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CEF.org新网站正在建设中。
网页内容还在更新中。感谢您的耐心,敬请稍后查看。

伊拉克

现场日记:伊拉克库尔德地区卡沃格斯科难民营内的两名儿童

UNICEF Photo
© UNICEF Iraq/2013/Niles
在伊拉克北部安置叙利亚难民的卡沃格斯科营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紧急事务协调员豪尔赫.卡拉沃塔(Jorge Caravotta)与孩子们一起做游戏。伊拉克目前已经收容近20万叙利亚难民。

克里斯.尼尔斯(Chris Niles)报道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代表克里斯.尼尔斯到伊拉克库尔德地区埃尔比勒(Erbil)西部的卡沃格斯科(Kawergosk)营地探访叙利亚难民,他遇到了两名无精打采的孩子。
 
伊拉克埃尔比勒,2013年9月20日 —— 埃尔比勒拥有悠久的历史。据考证,这里在约7000年前就建了城,埃尔比勒是全球最古老的、一直有人居住的城市之一。

历史上,这座城市曾被玛代人、波斯人、希腊人、罗马人和土耳其人统治过。

邻国叙利亚所发生的危机又在这座城市的大事记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首府位于埃尔比勒的伊拉克库尔德地区与叙利亚接壤,边境线蜿蜒曲折。在流经瑟何拉(Sehela)地区的底格里斯河支流上,有一座桥梁。

自边境在一个多月前开放以来,约6.1万难民涌入伊拉克。

每天都有500至1000名叙利亚人越过边境线进入伊拉克。现在有近20万叙利亚人在伊拉克避难,伊拉克正为收容更多叙利亚难民做准备。

据路透社报道,库尔德政府已经将其预算的20%用于帮助应对这一危机。本周,库尔德政府已要求该地区的石油公司出资5000万美元,以帮助应对叙利亚难民的涌入,减缓资源压力。

埃尔比勒地区石油收入颇丰。在城镇富裕地区,到处都是现代化的大房子。最新型的汽车在平直的街道上飞驰。精品店和商场鳞次栉比,各色精美商品琳琅满目。

伊拉克人来此度假,因为这里很安全。

叙利亚难民来到这里避难,因为他们别无选择。

UNICEF Photo
© UNICEF Iraq/2013/Niles
卡拉沃塔先生也是卡沃格斯科营地的一名医生,一位女士正在向他询问医药相关的问题。

在第一次探访难民营之前,一个人无法在心理上做好准备。尤其对从未在难民营生活的人而言,这种体会无法形容。

“尝试着开始体会难民所遭受的苦难”简直是对难民的一种冒犯。的确,这里酷热难耐、尘土飞扬,但我可以回到联合国大院冲凉。我没有失去所拥有的任何东西。我还有一个家。

进入营地,内心有一种惴惴不安,我就到这里走一走吗,不知道当他们看到我时有什么样的感想。

访问埃尔比勒西部的卡沃格斯科营地时,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紧急事务协调员豪尔赫.卡拉沃塔是我的向导。

我们来到一顶帐篷旁,帐篷里有两个孩子躺在床垫上。其中一个女孩似乎在昏睡,闭着双眼,张着嘴巴。另一个男孩四肢不停地抽搐,他的母亲本能地到他身边进行着安抚。

这两个孩子只有9岁和10岁,他们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得多,除了身体残疾,他们有严重的营养不良。医生豪尔赫立即着手进行准备,为这两个孩子进行体检。

孩子的父母讲述了这两个孩子如何遭受病痛的折磨,豪尔赫初步判断可能是癫痫。孩子的母亲展示了孩子们初学走路时的照片。照片中两个活泼健康的孩子与眼前弱不禁风的形象所形成的反差令人心痛。

我并不清楚她所讲的内容,显而易见语言并不是必须的;她的痛苦写在脸上。

孩子的父母说,在叙利亚时,医生曾让他们限制孩子的饮食范围,仅建议食用水和磨成粉的饼干,这是孩子们现在如此消瘦的原因。小男孩的胳膊肘是他整个手臂最宽的地方。

豪尔赫承诺将尽其所能来提供医疗支持。

一天后,他告诉我,我们本周会再去营地,向孩子们分发强化花生糊,并指导卫生工作者制作强化花生糊。他希望这两个孩子能够恢复健康。

我离开现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豪尔赫等同事的故事令我深受鼓舞。我对此也有所耳闻。事实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提供数百万升水、数千吨医疗和学校用品。这是大的方面。但从小处着手也能够提供帮助。与该地区的人们所遭受的巨大痛苦相比,帮助这一对父母照料这两个孩子并让孩子恢复健康可能微不足道,但这让我们牢记我们这样做的原因,这种行为十分重要。

“我的工作动力是爱心。”豪尔赫言简意赅地说,“没有爱心,这项工作会很空洞,成效也会大受影响。”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摄影:叙利亚危机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