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CEF.org新网站正在建设中。
网页内容还在更新中。感谢您的耐心,敬请稍后查看。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叙利亚儿童接受教育的勇气点燃残酷现实中的希望

© UNICEF Video
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今年有超过1万名儿童艰难跋涉,勇敢穿越激烈的冲突前线去参加全国考试。梦想成为一名记者的十六岁的玛雅(Maya)就是其中之一。

 

淑珊.梅宝拉图报道

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全国,儿童们冒着生命危险去参加学校的期末考试。来听听六位为继续学业而穿越冲突前线,希望为他们的国家建立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的儿童的故事。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大马士革,2016年7月25日—如果去参加高中考试的唯一方式是穿行13个小时,通过无数由荷枪实弹的重兵把守的检查站,你会怎么做?如果因为一场永无止境的战争而使你12年努力获取毕业证的心血毁于一旦,你会作何感想?

这些都是今天的叙利亚学生所面临的残酷现实。

“这一路的代价太大,”一位九年级学生哈迪(Hadi)*说,他从位于阿勒波(Aleppo)农村的家里出发,经过13小时的危险旅程,穿越冲突前线到达了阿勒波市的考试中心。“我们家人花费了15,000叙利亚镑(约合35美元)才穿过冲突前线。”

由于道路被正在进行的战斗所阻塞,哈迪前往阿勒波的第一次尝试以失败告终。但是他决心要参加考试,继续尝试。他决定采取另外一条更远的路线。在和平时期,同样的路程只要四个小时就能完成。但是这一次,直到他在危险的道路上尝试了三次,才终于成功到达。

在今年五月和六月,为了到达参加年度全国考试的考试中心,有10,530名叙利亚的9年级和12年级学生做出了冒险穿越冲突前线决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通过提供奖学金、安全食宿、床垫、肥皂条和其他卫生用品,以及准备考试复习班等方式为艰难穿越封锁地区的学生提供支持。

每个学生的旅程都有不同的危险。有的人必须面对或躲避那些不想让儿童去参加考试的武装团体。大多数人都走过危险的受冲突影响的道路,面临无数的检查站,每一站都要接受武装人员的不停问话。很多人不得不向亲戚借钱以筹措这一路的花费,有时甚至在考前几周甚至几个月就要出发。这些生活在冲突四起的地区的男孩女孩们需要巨大的勇气才能坚守他们受教育的权利。

教育的障碍

在如今的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是否送儿童去学校或游乐场的普通选择却常常成为不幸的生死抉择,因为学校和游乐场持续成为攻击的目标。自五年前冲突爆发以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已经证实了4,000多起针对学校的攻击。由于或者被损坏、毁灭,或者被用作安置逃离暴力的家庭的庇护所,全部学校中的四分之一已经不再运转。叙利亚教育部门已经失去了52,000名教师。整个国家的教育发展倒退了二十年。

超过两百万名叙利亚儿童由于战争所带来的流离失所、学校的损毁或关闭,以及缺乏教师而被迫辍学。冲突还以其他方式迫使学生辍学——当他们的父母被战争所杀害的时候,当他们与家人失散的时候,当他们被迫打工来支持家庭的时候,以及当女孩们因为她们的父母希望她们更加安全而强迫她们早婚的时候。

每一名学生都是一个斗争的故事

对于那些克服重重困难的学生,有为了学习和教育的热情,也有参加考试、获得毕业证书以及为叙利亚的美好未来而做出贡献的种种决心。

十四岁的的哈迪在9年级前不得不辍学打工以支持家庭。“过去几年,我一直都是边工作边准备考试。”他解释说,“我靠着自学教材进行学习。”

其他像来自拉卡(Raqqa)的贾德尔(Ghadeer)*,因为在战争情况下别无他法,所以不得不选择结婚。“在我们的城市,一名女孩要学习是非常艰难的。”贾德尔说,“我辍学了三年,所以我决定离开学校选择结婚,这样我就能照顾我的家人了。”

