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CEF.org新网站正在建设中。
网页内容还在更新中。感谢您的耐心,敬请稍后查看。

伊拉克

现场日记:生活在伊拉克卡沃格斯科营地的两名叙利亚难民可能沦为“失落的女童”

UNICEF Photo
© UNICEF Iraq/2013/Niles
9岁的希芭已经在卡沃格斯科(Kawergosk)难民营生活了1个多月,在这里,她无法获得自己需要的特殊教育。在她全家辗转来到伊拉克之前,叙利亚冲突已经让希芭辍学两年。

克里斯.尼尔斯(Chris Niles)报道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代表克里斯.尼尔斯与两名失学女童希芭(Cibar)和阿德拉(Adla)交流。很多叙利亚女孩像她们俩一样,失学已达两年之久。

赫芬顿邮报于10月11日刊载了本次访谈。

伊拉克埃尔比勒(ERBIL),2013年10月21日 ——“她非常聪明。”瓦法(Warfa)这样评价自己9岁的女儿希芭。她正帮助希芭背英文字母表。但希芭只能记得字母A、B、C,再后面的就想不起来了。

“尽管她聪明,”瓦法说,“但她已经失学两年了,她忘了那些学过的知识。”

希芭活泼漂亮,她是一名聋哑人。即使不在战争期间,她也需要一些特别的帮助。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她一直生活在伊拉克北部的卡沃格斯科难民营。超过61000名叙利亚难民自八月中旬以来陆续抵达这所难民营 —— 使在伊拉克登记的叙利亚难民总数达到了196843人。

在来这之前,叙利亚冲突使她一直辍学在家。

像她这样悲剧性的经历很常见。

“我想成为伊拉克总统。”15岁的阿德拉说。她也生活在卡沃格斯科难民营,同样辍学达两年之久。

阿德拉的大哥在叙利亚暴力冲突中身亡。全家人越过边境来到这里,一无所有。在我初次与她交谈时,她和她的姐妹们已经有1个月未换过衣服。

为什么在发生这一切之后,学校变得那么重要?

阿德拉开始啜泣。“因为我想帮助爸爸妈妈。”她一边说,一边迅速拭去眼角的泪水。

但阿德拉没法上学。沃格斯科难民营没有中学

因此,希芭也无法获得她需要的特殊教育。

10月11日,联合国国际女童日的关注重点是世界各地的失学女童。据统计,全球约1700万名女童从未获得上学机会 —— 另有数百万名儿童因为文化障碍、性骚扰以及像阿德拉和希芭面临的人道主义危机等因素,无法完成学业。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在与联合难民署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合作,评估在伊拉克避难的叙利亚人所需的教育与现实之间的差距,而计算出的数字并不理想。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曾发出呼吁,如果我们不设法帮助叙利亚儿童,将出现“逝去的一代”。

当女童更易沦为童工、遭遇早婚和暴力时,便意味着逝去的一代即将诞生。学校为女童提供的不仅是教育,还有安全的环境。

但是,长期又会是怎样一种情况?如果希芭和阿德拉不能享受到我们中多数人可以轻易得到的、追求理想或至少有机会尝试实现理想的权利,那么,我们将失去什么?她们的潜能无法发挥的话,她们以及我们又将承受何等的代价?

无所事事是一种对人生的侵蚀 —— 在难民营里确实无事可做。

希芭常常与隔壁的女孩子们一起玩。但隔壁的女孩子们不会手语,她无法与她们沟通。

阿德拉打发时间的方式是打水。

这本是一个应该思考实现什么理想的重要时光,难民女童们却要面对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这是多么的残忍、不公平。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摄影:叙利亚危机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