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南苏丹的暴力:生活无处安放,家庭支离破碎

发生在南苏丹的暴力冲突已经造成瓦乌附近大约65000人无家可归,其中许多儿童在举家逃离的时候与家人走散

蒂姆·欧文(Tim Irwin)
16岁的内达尔和她的两个弟弟一起生活在位于南苏丹瓦乌安置点的一个寄养家庭中。
UNICEF South Sudan/2016/Irwin

06 七月 2016

发生在南苏丹的暴力冲突已经造成瓦乌附近大约65000人无家可归,其中许多儿童在举家逃离的时候与家人走散。全家团聚是目标,但当务之急必须为这些无人陪伴的儿童寻找第一陪护人。
  

南苏丹瓦乌,2016年7月6日——当听到枪响声时,人们意识到必须要逃跑。有的独自一人,有的带着兄弟,有的带着子女和孙子孙女。 

在6月24日战争爆发时,他们都在南苏丹西北部城市瓦乌的家中。如今他们成了大约65000名流离失所者中的一员。 
  

为无人陪伴的儿童寻找陪护人

16岁的克里斯蒂娜(Christina)在位于联合国驻瓦乌代表团基地附近的一处安置点寻求避难。在战争爆发的那个清晨,她独自一人在家。当她在战斗间隙时向外张望,发现所有邻居都已经逃离了。孤独又害怕的她跑进了灌木丛中。之后,她看到了一群人往基地方向行进,于是就加入了他们。

一个女孩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工作人员交谈
UNICEF South Sudan/2016/Irwin
16岁的克里斯蒂娜生活在位于南苏丹瓦乌主要安置点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登记中心。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们身在何处。

她和另外六名同样没有家人、没有亲戚,也没有邻居照顾的儿童一起睡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为与家人失散的儿童所设立的登记中心。她说在安置点里,她一个人都不认识,也不知道她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们身在何处。 

“我不习惯独自一人。”她用几乎无法听清的声音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帮助邻居帮助儿童

瓦乌的大教堂及其附近建筑已经被用作安置点,在那里挤满了大约10000名无家可归者。15岁的内达尔(Nedal)和她的两个弟弟在24日深夜到达这里,在全村社人都仓皇出逃的慌乱中,他们与父母走散了。  

通过位于安置点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登记中心,他们找到了同样生活在这里的邻居,如今生活在一个寄养家庭中。一位自身也生活在营地里的政府社会工作者、中心志愿者定期为这三名儿童进行登记。

“当务之急是为完全无人陪伴的儿童寻找愿意照顾他们的家庭。”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瓦乌办事处主任沙菲克·乌尔·雷曼(Shafeeq Ur Rehman)说,“生活在这里的每个人都很艰难,而让他们再为另外一名儿童负责无疑更会加重他们的负担。我们需要帮助他们,以便他们能够帮助这些儿童。”

一个婴儿在接种疫苗
UNICEF South Sudan/2016/Irwin
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到达瓦乌的村庄帮助那些无家可归者之后,数百名儿童获得疫苗接种,并接受营养不良的治疗。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还在安置点内开辟了空间用于儿童玩耍和社交,同时社会工作者们可以随时为这些受苦的青少年提供帮助。

截至7月3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已经为瓦乌市内31名无人陪伴的儿童进行了登记,以及297名与父母走散但目前与亲戚或看护者生活在一起的儿童。另外还有130名儿童已经由其父母报告为失踪。
  

在灌木丛中寻求安全

当塞比特·伯纳德(Sebit Bernado)听到枪炮声时,他的第一想法就是在村子里寻求安全。他只带着一个小书包就逃了出来,他和家人在灌木丛中走了两天才到达姆博罗。但即使在那里,人们还是害怕暴力的扩散,因此都在森林里休息,以避免引起注意。

当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到达那里为患有营养不良的儿童提供卫生保健服务和高热量的治疗性食品时,数千人聚集在一处废弃的教堂里。在供给发放完成后,那些家庭穿过了泥泞的道路,再一次消失在了树丛中。

包括塞比特的四个孙子孙女在内的数百名儿童在姆博罗接种了疫苗。他表示自己很担心孩子们生活在这样的条件下,并且正在考虑返回瓦乌,但并不回他们的家里。“我们可能回去生活在联合国的安置点。”他说,“生活在树丛中很艰难,但是至少我们还活着。也许回家,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