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CEF.org新网站正在建设中。
网页内容还在更新中。感谢您的耐心,敬请稍后查看。

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

应对加沙水危机的新方案

凯瑟琳.维布尔与萨吉.艾慕哈尼共同报道

供水紧张对加沙地区的许多居民而言,一直意味着价格高和水质差。但是,自从新的海水淡化设施投入使用以来,这一状况得到了明显改善。

巴勒斯坦加沙,2014年1月14日 –- 过去,住在努塞哈特难民营的哈马丹每隔一天就要带上空瓶子和塑料水罐,走过难民营的狭窄通道,去私营的水贩子那里买水。由于一个人所能拿的瓶子数量有限,这位五个孩子的父亲会叫上他的四个小孩帮忙,多带一些水瓶。他每月用来买水的支出大约合10美元,这对生活在这一地区经济拮据的一家人来说,是一大笔开销。

UNICEF Photo
© UNICEF State of Palestine/2014/ElBaba
一名男孩在拉法(Rafah)海水淡化厂外喝水。

哈马丹说:“自来水管里的水是咸的,不能喝,这真不公平。”他家只用这样的水洗澡和清洁。

哈马丹说:“我失业了,我得尽量节省,才能勉强度日,让孩子们有饭吃。直到最近,我都只买少得不能再少的饮用水,真不知道孩子们到底喝的是什么水。”

沉重的负担

加沙地区的供水状况亟待解决:经检验,该地区90%以上的地下水不适合人饮用,而且大约五分之四私营水贩所销售的水也是被污染的。 超过五分之四的加沙人从无监管的私营水贩那里购买饮用水,这笔开支是加给本已贫困的家庭的沉重负担。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巴勒斯坦特别代表朱恩.昆努基(June Kunugi)说:“有些家庭需要用家庭收入的三分之一来支付水费。”

UNICEF Photo
© UNICEF State of Palestine/2014/ElBaba
“过去,我们每月大约向水贩支付35新谢克尔(约合10美元)来买水。我丈夫失业了,所以挣钱对我们来说是件很困难的事情。”29岁的萨巴瑞恩.艾萨维(Sabreen Al Essawi)说,她最近一直从新建立的海水淡化厂打水。

加沙地区没有河流和小溪,历史上都是依靠沿海地下蓄水层供水。但由于汲取地下水的速度高于自然的恢复补给能力,地中海的海水已经浸入地下水层,使水的含盐度超出安全水平。另外,还有未处理污水的污染问题,加沙每天有9万立方米未处理和部分处理的污水流入沿海浅水水域。根据联合国最近的一份报告,过度抽取地下水可能导致该地区的地下水资源在2016年枯竭。

完美的解决方案

对于加沙地区最贫困的170万居民来说,也许有一个解决方案,即建设社区海水淡化设施,提供免费的公共洁净水。该地区已安装18套小型海水淡化设施,这些设施多数是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供。在日本政府的支助下,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已安装三套淡盐水(淡水和盐水的混合物)脱盐设备,每小时可处理50立方米的盐水;另外还有十套每天可处理50立方米盐水的设备,这些设施加在一起可以为9.5万人提供安全饮用水。

UNICEF Photo
© UNICEF State of Palestine/2014/ElBaba
38岁的拉马丹.艾萨维(Ramadan Al-Essawi)从努塞拉特难民营的海水淡化厂将饮用水灌入到一个个储水瓶中。

在欧盟的支持下,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在安装一套海水淡化设备,每天可处理6000立方米的盐水,惠及7.5万人。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巴勒斯坦水、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WASH)项目负责人比拉斯.东格尔(Bilas Dongol)说:“在水污染最严重的地区建海水淡化设施,如果设备运转所需的电和燃料充足的话,这是治理加沙地区水资源问题的一个完美方案。” 加沙正在经受自2007年关闭限制物资和人员进出该地区以来,最严重的一次能源短缺危机。

对哈马丹和他的家人来说,自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努塞哈特难民营安装了一套服务于1.5万人的盐水淡化设施后,他们的用水状况已经得到了明显改善。

努塞哈特市政府的萨布力.法里特(Sabri Al-Faleet)说:“每周居民有一次储备饮用水的机会,他们可以灌满家里的储水箱,一周以后再来灌水。”

哈马丹七岁的儿子阿赫玛德很高兴能摆脱每隔一天就要背水的沉重负担。他说:“以前无论冬天多冷,夏天多热,我和我的姐妹们都要走很远的路去打水。现在我们可以集中精力学习或者和小朋友们玩了。”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摄影:看守儿童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