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CEF.org新网站正在建设中。
网页内容还在更新中。感谢您的耐心,敬请稍后查看。

黎巴嫩

阿卜杜勒-阿米德:在黎巴嫩非正式定居点的生活

UNICEF Photo
© UNICEF Lebanon/2014/Noorani
阿卜杜勒-阿米德在他们一家住的“房子”里 —— 巴贝特泰勒艾卜耶德非正式定居点的一个简陋的帐篷里。 缺少水供应及卫生设施是这里面临的众多严峻挑战之 —— 正如大多数非正式定居点那样。

萨拉姆.阿卜杜勒穆内姆报道

七岁的阿卜杜勒-阿米德和家人一起在黎巴嫩的一处非正式帐篷定居点避难。两年前,当阿卜杜勒-阿米德和家人从叙利亚阿拉伯共和国逃离时,他还没到上学的年龄。现在他已到了上学的年龄,但不堪重负的黎巴嫩公共教育系统无法再接纳成千上万名像他这样的难民儿童。

黎巴嫩巴勒贝克,2014年1月24日——阿卜杜勒-阿米德今年七岁。他和家人大约在两年前来到黎巴嫩。

“我对叙利亚几乎没有任何记忆。”他说。“当时我还太小,只记得我们坐车来到这里,什么都没有带。”

逃离霍姆斯

阿卜杜勒-阿米德一家八口人坐车离开了霍姆斯,除了身上穿的衣服,什么都没有带。

在巴勒贝克的泰勒艾卜耶德非正式帐篷定居点,他们住了下来。这里约有18.4万个家庭——超过85.8万难民。他们为了躲避家乡的暴力冲突,来到黎巴嫩寻求庇护。

“我们在我叔叔家的帐篷里住了两个星期。” 阿卜杜勒-阿米德说,“他们家也是个大家庭,全部都住在只有一个房间的帐篷里。”

“我们家有八个人,所以帐篷变得非常拥挤。所以我们只好开始搭自家的帐篷。”

泰勒艾卜耶德难民营

黎巴嫩人及政府向成千上万的叙利亚难民敞开了怀抱,但逃到这里的难民依然面临着一大挑战——正式难民营的不足。像阿卜杜勒-阿米德一家暂住的非正式帐篷定居点约有400多个,遍布各地。许多定居点建在农地上,几乎、或完全没有像水和卫生这样的基础设施。

对阿卜杜勒-阿米德而言,缺少水和卫生设施并不是住在泰勒艾卜耶德所要面临的困难。他说,他们家单薄的帐篷无法保护家人免受啮齿动物的侵扰。“我讨厌老鼠。”他说,“这里到处都是,很大只的老鼠。”

“它们吃了我们的食物,而且还会咬人。我很害怕,尤其是睡觉的时候。有时我会做噩梦,梦见老鼠。它们有毒。有一次,一只老鼠药了我的表弟。他的脸肿了起来,我们不得不把他送去医院。”

UNICEF Photo
© UNICEF Lebanon/2014/Noorani
(左) 阿卜杜勒-阿米德正在和朋友练习阿拉伯语。他刚开始接受非正式教育——这是他第一次上学——但教学活动仅进行了两周就被迫终止了。“能上学真好。”他说。

学校

在黎巴嫩,对于像阿卜杜勒-阿米德这样数十万到了学龄的叙利亚儿童来说,上学是一个巨大挑战。许多黎巴嫩学校不堪重负。

据统计,目前约有69.3万名儿童——包括叙利亚儿童、黎巴嫩侨民及来自叙利亚阿拉伯共和国的巴勒斯坦儿童,在黎巴嫩处于失学状态中,在2014年底前需要回到校园。

黎巴嫩教育部已表示约8.5万难民儿童能够在今年被纳入公共教育系统,而其他几十万儿童将被置于正式教育系统之外,从而面临有限的未来发展机会,而且会面临更多的潜在风险。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合作伙伴在黎巴嫩帮助尽可能多的儿童在公立学校入学。截至今日,约有65500学生收到了校服、文具、书包及学杂费。
 
学习写字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在为像阿卜杜勒-阿米德这样住在非正式帐篷定居点、没有机会到公立学校上学的儿童提供其它形式的教育。

在泰勒艾卜耶德,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执行伙伴SAWA在阿卜杜勒-阿米德的住所对面建立了提供非正式教育的帐篷学校。在这里,阿卜杜勒-阿米德第一次走入了课堂。当他还在霍姆斯时,他还没到上学的年龄。

“上学真好。”他说,“我以前什么都不会,但是现在我会写英语和阿拉伯语字母了。”

但冬天带来了新的挑战。泰勒艾卜耶德的帐篷并不具备抵御寒冬的条件,在冬季第一场降雨来临之际,帐篷不得不被拆除。

这个冬天,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为非正式帐篷定居点的非正式教育活动提供能够御寒的帐篷,并为355所学校提供供暖设备。除此之外,儿基会通过为12所学校提供两班倒的教学资金旨在让3000名叙利亚难民儿童获得正式教育。通过与当地合作伙伴合作,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继续为黎巴嫩各地数万明儿童提供非正式教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了解更多关于叙利亚儿童的新闻 #ChildrenofSyria

为叙利亚儿童加油 #ChildrenofSyria

阅读《中断的教育: 全球行动,拯救一代人的教育》[PDF]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摄影:叙利亚危机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