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度回顾: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全球五大危机中发挥的作用

自成立70周年以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始终都是全世界儿童权利的捍卫者

莉亚·塞利姆(Leah Selim)
几个难民坐在汽车上
UNICEF/UN039551/Soulaiman
11 一月 2017

2016年是充满挑战且局势动荡的一年。持续发生的移民和难民危机迫使全球各地将近5000万名儿童逃离家园,同时遭受暴力和剥削带来的威胁。战乱冲突和自然灾害给儿童带来各种不利影响,约有四分之一的儿童生活在受危机影响地区。在海地,飓风“马修”造成的破坏致使270万人急需救命援助。中非共和国的冲突则导致一半儿童发育迟缓。

2016年是全球致力于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第一个年头,同时也是努力消除贫困、促进实现所有儿童公平权益的新的开端。在千年发展目标的推动下,我们的工作已经取得巨大进展,但未来却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如今,在所有死亡的五岁以下儿童中,将近半数死于营养不良。在获得改良的水和环境卫生方面,贫富差距和城乡差距依然十分显著。2014年,2500万名学龄儿童从未上过学,而其中三分之二是女孩。除此之外,全球每五分钟就有一名儿童死于暴力

但在2016年,我们同样取得了很大成就。2016年初,西非爆发的埃博拉病毒疫情得以终结,尽管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至今仍在为了防止疫情复发为儿童提供帮助。4月,各国领导人齐聚纽约,共同签署了《巴黎气候协议》,迈出全球合作化解气候变化危机和影响的重要一步。

12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庆祝成立70周年。而自成立以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始终都是全世界儿童权利的捍卫者,不管他们的性别、宗教、种族和经济背景如何。

2016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工作足迹遍及全球所有地区,工作内容涉及国际发展和减灾工作的各个方面。往下继续阅读,了解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全球五大危机中所发挥的作用。
  

叙利亚危机

对于儿童来说,叙利亚无疑是最危险的地区之一。经过将近六年的冲突,叙利亚目前面临着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每天都有死亡威胁和违反人权的情况发生。约有1350万人受到这场危机的影响,其中包括600万儿童。如今,超过200万名叙利亚儿童作为难民生活在各个邻国。2016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加大向受影响地区和流离失所者提供基本服务和供给的力度,特别是最脆弱的人群。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挥的作用(截至2016年11月):

  • 超过150万人接受个人卫生教育和(或)领取个人卫生用品包
  • 约有89.5万名儿童接受正规教育
  • 约有37万名儿童接受非正规教育
  • 超过2100万名五岁以下儿童接种脊髓灰质炎疫苗
  • 超过90万名儿童和成年人参与儿童保护和社会心理支持项目

认识受叙利亚危机影响的儿童:

穆罕默德

当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工作人员第一次见到穆罕默德(Mohammed)时,他罹患严重营养不良,身体极度虚弱。了解他目前的情况。
  

马拉克

7岁的叙利亚女孩马拉克(Malak)怀揣一颗饱经沧桑的心,讲述自己从叙利亚逃往希腊的经历。
  

朱迪

9岁的朱迪(Judy)对于重返校园感到兴奋不已,但在阿勒颇东部地区上学却并非总是一件容易事。

 
尼日利亚地区危机

2016年,尼日利亚东北部部分地区的安全局势得以恢复,使得援助人员最终进入之前受到“博科圣地”组织控制的地区,并发现了当地严峻的人道主义形势。儿童的营养不良率令人担忧,脊髓灰质炎野病毒爆发。2017年,在直接受危机影响的博尔诺州、阿达马瓦州和约贝州,约有850万人急需人道主义援助(包括163万国内流离失所者,其中超过半数是儿童)。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挥的作用(截至2016年12月31日):

  • 约有74.5万受冲突影响的人们获得安全用水
  • 约有16万名罹患严重急性营养不良的五岁以下儿童参加食品治疗项目
  • 超过420万受冲突影响的人们接受紧急初级卫生保健服务
  • 超过18.5万名受冲突影响的儿童接受社会心理支持
  • 将近10.7万名受冲突影响的儿童在受到保护的、安全的学习环境中接受教育

认识受尼日利亚地区危机影响的儿童:

乌马拉

仅仅7个月大的乌马拉(Umara)罹患严重营养不良。他是正在接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营养不良治疗的10万儿童中的一员。
  

法蒂玛

7岁的法蒂玛(Fatime)曾逃离“博科圣地”组织的暴力威胁,从尼日尔回到乍得。
  

阿米纳塔

17岁的阿米纳塔(Aminata)*曾被“博科圣地”组织抓走,并被迫嫁给一个叛乱者。自那以后,她一直与叛乱者生活,直到最终设法逃脱。

 
也门

2015年3月,也门冲突升级后面临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约有1880万人(占总人口的70%)急需人道主义援助,其中包括960万名儿童。侵犯儿童权利的事件急剧增加,儿童面临巨大的心理压力。当地的健康、营养和环境卫生状况极其糟糕,最近爆发的霍乱疫情将760万人置于危险之中。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挥的作用(截至2016年11月23日):

