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CEF.org新网站正在建设中。
网页内容还在更新中。感谢您的耐心,敬请稍后查看。

塞拉利昂

走进塞拉利昂遏制埃博拉的宣传运动

尤兰达.偌米罗报道

塞拉利昂弗里敦,2014年9月25日-弗里敦原本热闹的街道现在空无一人,冷冷清清。时不时会有车辆出现在被遗弃的道路上,打着应急灯,继续向前开。

时间是9月19日的早上7点,也是塞拉利昂的埃博拉病毒(EVD)挨家挨户宣传活动的第一天。这个国家一共有差不多3万名外联工作者。他们四人一组,在社区里教育居民有关埃博拉的知识。他们的目标是逐门拜访150万户人家。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4-1568/Bindra
9月19日,一位社会动员者告诉当地居民应该怎样保护自己不感染埃博拉病毒。

一个宣传小组从滑铁卢东部开始,这是整个弗里敦地区埃博拉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他们走进像迷宫一样的小巷。各家各户耐心地等着,他们坐在自家的院子里,有的在做饭、有的在洗衣服、有的在听收音机,还有的在下棋。

一位有鲜红色头发的志愿者讲解埃博拉是怎么传播的、症状是什么,以及怎么预防 。大家都静静地听着,甚至是小孩子们。一个20多岁的女人一边晒衣服,一边询问埃博拉传播的途径。然后她开始夸张地尖叫着说:“别碰我,别碰我!” 而她的妈妈追着她,拉她的胳膊,摸她的手心和肚子。邻居们都哈哈大笑。面对这种致命的疾病,幽默是最常见的解药。

红头发的志愿者让组里的另外一个成员继续讲,他拿着一盒肥皂,并把一块肥皂递给一家人。他这样解释正确的洗手方法:“慢慢地洗你的指甲和你的小臂。” 这户人家接过肥皂,却说肥皂不够。志愿者说这块肥皂只是用来提倡卫生习惯的,每户人家得自己购买更多的肥皂。

讲解结束以后是问答时间。组里的另一个成员把一张贴纸贴到墙上,代表志愿者们已经走访了这户人家。很快,他们又去拜访下一家人了。

另外一个小组走访了德芙卡特市场,那里遍地是纸箱子、 烂水果和泥水。突然,一辆救护车出现在街道的拐角处。

邻居们围着一位年轻的孕妇,她很困难地走到了救护车那里。她说她有持续性的腹痛。没人把她扶上担架,因为大家都害怕她有埃博拉。一位带着塑胶手套的护士帮她 躺下来,并系紧了安全带。救护车急忙从市场开向弗里敦东部的公主基督妇产医院。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4-1580/Bindra
一位被怀疑有埃博拉的孕妇躺在担架上,卫生工作者把她抬进一辆救护车里。附近,人们从远处观望,不敢离她太近。

这位孕妇痛苦地问:“是埃博拉吗?我感染了埃博拉吗?”

在塑胶手套和面罩的保护下,两位护士把体温计放到她的腋下。等待读数显示的三分种似乎过于漫长。最后,另一位护士使用了红外线体温计。在小屏幕上显示着红色的读数:35.2摄氏度。

这位妇女没有发烧,没有埃博拉病毒。她消失在门诊室的门后,后来她被确诊有炎症,在医院里住了几天。在塞拉利昂,孕妇和五岁以下的儿童享受免费的医疗服务。

护士长的助手证实这个女人感染了炎症,但他也说, “在隔离中心有一位感染了埃博拉病毒的孕妇” 。除了护士以外,谁都不可以靠近病房,因为这种疾病的传染性很高。虽然门外有一个小牌子提醒人们危险,但大门敞开,任何人都可能误入病房。

卫生工作者指着隔离中心后面的一个窗口,从那儿可以看到病房里的病人。窗口下面放着两块砖头,这样人们可以踩在砖头上往里看。在我踩上去之前,有人告诉我说:“别摸窗户!” 我看到一位穿着蓝袍的孕妇坐在一张洁白的床上。她在房间里孤身一人。

护士长说:“她的一个家人也在医院里,但是他不可以进隔离中心。”

埃博拉是一种最不人道的疾病。它不仅传染性高,而且病人只能孤单地与病魔作斗争,或者死去。

据塞拉利昂政府称,在为期三天的宣传活动中,发现了130例埃博拉病例; 另外39例还在等待验血结果。据卫生部称,宣传活动覆盖了150万目标家庭中的75%以上。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