信任,因为这会让他们认识到,没有什么可以害怕的。”伊万娜是新谢利齐亚一家卫生保健机构的护士,在她的努力下,该镇100%的儿童都接种了疫苗。目前,伊万娜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认证的疫苗接种培训师,她积极鼓励医生们加强疫苗接种程序讲解,帮助消除父母们的顾虑。 

 

餐馆老板一家
UNICEF/UN0301276/Zmey

在一个儿子感染水痘后,基辅餐馆老板、思想领袖伊戈尔·苏克姆林(Igor Sukhomlyn)不愿再冒任何风险。他和妻子立即让其他家人接种水痘疫苗,因此再也没有其他人感染水痘。伊戈尔和妻子及孩子们站在自家餐厅前。他表示:“疫苗接种是一个宝贵的科学成就。”

 

在今年世界免疫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携手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发起了一项全球性的宣传倡导活动,强调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在4月24日至30日期间,对使用#疫苗挽救生命#话题词的社交媒体帖子的每一次点赞和分享,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都将捐出1美元,捐款最多可达100万美元。与此同时,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将继续协助乌克兰卫生部监控疫情,帮助政府采购免费疫苗,并向社会传递这样的信息:大家携起手来,通过疫苗接种将能保护所有人的安全。

 
了解更多:

世界免疫周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免疫接种项目

父母们关于疫苗的最常见问题

疫苗及其适应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