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CEF.org新网站正在建设中。
网页内容还在更新中。感谢您的耐心,敬请稍后查看。

几内亚

帮助大难后的几内亚儿童寻找快乐

莉安.古彻报道

对于因埃博拉病毒而失去单亲或双亲的几内亚儿童来说,游戏和群体活动是让他们重新和同伴们分享片刻快乐的宝贵途径。  

几内亚坎坎,2015年11月2日—上几内亚坎坎附近的达累斯萨拉姆市氛围热火朝天,孩子们都沉浸在“西蒙说”、躲闪球和跳绳的游戏里。

UNICEF Photo
© UNICEF Guinea/2015/Gutcher
阿萨.康德.巴,是几内亚坎坎市里一名四岁的埃博拉病毒幸存者,疾病夺走了母亲的生命。此刻,她正在参加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非政府组织Enfance du Globe安排的游戏娱乐活动,从而为其提供心理支持并帮助她重新融入社区。

现在轮到四岁的阿萨.康德.巴了,在她之后的其他孩子们发出了阵阵欢呼声。 她也灿烂地笑了起来。

两周前,却没有任何孩子愿意跟她一起玩。 作为埃博拉病毒的幸存者,孩子们都害怕她、歧视她。

这种歧视是司空见惯的事,不仅仅针对埃博拉的幸存者,甚至连他们的亲属也受到牵连。 群体游戏与娱乐活动,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非政府合作伙伴正努力筹划的项目,希望借此帮助曾受埃博拉感染的孩子们重回社区的怀抱。

截至九月中旬,联合国儿基会已经寻找并注册了5951名受埃博拉病毒影响只剩单亲或成为孤儿的儿童。 其中,有58名坎坎市的孩子目前正在接受心理辅导与支持。

今天,因该疾病失去双亲的儿童们已能够与没有受到直接影响的孩子们抱成一团、一起游戏了。 支持融入社会的同时,这些活动还鼓励社区心理咨询师志愿者们为孩子们提供所需的心理支持。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合作伙伴非政府组织Enfance du Globe的社会工作者马马杜.古拉多.巴里表示:“这些游戏活动能够帮助消除针对埃博拉幸存儿童的、各种形式的歧视, 有些儿童失去了父母,有些失去了希望。 我们用心倾听,并和他们谈心。”

受埃博拉病毒的影响,11岁的蓝赛因.狄阿罗没了母亲,现在只跟着父亲过活。 自从9月份游戏活动开始以后,蓝赛因便加入了进来。 他喜欢运动,尤其喜欢能踢足球的那些日子。 蓝赛因说,他自己并没有受到歧视,但当阿萨来的时候,他目睹了这种现象,孩子们都不跟她玩。

UNICEF Photo
© UNICEF Guinea/2015/Gutcher
蓝赛因.狄阿罗因埃博拉病毒没了母亲。 自九月初坎坎附近的达累斯萨拉姆举办游戏及娱乐活动开始,他便始终参与其中。

他说:“但现在一切都好了, 大家都和她一起玩。 以后,如果我再看到有人排斥其他人,我就会跟他解释为什么这样做不对。“

巴里先生认为,游戏活动对蓝赛因也是有好处的。他实事求是地解释道,因为“这些活动有益于他处理好母亲去世的伤痛。”

让游戏有趣好玩

达累斯萨拉姆的游戏活动一周持续六天,参与到其中的儿童数量也与日俱增。 为了让一切顺利运行,儿童们被按年龄段分了组。 4-8岁组、9-12岁组、13-15岁组以及16-17岁组。”

指导游戏活动的心理咨询师志愿者必须运用创造力确保活动有趣好玩,并每天都为孩子们编排新游戏。 相关咨询师的挑选,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几内亚村落中协助创建的乡村儿童保护委员会负责,这些村子里的孩子们因埃博拉病毒的缘故,失去了单亲或双亲。

尽管自一月份开始,坎坎市并无埃博拉案例在册,在参与游戏之前孩子们还是要洗手、量体温,以做好安全预防。

家庭支持

在欧洲委员会人道主义援助和民事保护部(ECHO)、美国外国灾难援助办公室(OFDA)以及德国、瑞典及阿联酋政府的资金支持下,除心理支持外,受埃博拉影响只剩单亲或成为孤儿的儿童们还获得了其他帮助。

UNICEF Photo
© UNICEF Guinea/2015/Gutcher
与非政府组织Enfance du Globe一同工作的社会工作者马马杜.古拉多.巴里,顺道参观达累斯萨拉姆的一次游戏娱乐活动。

登记后,儿童们的看护人每月都能领到每名儿童25美元(最高75美元)的汇款,用以购买食物、衣服和其他必需品。 社会工作者将访问他们的家庭,确保相关家庭收到补助,并对款项做出了合理使用。 孩子们还获得了包括书包和钢笔在内的学习套件、包含牙膏挤肥皂等物件的卫生套装以及包含衣服以及豆类、大米和食用油等食物在内的家庭套件。

心理咨询师志愿者和蔼风趣且具备专业意识,他们自己也亲自参与到所有游戏当中。 他们都擅长鼓励孩子、确保每个孩子玩得开心,并且明显得到了孩子们的信任。

但当有个孩子搅和了跳绳游戏并被咨询人员逐出游戏时,联合国儿基会坎坎儿童发展办公室官员莎拉.墨云便和他进行了私下沟通。 她解释说,鼓励孩子参与游戏非常重要,如果他们不会玩,也应该允许他们再来一次,而不是立马就让他们靠边站。

墨云女士说:“在管理项目的同时,我的职责是适时监督这些社区心理咨询志愿者们。 孤儿们可能会比其他孩子更加胆小害羞;爸爸妈妈的去世给他们带来了很大负担。 我们要做的就是通过游戏,让他们重新获得快乐。”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摄影专辑: 根除埃博拉始于家庭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