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CEF.org新网站正在建设中。
网页内容还在更新中。感谢您的耐心,敬请稍后查看。

塞拉利昂

在塞拉利昂,学校重新开放

约翰.詹姆斯报道

塞拉利昂的学校在因埃博拉疫情关闭后重新开放 – 这对于保护儿童的健康来说是一个挑战,但同时也是一个展望未来的机会。

塞拉利昂弗里敦,2015年4月14日 – 12岁的杨森科还不能完全决定长大后想成为一名工程师还是飞行员。然而,无论他以后是学习规划还是驾驶飞机,他知道他需要在学校接受教育 –而由于埃博拉疫情的爆发,他已经失学长达9个月之久了。自2014年5月以来,该国已有超过3400人死于埃博拉。

UNICEF Photo
© UNICEF Sierra Leone/2015/Romero
由于塞拉利昂爆发了埃博拉疫情,12岁的杨森科失学长达九个月。他说,他期待着再次上学。

杨森科说:“我想念学校,我想念我的老师。我想念老师教会我知识。我也想念和我一起玩捉迷藏的朋友们。我想念学校里的一切。”

好消息是,位于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东边惠灵顿的小学本周重新开放了。杨森科终于可以和其他180万名以前的在校生重返课堂了。

学校复课的计划始于2014年年末。该国政府在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他合作伙伴的共同努力下,制定在埃博拉疫情中安全复课的指导方针。虽然埃博拉病例数目已经下降,而且大部分地区超过21天没有发现新病例,但是采取预防措施仍是必要的。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代表罗兰.蒙纳敕说: “我们首要的工作是让塞拉利昂实现零病例。在这个背景之下,我们要确保儿童尽可能的安全,这不仅是要让家长们放心,同时还要保护儿童。”

每天早晨,每个刚到校的学生都要先量体温,以检测发热的迹象。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供了24300个洗手站以降低感染的机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还为9000名学校教师提供了预防埃博拉病毒、安全守则和社会心理支持等培训。

UNICEF Photo
© UNICEF Sierra Leone/2015/Francia
惠灵顿小学的班主任伊丽莎白.卡马拉目睹了学校长期关闭所造成的负面影响。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还开展了大规模的社会动员宣传活动以告知社区学校复课的消息。学生们担心如果他们不尽快回到学校系统中,他们可能会永久性地失学。为了鼓励学生们回到学校,该国政府宣布将在今后的两年内支付所有的学费。

失学

报告表明学校长期关闭对儿童们造成了负面影响,而这不仅仅体现在教育的延迟方面。

杨森科所在的惠灵顿小学的班主任伊丽莎白. 卡马拉说: “我们在社区里看到一些这样的负面影响:我们看到儿童们在市场上贩卖东西。你知道他们做这种童工是为了生存,帮助父母挣每天填饱肚子的面包。当我们问他们:你对不能上学有什么感受?他们说,他们感到很伤心。所以,我想他们现在很想上学 - 他们希望学校能重新开放。”

在埃博拉疫情爆发前,塞拉利昂2013年国家教育状况报告的数字表明,23.3万名小学学龄儿童没有上学。

埃博拉疫情给学生和教师带来重创。政府开展的一项学校需求评估调查的初步结果表明,181名教师和945名学生死于埃博拉疾病,而597名教师和609名学生在感染病毒后活了下来。

学习可以挽救生命

为了降低学校关闭造成的影响,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政府合作,在41个广播电台上设立了每日播放的学校电台节目,这样儿童们可以在家里学习。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还分发了17000个太阳能供电的收音机。

UNICEF Photo
© UNICEF Sierra Leone/2015/Bade
9岁的吉米.卡马拉正在收听收音机上的教育节目。

然而,教室是不可替代的。17岁的帕特里夏.万迪迫不及待地想回到学校,她是滑铁卢中学的学生。她说: “我喜欢去上学,因为我想提高我自己,我想成为一名好公民。 ”

帕特里夏说埃博拉疫情造成的悲剧使她坚定了将来成为医生的梦想。

她说:“埃博拉激励我成为一名医生,因为如果我的国家没有医生,这个疾病就不可能结束。”

“我很喜欢医生。我很想挽救人们的生命。 ”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摄影专辑: 回家后的生活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