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叙利亚到利比亚:一个叙利亚家庭的颠沛流离之旅

8岁的巴萨姆和家人五年来一直饱受颠沛流离之苦,但战争却步步紧逼

弗朗西斯科·曼诺基(Francesca Mannocchi)
在叙利亚,一个男孩坐在一面白墙前
UNICEF video/2018/Mannocchi

08 五月 2018

利比亚,米苏拉塔,2018年5月8日——“我们亲眼目睹了可怕事件的发生。非常恐怖。”8岁的巴萨姆(Bassam)说,“坦克随处可见,在我们房子的周边,随时能听到步枪扫射的声音。”

尽管这一场景只出现在最近的记忆中,但它却充斥着巴萨姆童年的大部分时光。

巴萨姆和他的家人,父亲阿里·穆罕默德(Ali Mohammed)、母亲努尔(Nour)和弟弟纪南(Kinan)本是叙利亚人,但在过去五年中,他们却一直住在利比亚。

为了寻求更好的生活,他们逃离了饱受战乱的家乡。但在城市之间辗转多年后,他们遭受的痛苦只是有增无减。

逃离古塔

在叙利亚,他们一家人住在首都大马士革郊外的古塔。为了给家人创造一个美好未来,阿里工作十分努力。另外,他还要照顾年迈多病的父母。

战争开始后不久,他的父亲身体情况恶化,然后,全家人一起前往埃及寻求治疗。阿里希望之后他们还能回到家乡。那时还是2013年。

但叙利亚的情况越发糟糕。古塔被围攻后,阿里一家人都清楚他们再也无法回到叙利亚了。

在埃及待了一年后,他们决定再次搬家。阿里的朋友告诉他,他在利比亚能轻松找到工作,因为利比亚正在从卡扎菲时代向民主时代转型。

那时绝对想不到利比亚也将陷入新内战。 

视频原始链接
UNICEF video
人们不应被迫在战争和生命之间进行抉择。然而,这却是摆在这个叙利亚难民家庭面前的残酷现实,也是世界上许多人不得不面对的。
深陷战争困境

“我对所有工作都来者不拒。为的是能尽我所能来养家糊口。”阿里说道,他最初将家人安顿在苏尔特,“这时,我们的第二个孩子纪南出生了。”

此时,苏尔特已被武装组织占领。在这里,阿里的儿子巴萨姆经历了童年时期最黑暗的日子。

“我记得一个可怕的日子。”阿里说,“他们抓了一个人,杀了他,用皮带将尸体绑在车上,在城市里拉着尸体游街。”

“巴萨姆看到了这一幕,他被吓坏了。自那之后,他经常在噩梦中惊醒并发出尖叫声。”

“我希望回到叙利亚,即使我已记不起在那的任何事情。叙利亚才是我们的家。” 

创伤

2015年,阿里和他的家人成功地从苏尔特逃到了距突尼斯边界约130公里的利比亚西部的扎维耶。

但他们还是无法逃过那里的暴力。

在过去几年里,扎维耶成为了主要的难民集中地。利比亚的移民尝试穿过地中海去往欧洲。

该地贩卖人口成为一盘有利可图的生意,而武装部队在管理走私线路方面发生了冲突。

巴萨姆想起了他们在那里度过的岁月的点点滴滴。

“一天晚上,武装人员闯入家里抢走了所有东西,什么都没有留下。”他说,“我记得我和纪南正在睡觉,然后还记得我们逃走了。”

阿里说那次经历彻底改变了巴萨姆。“之后,我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他每天都在哭。他承受了他那个年纪无法承受的伤痛。”

利比亚城市街道上的残砖破瓦
UNICEF video/2018/Mannocchi
巴萨姆一家在逃离叙利亚战争后搬到了利比亚。在那里,城市街道上到处都是残砖破瓦。
没有钱购买食物

现在,他们住在米苏拉塔,阿里在面包房也已经工作了一年。他挣的钱只够交房租,无法为他的两个孩子提供充足的食物。

8岁的巴萨姆只有不到20公斤。而去年,他有27公斤。他每天只吃一顿,因为他们没钱购买更多的食物。

而且他父母说他神经紧张、极度痛苦,无法吸收他吃的食物。他仍深受战争经历的困扰而无法自拔。

“我恳求有人能帮帮我的孩子。”努尔说,“巴萨姆甚至都无法讲述他所看到的那个被游街的男人,但那个人一直出现在他的噩梦里,每到深夜就折磨他。”

阿里正在努力应对他们当前的处境。他以为他一直在努力使他的妻儿远离战争,但经历几年的牺牲和痛苦后,他仍然无法保证他们的安全。他觉得自己陷入了困境。

“我想去欧洲,我不希望他们经历我所经历的痛苦。我希望他们拥有更好的生活、更好的未来和教育。”阿里说道。

“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人们在叙利亚和地中海上死亡的新闻,很多人都死在横渡地中海的途中。这就是我不想通过橡皮艇穿过地中海去欧洲的原因,我不想拿自己孩子的生命冒险。”

巴萨姆和他的父母一样,也向往着他们无法企及的生活。

“我希望回到叙利亚,即使我已记不起在那的任何事情。”他说道,“叙利亚才是我们的家。”


巴萨姆和家人已经经历了比别人一生所能遇到的更多事情,但令人悲伤的是,他们的经历在很多难民、移民以及利比亚境内无家可归的人们身上都是司空见惯的。战争的满目疮痍让孩子变得尤为脆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会在需要时为他们提供社会心理支持。

对于无人陪伴的儿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联合国难民署和国际移民组织共同成立了专家组,探寻适合这些儿童的选择是什么。该“利益最大化决定专家组”会考虑单个儿童的情况,然后决定最佳方案,确定是帮助儿童找到家人并让其回归家庭还是选择其他安置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