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CEF.org新网站正在建设中。
网页内容还在更新中。感谢您的耐心,敬请稍后查看。

南苏丹共和国

南苏丹儿童恢复考试

艾希礼.哈默尔报道

经过漫长的两年后,南苏丹儿童才能回到学校参加小学期末考试。既然考试已经恢复,像奈若恩这样的学生要加倍努力学习才能为未来做好准备。

南苏丹本提乌,2016年2月22日——对于全世界的很多儿童来说,考试都意味着恐惧和担忧。但对于在南苏丹最大的避难营地寻求庇护的一小群学生而言,能恢复考试是多么让人激动的事。

自从两年多前冲突吞噬着他们的国家开始,这些学生还是第一次坐在国民小学教室里参加期末考试。

UNICEF Photo
© UNICEF South Sudan/2016/Hamer
一名八年级学生在南苏丹本提乌平民保护营参加考试。教育之路的里程碑,最近已恢复考试。

冲突四起的联合州几个县的8年级学生都参加了这次考试,但是他们中大多数人(189人,其中71名女孩)住在本提乌平民保护营。这个满城遍布帐篷和罐头的城市是联合国在南苏丹保护的最大避难营地,可为在战斗过程中逃离家园的12万居民提供庇护。

奈若恩参加考试

十六岁的奈若恩.皮特住在这个营地。她家在联合州东部的一个村庄里,2014年4月村庄遭受袭击时,他们逃离了家园。他们与数千名平民一起逃到了本提乌。

“危机发生前,我在上学,”她说。“但当我们来到[平民保护营]时,发现它很拥挤,内外都很不安全,整个地方都被人群淹没了,我们都栖身在帐篷里。找学校是不可能的。”
奈若恩第一次听说紧急教育服务是通过本地的社区领袖。她步行穿越营地去寻找最近的学校。

现在,她试着一个星期上学五天,还在周末继续学习。除了做家庭作业外,奈若恩还帮助父母照顾她的八个兄弟姐妹。她每天要做很多家务事,包括打水、做饭和洗衣服。

而今天,她坐在八年级的教室里。“为了准备考试,我学习到清晨。数学试卷对我来说太难了,但我尽力了。”

回到八年级

南苏丹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具有最低的教育指标,它一直努力改变这个状况。一半以上的小学和初级中学适龄儿童不能接受教育。成年人的识字率只有32%左右;对于女性,只有25%。

奈若恩的父亲皮特.比尔从未上过学。对他而言,奈若恩完成她的学业很重要。“我要奈若恩上学是想让她成为一个负责任的人,希望她能得到更好的生活,能在她有自己的小家时把知识传递给孩子。她将成为榜样,”他说。

八年级的考试是这个历程中的里程碑。它预示着小学教育的结束和中学教育的开始。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从2015年中期以来一直在与冲突双方的代表协力恢复考试。在因冲突而使这种学术通过仪式停止的区域,有3700名儿童参加了考试,奈若恩是其中之一。

“两年来,持续的危机带来了失望和障碍,最后,我们终于设法让第一批儿童参加了考试,”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教育干事略登丁(Luel Deng Ding)在本提乌说道。“我感到非常满意和自豪。”

营地教育

丁表示,居住在本提乌营地的儿童中,18岁以下的占50%以上。

整个营地里有七所小学。它们从2013年开始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设立和支持。学校职员包括从社区招募来的教师和助教。

UNICEF Photo
© UNICEF South Sudan/2016/Hamer
两名儿童在平民保护营。两年多的战斗中,有12万平民逃离了家园,他们中有些在此避难。

但这个过度拥挤的营地空间有限,难以增加更多学校。这里没有中学,严重限制了已完成小学教育并通过八年级考试的学生的教育机会。

营地外教育

从平民保护营沿着崎岖的道路走10公里,就到了南苏丹的首都本提乌。

这个城市过去一年里大部分时间禁止人道主义者进入,现在恢复了通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在努力修复和重新开办另外七所学校。

事实上,在营地里的学生参加八年级考试的同时,在本提乌,也有11名青少年在参加这个考试,这可看作恢复营地外儿童活动空间的成功标志。

而且这个考试本身对社区也有意义。“参加这个考试提振了儿童及其家庭的精神,它鼓励着其他儿童在看到朋友们的成功时到学校注册,”丁说道。

对奈若恩而言,她把眼光放在了通过八年级考试上。由于她和她的家庭在此避难,她希望初中可以很快开办起来,以便本提乌平民保护营的儿童入学。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目标是在2016年年底让居住在营地的3万名儿童和青少年回到学校。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摄影专辑: 教育

相关链接

紧急情况中的教育 [图片故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