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CEF.org新网站正在建设中。
网页内容还在更新中。感谢您的耐心,敬请稍后查看。

塞拉利昂

在塞拉利昂,免疫也成为埃博拉的牺牲品

约翰.詹姆士报道

塞拉利昂已被埃博拉疫情摧残得满目疮痍,与此同时免疫活动不得以中断,人们也因为对这种致命性病毒的恐惧而远离医疗机构,结果导致该国的疫苗接种率下降。

塞拉利昂弗里敦, 2014年11月3日 – 目前在塞拉利昂,大多数人都尽可能地远离医院和保健中心,因为感染了埃博拉病毒的病人正在那里接受治疗。这种对致命流行病的反应是可以理解的,但与此同时人们也感受到了恐惧对健康造成的更广泛的影响,其中最主要的是疫苗接种率的急剧下降。

UNICEF Photo
© UNICEF Sierra Leone/2014/James
附近的两家医疗机构都关门了,母亲们不得不排队为她们的新生儿接种疫苗。疫苗接种率的下降削弱卫生部门多年来取得的进展。

五联疫苗(白喉、百日咳、破伤风、流感嗜血杆菌和乙肝疫苗)的全国接种率在今年八月前一直保持在90%的目标以上。八月后,接种率开始显著下降。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塞拉利昂办事处的儿童生存和发展主任亚龙.沃尔曼说:“疫苗接种率的下降真的令人担忧,而且严重破坏了我们过去几年所做的工作。儿童们现在不仅受到埃博拉病毒的威胁,同时还受到其他毁灭性疾病的威胁,如麻疹、罗塔病毒和黄热病。脊髓灰质炎也可能造成潜在的威胁。”

大副下降

5月26日塞拉利昂证实了第一例埃博拉死亡病例。三月至五月和六月至八月的五联疫苗接种率的比较显示出几乎每个地区的接种率都下降了,仅有一个地区的接种率上升了:科伊纳杜古。该地区也是最后一个报告有埃博拉病例的(今年十月)。

麻疹疫苗的接种率从一月的99%下降到七月的76%。

希望给孩子接种疫苗的家长们似乎也改变了他们的做法。在弗里敦政府中央药店旁边的小免疫站,五位母亲在烈日下排队为她们的新生儿接种疫苗,婴儿的哭声、狗叫声和当地乐器店高声播放的埃博拉宣传信息混杂在一起。

以前在这个免疫站外很少会看到有人排队,但是附近的金哈曼路政府医院和乔治.布鲁克社区保健中心都关门了,因为有卫生工作者感染埃博拉的事件发生。

免疫站的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护士说:“自从五月爆发疫情以来,母亲们一直在犹豫该不该去医院,因为她们害怕传染疾病。”她说她也害怕埃博拉,但还是忘记了使用防护面罩。她穿塑料围裙并戴手套。 她说:“我尽量在给每个儿童接种完疫苗后都换手套。但是由于工作量很大,我很容易忘记。”

免疫普及活动暂停

世界卫生组织( WHO)在埃博拉疫情中对免疫项目的指导方针不建议开展免疫普及活动,因为担心埃博拉的传播。他们建议诊所和保健中心使用保护手套并在给每个病人接种完疫苗后换手套。他们也呼吁严格监督洗手规范。

UNICEF Photo
© UNICEF Sierra Leone/2014/James
一名婴儿在塞拉利昂弗里敦中央药店附近的免疫站接种卡介苗和脊髓灰质炎疫苗。塞拉利昂的常规免疫工作仍在继续,然而免疫普及活动已被搁置。

在赛拉利昂,大规模的免疫普及活动已经暂停。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致力于在今后的数月中提供基本的保护工具包。

在中央药店里,常规的免疫仍在继续。婴儿在称重后接种脊髓灰质炎疫苗和预防结核病的卡介苗。自从埃博拉疫情爆发以来,他们一直没有测量过体温。护士说:“我们没有红外线体温计,我们不想用常规的那种。”

在世界银行、英国国际发展部( DFID)和欧盟人道主义援助和民事保护署( ECHO )的支持下,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供了更多的物资。 10月10日,第一批预防控制感染的物资和初级卫生单位的耗材抵达了赛拉利昂,其中包括手套、围裙、工作服、护目镜和面罩。这些物资对于中央药店的这样的小诊所至关重要,因为它们帮助治疗疟疾、进行产前和产后保健、提供艾滋病毒支持、营养服务和免疫。

目前首先为受埃博拉影响最严重的初级卫生单位分发这些物资:西部地区、洛科港、邦巴利、通科利利、莫扬巴和博。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