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本土解决方案

UNICEF Photo
西拉.佩特(Sheela Patel)是棚屋/贫民窟居民国际(Shack/Slum Dwellers International)的董事会主席。

棚屋/贫民窟居民国际赛琳.克鲁兹和西拉.佩特报道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旗舰出版物《2012年世界儿童状况报告:城市化世界中的儿童》于2月28日发布,聚焦城市地区的儿童。世界上有10亿儿童生活在城市环境中,而且该数字还在急剧增加之中。但是,城市内部存在着巨大差距,许多儿童无法接受教育、获得医保、享用卫生设施 —— 尽管这些服务和设施就在他们身边。本故事是反映这些儿童需求的系列报道之一。

印度孟买,2012年2月24日 —— 在努力减少城市贫困的征途上,我们迎来了一道曙光:基层组织网络不断涌现。妇女在其中发挥突出作用,促进社区乃至整个世界发生积极变化。

棚屋/贫民窟居民国际(SDI)是其中之一。自1996年该组织成立以来,我们就有幸与其合作。街头小贩、家庭作坊人员和拾荒者也有类似的组织网络。

我们认为,只有团结一致、通力合作,才能真正解决城市减贫所面临的挑战。如果我们集众力于一体,汇集知识、经验和创造性解决方案,就能采取大规模的行动。比如,肯尼亚内罗毕和乌干达坎帕拉贫民窟的居民就是印度孟买的咨询对象,他们成功说服了政府、铁路部门和国际开发贷款机构,在升级铁路系统的过程中,重新安置了约两万户居民。最终,孟买贫民窟的居民也获得了重新安置的机会,以前,他们的家离铁轨仅9米之远,列车在家门前呼啸而过,带走了许多儿童的生命。

SDI拥有成千上万的联合会员,遍布34个国家的各个城市,旨在为人们提供体面的住房和基础设施,通常他们会寻求与当地政府合作。而这需要很长时间的组织、动员和关系建立。最开始,妇女们组成集合团体,通过汇集存款,为彼此提供贷款,从而保证家家有其食,病者有其医,劳者有其岗,子女有教育。他们还会适时地检查周围的状况,并确定各自所需。

UNICEF Photo
赛琳.克鲁兹(Celine d’Cruz)是棚屋/贫民窟居民国际的协调员。

而重中之重则是租住权的保障。儿童需要一个像样的家,需要有玩耍的地方和为他们提供安全感的邻里。他们需要干净的水和厕所,从而使年幼的孩子不用再排队,少女不再被骚扰。如果获得了租住权的保障,满足这些需求会相对容易。也让儿童不用再面临巨大压力或失去机会。因为如果没有租住权保障,他们随时都面临着被强行逐出或家园被拆毁的威胁。也意味着妇女和儿童必须在其住所附近工作,以防随时被驱逐。而儿童甚至还充当“跑步信息员”:一旦发现拆迁队,就奔跑着告诉父母和邻居;在家园被摧毁时,他们争相保护卑微的家产,否则一切都会被警察带走。生活在随时被驱逐的恐惧下,任何家庭所拥有的一切资源最终都会化为乌有。但如果租住权保障成为可能,儿童就能步入校园,父母也会更有信心,愿意为适当的住房而投资。

在这里,基层网络的经验也非常有启发性。SDI工作的一个基本要素是:让一切无形的变得难以忽视。对于生活在马路旁、桥梁下和荒地上的“非法”居民,城市往往没有数据记录。人口普查时,这些人不会被包括在内,他们没有投票权,其子女出生时,也没有记录。但是,如果通过安置文件和家庭身份档案,对这些人口进行统计,就会明确地发现,他们有着收入不菲的工作,为促进城市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完全有资格成为城市公民。这些文件还记录了每个家庭的儿童,因此,能够帮助确定需要免疫和教育的人数,以及在职人口数量及其工作种类。这一统计过程除了作为基本组织工具,还能促进保障租住权和服务的谈判。对于儿童,这个过程还有另一益处:看着父母尤其是母亲,为改善生活和环境而进行集体谈判,这是儿童社会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显然,这些网络无法够解决所有儿童的问题。但在努力保障儿童权利的过程中,他们是重要的盟友,在确保儿童有安全可靠的家园和邻里时,承担着重要的基础性工作。这些组织网络能够弥补正式的城市发展世界和城市贫困群体之间的差距,促进有利于其会员的解决方案。 从工作中我们得知,太多情况下,在贫困社区,都是外人为其设置发展重点。 而真正的盟友和伙伴关系意味着:共同决定。

西拉.佩特是SDI的董事会主席。与印度非政府组织玛西拉.米兰(Mahila Milan)、全国贫民窟居民联合会(National Slum Dwellers Federation)及促进地区资源中心协会(SPARC)合作。SPARC成立于1984年,旨在解决孟买的马路居民所面临的问题。赛琳.克鲁兹是SDI的协调员。SPARC的创始人之一。她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为印度的马路和贫民窟居民的权利而工作,帮助孟买的贫困妇女以集体谈判的方式,为家庭争取住房、教育和医疗服务。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