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CEF.org新网站正在建设中。
网页内容还在更新中。感谢您的耐心,敬请稍后查看。

古巴

在古巴,极富包容性的足球运动接纳人与人之间的不同

社会歧视和边缘化对身患残疾的儿童生活产生了深远的负面影响。一项全新的包容性足球锦标赛正在帮助古巴的学生、老师和家庭通过体育运动接纳人与人之间的不同。

UNICEF Photo
© UNICEF Cuba/2016/LopezFesser
乔安娜的队伍在球场上。包容性足球队由身患残疾和没有残疾的队员共同组成。

古巴,阿尔特米萨,2016年5月16日——14 岁的乔安娜 (Joana) 与她的队伍正为古巴首届包容性足球锦标赛的决赛做着准备。很难相信,一年前的她还从未参加过这项运动。她的队伍代表阿尔特米萨省参加比赛,队员由来自凯米托市的赫米诺斯蒙特福特殊学校和卡洛斯 · 古铁雷斯蒙特福中学的学生组成。在连续的胜利后,他们已跻身进入锦标赛的决赛。

乔安娜说:“这是最好的比赛!我们赢得了全部场次!我们很累,但感到很自豪。我们经过了严苛的训练才来到这里。”

孩子们有着很大的学习和成长潜力,但身患残疾的儿童经常受到社会各方的排挤。虽然这听起来很简单,但要在学校项目和活动中将残疾儿童包容其中,真的很难实现。通过古巴最受欢迎的新兴运动之—— 足球,全新的锦标赛旨在改变这一现状。足球与“pelota”十分相似 (pelota是棒球的俗称)。足球只需最少的资源即可在任何地方进行,因而无疑成为包容性体育项目的理想选择。

包容性团队,艰难的竞争

从锦标赛第一轮就开始不断竞争,这的确很困难。赛事持续了一年之久,古巴所有学校都有机会参加。每个包容性团队由11名年龄在12到14岁的学生组成,其中四名学生身患残疾。任何学生都可以参赛,只要他们会踢足球。

UNICEF Photo
© UNICEF Cuba/2016/LopezFesser
乔安娜在足球比赛的赛场上。在今年以前,乔安娜从来没有踢过足球。

“团队由男女混合组成,加入球队的每个人必须有时间训练。”乔安娜的一名队友说,“正是在训练过程中,我们彼此了解,并了解到自己的能力和天赋。也正是如此,我们制定出自己的策略。”

在整整一周时间里,圣斯皮里图斯的Villa del Yayabo接待了来自符合资格队伍的260名儿童,以及他们的老师和教练。在无需参加比赛的时间里,他们有机会享受当地的休闲活动。“动物园!他们带我们去了动物园!我们吃了冰激凌,结交了许多新朋友。”乔安娜说。

乔安娜13岁的同学莱克斯特 (Lexter) 坚信他们明年还会来到这里。“与女生一起比赛很有趣。”他说,“老师告诉我们不要害怕,像个袋鼠一样蹦起来!”

模糊差异的界线

能走到目前的阶段,已经超出了莱克斯特及他的队友、老师和教练的想象,更别说有机会赢得整个锦标赛。

UNICEF Photo
© UNICEF Cuba/2016/LopezFesser
乔安娜和莱克斯特与另一位队友在一起。他们的队伍进入了古巴首届包容性足球锦标赛的决赛。

“有机会将身患残疾的儿童与他们的同龄人联合起来,这真的很棒。这是一体化和发展价值的基本方式。”尤尔 · 艾斯毕隆 (Yoel Esperon) 说。尤尔是一名42岁的体育教育专家,也是乔安娜和莱克斯特的阿尔特弥撒代表团的领队。“我们想要传达的主要信息是,有差异并不要紧,毕竟我们都是平等的,我们必须相互支持。当然,虽然项目被整合至学校项目中,但专业的关注需要额外的努力。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关注残障儿童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古巴的首要重点。在包容性教育的子系统中,有37025名身患残疾的儿童和青少年以过渡形式加入特殊学校,其中9892名儿童和青少年加入到包容性课堂中。通常,老师因缺少教育、教学工具和支持而无法为身患残疾的儿童建造包容性的学习环境。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通过体育实践提供教师培训、家庭敏感化,以及加强社会包容性。

对于参加锦标赛的许多儿童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离开自己的城镇和省市,在家以外的地方过夜。“对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说,这是一次独特的体验。除了比赛结果以外,他们学会一起生活,与彼此进行分享,以及彼此了解。”艾斯毕隆说,“他们将在这里学到的经验带给学校的朋友和家人,差异性将逐渐变得模糊。”

当我们问起乔安娜,在她回到在凯米托的家中后准备做些什么时,她告诉我们,她会尝试告诉她的父母和老师她所经历的一切,同时她也十分确定会继续训练踢足球。“我在踢足球时,有许多好朋友。”她说道。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摄影专辑: 接纳亚瑟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