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CEF.org新网站正在建设中。
网页内容还在更新中。感谢您的耐心,敬请稍后查看。

塞拉利昂

在塞拉利昂的埃博拉疫情中幸存–一名儿童的故事

安妮.波尔报道

母亲死于埃博拉后,这个塞拉利昂的女孩不得不自己养活弟弟和妹妹 -她还希望有一天能重返学校。

UNICEF Photo
© UNICEF Sierra Leone/2014/Bindra

塞拉利昂凯内马,2014年10月16日– 凌晨4:30,四岁的阿马杜唤醒他的姐姐玛丽。他头痛,无法入睡。他问她妈妈在哪儿。自从两个月前离开了凯内马的埃博拉治疗中心以后,他几乎每天都问同样的问题。

15岁的玛丽一开始对被叫醒感到很烦恼,但是现在她慢慢习惯并且态度变得平缓了。她把他抱到自己的床上并把薄薄的床单盖在他身上,轻抚着他脆弱的身体。

“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玛丽说。 “我怎么跟一个四岁的男孩解释死亡的概念?我自己都不太清楚。这不应该是我的责任。 “

被迫提前长大

自从疫情在塞拉利昂爆发以来,将近600名儿童因埃博拉而失去了单亲或者双亲。在整个西非,儿童们不得不面对社区和亲人的歧视和排斥,尤其当他们成为埃博拉幸存者后。就好像玛丽一样,这些儿童被迫提前长大。

她说:“在帮助了社区里的一个生病的妇女后,我妈妈是第一个病倒的。她以为她得了疟疾,但是她的情况很快恶化了。他们叫了救护车,然后她被送到凯内马的公立医院去了。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她。”

她的母亲几天后就去世了,但是医院一个月后才宣布她死亡的消息。

她说:“我很伤心。我妈妈活着的时候,她总是鼓励我。我们经常聊天,睡觉前一起说笑。我们做过很多有意思的事情。自从她死后,再没有人像她那样跟我聊天。我很想她,想她的爱和一切。我们静静地坐着的时候,她告诉我她和我爸的故事,他们为什么分开,他在国外的旅程- 所有这些事情我都很想念。”

没有时间悼念

虽然很多儿童都有可以收养他们的亲戚,但是玛丽的亲人都死于这种疾病,现在她只能依靠邻居的帮助过日。

UNICEF Photo
© UNICEF Sierra Leone/2014/Bindra
15岁的玛丽和她的弟弟妹妹在家里。

玛丽说:“我没有时间悼念我母亲的去世,我必须想办法让阿马杜和阿瓦(她的妹妹)开心。我给他们做饭,然后我打扫房子。邻居们一开始害怕我们,但是社会工作者跟他们谈话以后,他们开始时不时地给我们米吃。我们什么东西都没有,生活有很大的挑战。”

她的一些朋友也远离了她,她说:“他们不想跟我说话,他们害怕我。我最好朋友的姐姐也得了这种病,她知道埃博拉和所有的事。我们经常谈论埃博拉,我妈妈怎么病的,还有我们的反应和感受。”

希望犹存

玛丽说:“你知道吗,最糟糕的是不能再回到学校。我妈妈答应过我让我接受教育。她想让我成为一名护士。课程现在还没有开放,但我担心开课的时候我还是不能回去上课。”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呼吁6100万美元的捐款,用以满足受疫情影响的儿童和家庭的迫切需要,但到目前为止,只收到不足40%的资金。

尽管面临着艰难困苦,玛丽仍然充满希望。 “首先,我要照顾好我的弟弟妹妹,然后我会照顾周围的人。我们能活下来肯定是有原因的,所以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继续生存。”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