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CEF.org新网站正在建设中。
网页内容还在更新中。感谢您的耐心,敬请稍后查看。

科特迪瓦

在科特迪瓦,埃博拉来敲门

外联工作人员在科特迪瓦传达关于埃博拉病毒的重要信息,如疾病的症状、传播的途径和预防措施。

 

伊娃.吉列姆报道

资源虽匮乏,但却并不缺少坚强的决心。两名社会工作者在科特迪瓦长途跋涉教育社区如何防范埃博拉病毒的侵袭,尽管疫情就在邻国肆意。

科特迪瓦马恩,2014年10月8日 – 在科特迪瓦马恩的一个拥挤社区的四合院里,科内.迪索正在跟他探访的人家打招呼。他伸开双手,面带微笑地说:“我现在得这样跟你们打招呼!记住,埃博拉病毒!”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科内.迪索(右)在科特迪瓦马恩的一个电台采访中谈如何预防埃博拉病毒的传播。

所有人都大笑,但当社会工作者科内和他的埃博拉预防教育伙伴沙罗.库梅坐在长椅上开始传达信息时,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一开始的对话是科特迪瓦社会家访的一部分,调侃是谈正事前的序幕。

今天要谈的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几个月来,埃博拉病毒的宣传活动被电台和电视台频频报道。这种疾病的前兆和症状,以及如何避免传播也被写入了流行歌曲。在市场可以听到有关握手、吃野味或接触病人和死人的手机铃声。

49岁的米丽娅姆.杜姆比亚坐在科内的对面,她的侄女把科内说的法语翻译成当地的马林克方言。她的大腿上坐着一个婴儿,家人就坐在她的身边听。

杜姆比亚女士说:“自从我出生以来就没听说过这种疾病。但是现在我们不断地听到这个疾病的消息。我们都不可以接触病人,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病啊?”

改变行为习惯

对于杜姆比亚女士来说,无法帮助生病的人或者不能碰死去的人是难以接受的。当地的文化是所有家人一起住在狭小的空间里,同盘进餐并把村里所有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为了避免埃博拉病毒蔓延的可能性,人们的行为习惯需要发生巨大的改变。

科内说:“每种疾病都有预防的措施。但是埃博拉更难预防,因为它有悖于当地人的文化。”

避免握手可能是最容易的改变,但是即便如此还是需要外联工作者采取战略性的手段劝说当地人。

沙罗说:“我们的文化是一个友好、温暖的文化。不和村长或者老人握手是很无礼的做法。但是我们也是一个讽刺和幽默的文化。所以我们尽量不把变化说得很严重,保持微笑,让大家放轻松,因为这只是我们要传达的第一条信息。”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科内和同是社会工作者的沙罗.库梅跟告诉一个男人有关埃博拉的信息:“每种疾病都有预防的措施。但是埃博拉更难预防,因为它有悖于当地人的文化。”

科内和沙罗登上他们的本田200摩托车离开城镇。他们没戴口罩和手套。他们只带了一张破旧的海报,海报上有关于埃博拉症状的插图-一个装有尸体的棺材、一个人因发烧而浑身发抖、一位全身防护好的医生。

到达德普罗村后,他们找到了村长并问他是否可以在炙热的上午邀请村里的人来参加会议。20分钟后,大多数妇女和儿童来到村长的房子里,两位社会工作者开始了对话。他们问大家是否在电台上听说过埃博拉?他们听到了什么?

科内说:“不仅仅是改变我们跟别人打招呼或者表达感情的方式,我们必须改变行为习惯从而预防接触或者传播埃博拉病毒。因为对很多人来说,尤其是在农村,这影响到他们生存的能力。”

“我们知道这是真的”

有关预防埃博拉的主要信息之一并不是疫情从邻国利比里亚和几内亚扩散的可能性,而是如何避免通过处理或者吃丛林肉而造成新的感染。

科特迪瓦被茂密葱郁的树林覆盖,人们在那里猎捕各种各样的动物,并把它作为当地饮食的一种补充。

一些国家偶尔发生过动物将埃博拉病毒传播给人的病例,在科特迪瓦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意味着禁止食用丛林肉。

