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CEF.org新网站正在建设中。
网页内容还在更新中。感谢您的耐心,敬请稍后查看。

泰国

即时约会:手机社交应用程序如何推升了青少年艾滋病毒感染者数

安迪.布朗报道

泰国曼谷,2015年12月1日 – 耐斯特今年19岁,住在曼谷,是一名同志。同其他青少年一样,他也用手机应用程序(APP)寻找约会对象。他说:“我利用这些应用程序约会附近的男子。我不习惯刚见面就上床,而是喜欢先聊聊天,彼此熟悉一下。但我的一些朋友见面就是为了性。”

UNICEF Photo
© UNICEF Thailand/2015/Brown
耐斯特(右)和朋友杰西正在查看智能手机上的男同性恋交友应用程序。

最新报告《青少年:亚太地区艾滋病防治的盲区》指出,艾滋病毒正在该地区的青少年群体中“隐秘地蔓延扩散”。该报告由关键青年人口亚太机构间工作组(包括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报告指出,尽管艾滋病毒新增感染者人数总体呈下降趋势,但在高危青少年群体中却在上升。2014年,该地区估计有5万名15-19岁青少年感染艾滋病毒。目前,亚太地区约有22万名青少年感染艾滋病毒,新增感染主要集中在曼谷、河内以及雅加达等大城市。

冒险的行为

这种流行病在同志和双性恋男子之间的传播速度最快,手机交友应用程序的兴起无疑是一个关键的推动因素。与其前身——网络交友不同,手机应用程序是基于定位的——它们能实时显示附近的用户,从而为冲动性爱和危险行为推波助澜。这些应用程序在将青少年与庞大的潜在性伙伴网联系起来的同时,也导致艾滋病毒能够以更快的速度在更大范围内传播。

耐斯特坐在Ari一家时尚咖啡店的花园里。中产阶级的泰国学生喜欢约在这里见面,品尝卡布奇诺,消磨时光,弹琴唱歌。

与某些老朋友不同,耐斯特在公开自己的性取向方面没遇到太大困难。他说:“我十一、二岁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同性恋,从来没隐瞒过这点,在学校也没遇到什么麻烦——我的大部分朋友都是同性恋或变性人。我学习刻苦,所以老师很喜欢我。我妈妈起初很不高兴,但也慢慢接受了。”

2010年时,耐斯特通过视频聊天网站遇到了他的第一个男朋友,当时他14岁。他回忆说:“我当时住在挽甲必,我们在网上聊了两个月。然后,我来曼谷和他见面。我们在一家商场见面,然后去了附近一家酒店。”

UNICEF Photo
© UNICEF Thailand/2015/Brown
耐斯特用智能手机浏览Growlr——男同交友神器。

一年后,也就是2011年,耐斯特拥有了第一部苹果手机,并发现了手机交友应用程序(APP)。起初,他使用两款最热门的同志交友APP。但后来,他转而使用另一款比较小众的APP——用户多为外形粗犷、阳刚的男同性恋。

他说:“曼谷有很多同志。通常情况下,你登录一个APP,白天大概能联系到50个男子,晚上能有100个。其中一些人希望发展长期关系,另一些人只是为了性。你可以通过偏好进行筛选,比如他们喜欢哪种性爱。”

如果是不太熟的人,耐斯特会采取安全的性行为;但和定期伙伴,就不一定了。有一次,他在进行不安全的性行为时,意外受伤划破了自己,事后去做了艾滋病毒检测。他回忆说:“那是两年前的事了,我很紧张,花了很长时间才鼓起勇气去进行检测。我在网上查看了所有我能找到的关于艾滋病毒的信息——要是结果是阳性会有什么后果,服用ARV药物是怎么一回事。”

最终,耐斯特的检测结果为阴性,但他的疱疹检测结果为阳性。他说:“我总算松了口气,从那以后,我在进行性行为时都格外小心谨慎。”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工作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在与亚太地区的各国政府开展合作,以确保各国政府尽到保护青少年健康的义务。极易感染艾滋病毒的群体包括男同和双性恋青少年、性工作者、注射类毒品使用者以及变性人。感染艾滋病毒的青少年还面临着遭受凌辱和歧视的困境,这也会让他们打消寻求治疗的念头。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东亚及太平洋地区艾滋病毒/艾滋病区域顾问Wing-Sie Cheng说:“要解决这个问题,政府需要有关于青少年的准确数据、预防艾滋病毒感染的战略及专门针对青少年的法律和政策。这应当包括:在校园里和社交媒体上开展性教育、提供有关艾滋病毒检测地点的信息、发放安全套,以及针对青少年设计的艾滋病毒检测和治疗服务。”

在泰国,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政府合作,将艾滋病毒检测的同意年龄降至18岁以下,这样,青少年无需获得一名成年人的同意,即可获得检测服务。我们还对高危青年群体进行研究,以便更好地理解他们面临的风险,并利用研究结果呼吁政府制定专门针对青少年的艾滋病毒预防战略。

UNICEF Photo
© One Nil Hong Kong/2013
彼得·萨宾(中)与香港男同性恋者足球队One Nil的其他成员。

在中国,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社区组织通过手机交友应用程序和其他工具直接向青少年男同群体提供帮助,以推广艾滋病毒咨询和检测服务。例如,在去年的“世界艾滋病日”,我们与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和中国男同交友应用程序合作,在每位用户的个人照片旁添加了一条红丝带。这些红丝带可链接至与艾滋病毒相关的信息网站以及距离用户最近的自愿检测中心的详细信息。

环境变化

彼得·萨宾,34岁,现居香港,是一名流行音乐节目主持人(DJ),同时也是该市首支男同性足球队的创始人。他证实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报告中提到的情况。他在自己位于市中心的公寓里,戴着DJ耳机,在Skype上与我们交流。

与彼得20岁左右时相比,男同群体的社交方式有了很大变化。他说:“人们不再去同性恋酒吧和桑拿浴室,更多地使用手机APP见面。正因为如此,临时性关系陡然激增。”  

他进而指出:“用户要求‘不带避孕套’ (又称无防护的性行为)的情况并不鲜见,有的人还会使用脱氧麻黄碱。招妓也很常见,显然,这些应用程序为卖淫开辟了新场所。据我所知,有人通过手机APP见面后,还遭到了性侵。”

近些年兴起的男同交友APP可谓喜忧参半。一方面,年轻人能够更便捷地找到约会对象,和按照自己的意愿逐渐公开性取向。但它们同样带来了风险,青少年在应对这类危险方面并未做好准备。

彼得说:“手机APP全面开放了性领域。它们解放了男同,使他们勇于正视自己的性取向。但社会未能跟上技术的发展步伐,性教育也很缺乏,这使得青少年没有做好进入APP世界的准备。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在这个世界里安全地前行。”

显然,今天的青少年男同群体并不打算放弃使用交友应用程序。但对于提供更多有关艾滋病毒的知识和信息,他们可能会持欢迎态度。耐斯特说:“我在网络上看到过相关的健康信息。现在,我已经很了解艾滋病毒了,所以不需要再看这些。但对于其他年轻人来说,这些信息肯定有用。”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摄影专辑:艾滋病毒/艾滋病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