  • 约有450万人获得改良的水和环境卫生服务
  • 超过34.7万名儿童获得基本的学习用品
  • 超过480万名五岁以下儿童接种脊髓灰质炎疫苗
  • 超过400万名五岁以下儿童接受微量营养素干预治疗
  • 约有43.4万名儿童接受社会心理支持

认识受也门危机影响的儿童及其家人:

阿拉法特

6岁的阿拉法特(Arafat)患有慢性营养不良,现在又感染上霍乱。
  

拉尼亚

作为也门边缘化社区中的一员,拉尼亚(Rania)克服重重困难,在班里表现名列前茅。
  

米里亚姆

米里亚姆(Miryam)是一位悲伤的母亲,她在一场根本不该发生的冲突中失去了儿子。

 
南苏丹

南苏丹局势自2016年初急剧恶化,不断萎缩的经济和脆弱的政治形势令整体局势更加复杂。2016年底,近31%的人口遭受严重的粮食危机,预计2017年的形势将会继续恶化。作为最脆弱的人群,70%的儿童前往邻国寻求避难。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挥的作用(截至2016年12月31日):

  • 超过20.3万6至59个月罹患严重急性营养不良的儿童接受治疗
  • 在受冲突影响地区,约有61万名6个月至15岁儿童接种麻疹疫苗
  • 超过74.2万人获得安全用水
  • 超过69.3万名儿童和青少年获得关键的儿童保护服务
  • 约有31.4万名3至18岁儿童和青少年在紧急情况中接受教育

认识受南苏丹危机影响的儿童及其家人:

阿西尔

与36万中其他的五岁以下儿童一样,阿西尔(Athill)的双胞胎孩子罹患严重急性营养不良。
  

尼亚纳达

尼亚纳达(Nyaneada)和兄弟姐妹在与父母团聚前,有将近两年都没有见到过他们。
  

马卢尔

马卢尔(Malual)在冲突爆发后逃往朱巴。现在的他在那里的联合国平民保护所上学。

 
伊拉克

2016年,伊拉克的暴力局势愈演愈烈,五分之一的儿童面临着死亡、伤害、性暴力,以及被招募加入武装冲突,或是诱拐等风险。1100万人急需人道主义援助,超过140万名儿童流离失所,其中的大多数全年失学。10月,一次重新夺取摩苏尔的军事行动导致当地超过10万人流离失所,其中半数为儿童。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挥的作用(截至2016年11月30日):

  • 超过100万人获得充足的安全用水
  • 约有5.7万名学龄儿童在临时的学习场所接受教育
  • 超过8.8万名儿童参加系统化的、持续的适应能力或社会心理支持项目
  • 在受危机影响地区(国内流离失所者和东道社区),超过560万名0至59个月儿童接种脊髓灰质炎疫苗
  • 超过120万因为冲突而流离失所的脆弱人群在72小时触发响应期内接受快速响应机制用品包

认识受伊拉克危机影响的儿童:

艾哈迈德

流离失所孤儿艾哈迈德(Ahmed)*在青少年中心接受从冲突中被抓的惨痛经历中恢复的治疗。
  

努尔

努尔(Noor)被迫逃离哈吉阿里的家,并与家人在迪巴卡难民营避难。
  

哈米德

在一次炮击中,13岁的哈米德(Hamed)不仅失去了父亲,还失去了自己的一条腿。现在的他在费卢杰的学校上学。

 
展望未来

尽管过去的2016年在似乎黯淡的人道主义形势下度过,但我们却依然见证了许多闪耀的日常善行和人性光辉。一名叙利亚难民志愿为刚刚抵达希腊莱斯博斯岛的难民和移民提供帮助;一名挪威人伸开双臂欢迎一个叙利亚家庭来到自己的家乡;一名希腊理发师免费为年轻难民理发;尼日尔村民纷纷搬出桌椅,为流离失所儿童搭建临时教室。

我们从作家那里听到了成百上千的小故事,表达出他们寄托在每个儿童身上的梦想。我们从援助人员那里听到他们回顾自己在前线最为艰苦却最有价值的经历。我们见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看护者,并为他们提供支持,而这些人为了给儿童提供安全和舒适的生活环境在孜孜不倦地工作着。

在踏入2017年之际,我们以同样的决心,为每个儿童带去帮助和希望。

*为保护当事人身份,文中人名系化名

UNICEF
在这个辞旧迎新的时刻,请加入我们,以温暖人心的笑脸挥别我们亲历的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