45岁的伊冯娜.苏和她的丈夫都是农民,他们有7个孩子。在预防埃博拉的宣传活动开始之前,她从没在市场上买过肉。

她说:“我的先生每天都在农田里干活,我们也设陷阱抓蔗鼠。每周两次我们都会抓到足够大的动物作为米饭和其他谷物的补充-那是我们吃的肉。现在,我们害怕吃这样的肉,因为埃博拉-我们知道这是真的。”

但是没有了蔗鼠,苏的家人没有蛋白质来补充他们的饮食。

她说:“我的先生在田里干活每天可以挣500法郎(1美元)。现在我们必须用200法郎从市场上买一把干鱼。200法郎买的鱼根本不够吃。”

关闭边界,准备床铺

科特迪瓦总统阿拉萨内.瓦塔拉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说,在过去的三年中该国的基础设施已经扩大了30 %,其中包括康复医疗服务。如果埃博拉病毒进入该国,他们有更大的能力来应对这个问题。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沙罗用一张图文并茂的海报来讲解如何预防埃博拉病毒。社会工作者们用来普及疾病知识的资源不多。

他说:“我们有一整套预防疾病的系统,从到达我们的国家、在边境、在机场和港口…我们检查体温并做一切必要的安排来应对潜在的病例。”

马恩的综合医院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帮助下, 设立了一个治疗中心。如果疾病扩散,该中心可以同时隔离治疗四个病例。医院还成立了一个埃博拉回应小组,每天接听有关埃博拉疑似病例的电话。

综合医院马恩埃博拉回应科的科长兼药剂师乔尔提巴医生说:“大多数情况是人们得知邻居发烧后惊慌失措,但是我们必须认真对待每一个电话,穿戴好我们的防护装备然后赶赴现场。”

由于资源有限,如防护制服、手套和汽油,对每一个谣言进行回应会消耗大量的人力和财力。

乔尔提巴医生说:“疫情很可怕,但是我们还要勇敢面对。如果我们的装备能够得到改善,那就更好了。”

在马恩和其他地区每日召开的埃博拉应急会议讨论政府服务、非政府组织和社区团体如何互相帮助,用最少的资源取得最大的成果。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马恩捐赠了一个帐篷,并在该国其他地区捐赠了18个帐篷,资助电台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广播,印制了2万张埃博拉海报教育人们埃博拉疾病的前兆、症状和预防措施。

政府已经确定在科特迪瓦的16个地点建立埃博拉治疗中心,从而在病例确诊后迅速进行回应。

保持警惕

科内和沙罗走访的地区很广,有时需要从马恩开车一天才能到达。虽然他们的摩托车经常没有汽油,也没有或者有很少的资金供他们在实地睡觉和吃饭,但是他们还是毫不气馁。

科内说:“马恩是与利比里亚和几内亚接壤地区的首都,目前那里正遭受埃博拉病毒的侵袭。我们是一个高危地区,因为如果我们不宣传预防的话,我们很快会在科特迪瓦看到病例,这个地区是最脆弱的。”

边防哨所已经正式关闭,这使得边境更加容易穿越。

科内说:“有的家庭在边界的一边生活,在另一边务农。或者他们在边界的两边来回放牧。正因如此,我们必须保持警惕。如果我们可以让人们听取建议,并改变行为,我们就可以预防疾病。”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科内和沙罗在马恩综合医院与乔尔提巴医生说话。作为预防措施,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帮助设立了埃博拉治疗中心。

在马恩,科内和沙罗正在结束和小学教师科内.拉萨那长达45分钟的对话。

沙罗问:“你收到短信了吗?”

拉萨那说:“收到了几次。” 然后他读出短信的内容,建议人们不要握手、帮助病人或者触摸死尸。

沙罗开玩笑地说:“我也经常收到短信。你知道吗,我们很难走访每一户人家,跟所有人讲话。但是现在我们跟你传达了信息,你应该再传达给别人– 跟你的朋友和邻居分享你今天学到的东西可以救他们的命。”

这两位社会工作者坚信他们的社会职责,埃博拉的威胁也是一个个人问题。

科内说:“每一个人,尤其是住在科特迪瓦或者有风险地区的人,必须尽其所能地预防这种疾病。”

虽然没有口罩和手套,科内和库梅还是每天挨家挨户地警告人们这种高致命疾病的危害。

科内说:“当我看到我的家人,我告诉自己这是我的动力。我要尽我所能地阻止这种疾病进入我的国家。就算有风险也值得。”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