“我等了四年才能参加考试,”如今已21岁的法蒂玛(Fatima)*说。和贾德尔一起,她成功到达了邻省哈塞克(Hasakah)的考试中心。“在这四年里,我努力学习,结果等来的却是我们城市考试取消的消息。我觉得自己所有的心血都化为了泡影。”

来自伊德利卜(Idlib)的巴图尔(Batoul)*谈到了她们镇子里教育所面临的威胁。“我因为非常担心我和父亲的安全而辍学了一个月。”当武装团体重新控制了她所在区域的教育后,学校被迫关停,而且官方课程也进行了修改。巴图尔并不是她家里唯一面临障碍的人。她说双双作为教师的父母也不停地受到威胁。五月份的时候,巴图尔和她的母亲一起冒险离开伊德利卜到达哈马市来参加她的9年级考试。

其他学生,像艾哈迈德(Ahmad)*,同样在围困和持续不断的战火下仍然决定继续学习。他说有的时候学生会因为过于饥饿而无法集中精力学习。

“我们在围困下进行学习,经常忍饥挨饿。我们还常常只能在白天上课,因为没有电,甚至没有蜡烛,所以在晚上无法读书,”在艰难情况下准备12年级考试的19岁男孩说。

“我的很多朋友都会因没有食物而感到头晕,他们缺少支撑自己一天学习的蛋白质。有一天我看到我的数学老师因为没有东西可吃而晕倒在地,但是他仍然坚持到学校给我们上课。”

“我没能通过去年的9年级考试。”同样来自大马士革农村的马赞(Mazen)*说,“战争不断,我很难投入学习。我们在每天早上5点就开始上学,但是因为战争只能上三个小时。”

“我向其他同学借了课堂笔记和书籍来准备考试,”贾德尔说,在决定重返学校时她正怀着孕。

贾德尔带着她5个月大的女儿和奶奶一起从拉卡到达哈塞克,她的奶奶提出要帮她照顾婴儿,以便她的孙女可以继续自己的学业。

“能让我的孙女有机会完成自己的学业,是我莫大的幸福。”贾德尔不识字的奶奶说,

“这些女孩应该拥有比我们更美好的未来,而这只能通过教育来实现,”她补充道。

哈迪、贾德尔、法蒂玛、巴图尔、艾哈迈德和马赞只是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严重冲突的环境下仍然努力生存并继续追梦的750万儿童中的几个。对于他们而言,教育是美好未来的希望。

‘教育是我们追求美好未来的武器’

截止到六月底,超过10,000名儿童踏上了这段危险的旅程,为完成他们的考试而准备离开家乡,穿越冲突前线。许多人都带着实现自己长期梦想的骄傲而凯旋归来,带着他们的毕业证书,以及对未来学业的规划。他们结识了新朋友,并且互相鼓励。

“我想向全世界的儿童传达一个信息。”巴图尔在准备返回家里和她的教师父母团聚时说道,“教育是我们的武器。我们只有不断学习才能终止这场战争的苦难。”

来自叙利亚所有儿童的信息都是响亮而明确的:他们现在需要教育。他们拥有勇气与决心,而我们在支持他们实现创造美好未来的梦想方面做得并不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自危机爆发以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已经通过以下方式为儿童继续他们的学业而提供支持:为超过280万儿童提供教科书和学习用品;重建超过440所学校;并建立了超过600间预制板教室,以提供更多更好的学习场所。

今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起了创新学习活动来降低辍学儿童的数量。自学为那些无法亲身到校的儿童提供了学习的途径。那些专为促进自学而设计的课本使得儿童可以在家人的帮助下在家里进行学习,或者在由志愿者支持的社区学习空间学习。到了学年末,他们可以在任何公立学校注册并参加认证考试。

对于那些可以参加正式学校,但是学习进度却落后于同伴的儿童来说,还有另外一种叫做“B类课程”的方案可以帮助他们加快学习进度,以赶上同伴并最终重新回到正式学校中。

*为保护当事人身份,文中人名系化名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摄影专辑:叙利亚危机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