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有效地治疗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儿童

了解快速检测和儿童适用药物的创新如何在乌干达拯救生命

卡琳·施姆布鲁克(Karin Schermbrucker)、阿德里安·布伦(Adrian Brune)
29 十一月 2019

去年,每天有近450名新生儿感染艾滋病病毒,其中大部分为出生时经母婴垂直传播。这些儿童有极大的风险在两岁前夭折。可悲的是,他们中的许多人完全未经诊断或治疗。

缺乏针对儿童的艾滋病病毒检测服务和相应治疗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在大部分地区,尽管2019年对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母亲的治疗率达到82%,但对于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儿童的诊断和治疗率则仅为54%。

这一覆盖率的差距往往是由于对儿童的诊断过程更复杂且效率低下。新生儿需要进行艾滋病病毒的特殊类型检测(病毒学检测),而大部分中低收入国家目前尚不具备提供这种检测的条件。

尽管有适合儿童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但由于对检测的投入不够,许多地区也无法获得此类药物。

这种推迟检测和治疗的现象其实本不该发生。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乌干达卫生部新近通过了数项针对儿童艾滋病治疗的改革措施,已取得显著成果。在合作伙伴和创新诊断工具的帮助下,乌干达全国共553处医疗机构可以提供面向儿童的抗逆转录病毒治疗,较2017年的501处有所增长。

 

UNICEF/UNI211885/Schermbrucker

丹尼斯·南森拉(Denis Nansera)博士是一名儿科医生,他于2019年8月20日在乌干达西部姆巴拉拉区的姆巴拉拉区域转诊医院为25岁的坎斯米·露丝(Kansiime Ruth)及其1岁和4岁的女儿们进行了诊断。“许多母亲都不会去做产前保健。现在随着医疗进步,为儿童诊断并采取治疗的时间已经大大缩短。”南森拉博士说道。

 

UNICEF/UNI211886/Schermbrucker

坎斯米1岁的女儿于2019年8月20日在姆巴拉拉区域转诊医院接受体重测量等检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乌干达卫生部以及克林顿健康倡议组织共同推出了婴儿早期诊断即时检测。这一快速检测流程采用易于运输、操作和维护的设备,让更多的卫生保健中心能够为新生儿提供检测。通过早期诊断,就可以立即开启抗逆转录病毒疗法。

 

UNICEF/UNI211916/Schermbrucker

伊诺克·图里特巴(Enoch Turyatemba)是姆巴拉拉区域转诊医院的一名实验室技术员。他正在拿取一份用于婴儿早期诊断的血样,以便在当天对艾滋病病毒进行筛查并给出诊断结果。“过去没有即时检测机的时候,我们要收集血样,然后送出去。来来回回可以耗掉数月时间。”伊诺克说,“现在有了即时检测机,艾滋病病毒阳性的儿童可以在次日就开始接受治疗。我们是在拯救生命。”伊诺克补充说道。

 

UNICEF/UNI211884/Schermbrucker

伊诺克·图里特巴使用即时检测机测试血样。除了快速检测以外,卫生部还批准了治疗儿童艾滋病病毒感染的口服药物的使用。该药物可以与食物和(或)母乳同服,这样儿童就察觉不到药的苦味。该药片无需冷藏——这是非常大的一个进步。

 

UNICEF/UNI211905/Schermbrucker

姆巴拉拉医院的即时检测诊所内,凯尼恩优兹·乔斯林(Kenyonyozi Joseline)怀抱自己的孩子。青春期女童更容易受到艾滋病病毒感染,因为她们的生殖系统还没有发育完全。乌干达的性别不平等以及父权制度让女童和年轻女性在安全性行为的问题上很难有话语权,因此早孕和感染艾滋病病毒也不是什么新闻。

 

UNICEF/UNI211891/Schermbrucker

即时检测诊所外,凯尼恩优兹将孩子背在背上。针对儿童的艾滋病病毒检测服务远远落后于成年人和孕妇。82%感染了艾滋病病毒的母亲可以接受治疗,但却仅有54%的儿童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能够获得挽救生命的药物。而艾滋病病毒阳性的母亲所生下的婴儿中,只有59%在出生的头两个月内接受了艾滋病病毒检测。

 

UNICEF/UNI211907/Schermbrucker

25岁的坎斯米带着女儿们来到了姆巴拉拉医院。她们三人都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因此定期前往诊所取药。“我到了医院,发现周围有很多来治疗的其他妇女。我们出于共同的目的去医院。”坎斯米说,“这让我克服了耻辱感,让我有勇气去面对。”

 

UNICEF/UNI211882/Schermbrucker

在乌干达西部的家中,25岁的坎斯米喂1岁的女儿服用治疗儿童艾滋病病毒感染的药物。她的女儿现在服用的是药片,而不是过去苦涩的药水,可以帮助减少她的病毒载量。“把药片拌在食物里,就可以轻松喂给她,不用像过去一样喂药喂得鸡飞狗跳了。”坎斯米说,“我给其他妈妈们的建议就是:给孩子按量服药,这样他们才能活得更久,才能未来去教授别人。”

 

UNICEF/UNI211903/Schermbrucker

坎斯米4岁的女儿把头探出房门。她出生即感染了艾滋病病毒,需要每天服药。她挺过了婴幼儿艾滋病病毒感染者面临的关键阶段,可以活到青春期甚至更久的希望很大。“我喜欢唱歌,我最喜欢的歌是《Sconto》。”她说道。

 

UNICEF/UNI211928/Schermbrucker

32岁的卡比特·阿加拉(Kabiite Ajara)正在乌干达Isongo的家中喂孩子服用治疗儿童艾滋病病毒感染的药物。他们两个人都是生来就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我每天喂宝宝吃药一次。”卡比特说,“原来的药,她吃完就很虚弱,还会呕吐。现在她服药没有什么不良反应了。我把药片碾碎放到水里,这样她可以很容易的喝下去。”

 

UNICEF/UNI211933/Schermbrucker

卡比特和她的女儿在家门口玩耍。卡比特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但是由于按时服药,她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很好。“我很喜欢和孩子们一起玩耍,带着他们去香蕉园,一起做饭。”卡比特说,“我女儿非常喜欢踢足球!而且她踢得还不错呢!”

今年世界艾滋病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呼吁各国政府和所有合作伙伴采取紧急措施,缩小针对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儿童和青少年的检测和治疗的差距;构建提供支持和无歧视的社区,以开展检测和护理;同时颁布政策并进一步呼吁相关权利,给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以生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