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门战区的父母之道

四年多的冲突给儿童及其父母的生活带来了破坏性的影响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在也门,一个孩子的手臂正在被测量
UNICEF/UN0318650/Almahbashi

也门萨那——在长达四年多的武装冲突摧残下,也门的基本公共服务已濒临彻底崩溃。首先受到冲击的永远都是最脆弱的群体:母亲和婴儿们。

对于孕妇和她们尚未出生的孩子来说,孕期和产后保健服务质量将直接决定他们的生死存亡。不幸的是,也门的冲突已经导致她们当中的大部分无法获得专业的医疗护理。

每两个小时就有一名母亲和六名新生儿死于孕期或生产并发症。

即便有些母亲设法来到了尚在运作的产科病房,她们能否得到护理依然是个变数。医护人员称,他们人手和资源供给严重不足,有时甚至连早产婴儿保育箱这样最基本的设备都没有。与此同时,孕妇、产妇和婴儿就不得不共享病床。感染控制情况之糟,可想而知。

在也门,一名妇女正在给婴儿喂奶
UNICEF/UN0318227/Alahmadi

前景一片迷茫

阿里(Ali)刚出生,妈妈就去世了。

去年12月,卡扎冉(Khaizaran)即将生产。孩子的父亲囊中羞涩,又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可用,所以没办法把妻子送到医院或是卫生保健中心。这是大多数也门人会遭遇的常态。在这里,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婴儿是在卫生保健中心出生。

卡扎冉用了五个小时终于生下阿里,而自己则死于大出血。要是她能被送到医院,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残酷的事实却是,她在丈夫的怀抱中离去了。

阿里的未来一片迷茫。他现在和姑姑住在一起。姑姑一边照顾阿里,一边还要喂养自己三岁大的孩子。

产妇和孩子的生存是紧密相连的。失去母亲的婴儿通常存活率很低:每37个这样的婴儿中,就有1个活不过满月。新生儿失去母亲,基本等于失去了被母乳喂养的机会,因营养不良而直接引起的死亡率和因感染而间接引起的死亡率都很高。

冲突带来的严重经济影响让也门原本已沉重的债务问题进一步加剧。

如果妇女在怀孕前后以及生产过程中能够获得计划生育和卫生保健服务的话,那么大部分的孕产妇死亡其实是可以避免的。可即便有些家庭能够获得卫生保健服务,在也门的宏观经济环境下,这些微薄的服务越来越少得可怜。

在也门,一名妇女怀抱一名幼童
UNICEF/UN0320193/Baholis

未来的成本

激烈的战斗迫使苏阿德(Suad)和家人逃离了位于也门南部的塔伊兹。她现在和家人住在临近的拉赫季省为境内流离失所者设置的难民营中。在她即将产下最小的孩子赛义德(Saeed)时,她的丈夫曼苏尔(Mansur)决定送她去医院。但问题是,最近的医院距离他们的住所也要数个小时。

曼苏尔贷款来支付这趟行程以及在医院生产的治疗费。可是苏阿德在生产过程中出现了并发症,需要进行剖腹产。为了支付医疗费,曼苏尔不得不花光了家里的全部积蓄:90美元。

由于只能打零工,曼苏尔没有固定收入,也就无力抚养孩子们。

在也门,只有半数的医疗设施是完全可用的,但它们也依然面临着药品、设备和人员的严重短缺。为了降低也门的新生儿死亡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做出了多项努力。其中之一便是为五个邦的13家医院提供支持,包括提供新生儿重症监护室。

在也门,一名新生儿在医院里熟睡
UNICEF/UN0318233/Aljaberi

另外,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在今年还发起了健康的开端(Healthy Start)医疗券计划,让更多人能够获得挽救生命的卫生保健服务。这项倡议包括向贫困和弱势的孕妇和哺乳期妇女提供医疗券,用于支付前往医院生产的路费以及获得产科急诊和出现并发症时新生儿护理的费用。相关家庭也可以通过这一计划获得营养不良的治疗和避孕措施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