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宁

贝宁遭到剥削的童工和弱势儿童享受童年的另一个机会

亚历克斯.杜瓦尔.史密斯(Alex Duval Smith)报道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旗舰出版物《2012年世界儿童状况报告:城市化世界中的儿童》于2月28日发布,聚焦城市地区的儿童。世界上有10亿儿童生活在城市环境中,而且该数字还在急剧增加之中。但是,城市内部存在着巨大差距,许多儿童无法接受教育、获得医保、享用卫生设施 —— 尽管这些服务和设施就在他们身边。本故事是反映这些儿童需求的系列报道之一。

贝宁科托努,2012年2月24日 —— 14岁的面包销售员霍诺瑞里.诺加梅迪基(Honorine Noudjèmèdji)自如地穿行在当托帕(Dantokpa),当托帕是贝宁商业之都的最大市场之一。她的头上顶着托盘,码放在托盘上的面包与顾客们的视线齐平。

视频:2012年2月4日 ——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记者苏珊娜.波克斯(Suzanne Beukes)报道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如何帮助贝宁弱势儿童。  在Realplayer中播放

 

霍诺瑞里是世界上成千上万生活在贫民窟及其他恶劣城市环境中儿童之一。有证据表明,城市化正在加速,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弱势儿童将在城市和城镇成长,但是他们往往无法享受卫生和教育服务。

贝宁是个经济疲软且边界设防不严的国家 —— 存在成千上万被贩卖的儿童以及更多被剥削的童工。据了解,该国约有60万儿童是童工,其中许多人位于科托努这样的大城市。

童工的临时庇护所

如果霍诺瑞里一天可以售完整整两满盘面包,面包店主会支付她600中非法郎(1.20美元),这是销售价格的10%。但是最近,霍诺瑞里因抽出时间学习,一天仅能售完一盘面包。

她去附近一个由姊妹慈幼会运营的中心学习。霍诺瑞里来到中心,把面包盘放在凳子上,然后在写满单词的黑板附近坐下来开始学习。在那里,她正学习读写,并掌握一些有用的技能,如:缝纫和珠饰。

“我从未上过学,但我想上学。”她说,“我认识去上学的孩子。我不知道他们在那里做什么,但上学似乎不错,有点像在这里。在这里,我学习认字、缝纫。”

课堂就设在一个简单的、经过改造的集装箱中 —— 这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贝宁资助的三个临时庇护所之一。在街头工作或露宿街头的儿童可以毫无顾忌地在这个中心学习、玩耍或睡觉。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贝宁儿童保护官员玛丽.查比(Mary Chabi)表示,这是“享受童年的第二次机会。”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在贝宁波多诺伏,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诸如鲍思高(Don Bosco)及姊妹慈幼会(Salesiane Sisters)等组织的工作,旨在帮助露宿街头的儿童、儿童虐待事件的幸存者及儿童非法交易的受害者。

儿童有人权

童工的权利往往被剥夺 —— 许多童工自始至终并不知道他们拥有权利。临时中心旨在改变这一现状。

“他们不知道他们有上学的权利、温饱的权利、以及受保护的权利。”查比女士说,“当他们来到这个中心时,他们才开始意识到自己失去了很多,他们有权规划自己的未来,生活中他们不需要成为被他人剥削的人。”

此外,家长也必须了解儿童所拥有的权利。

“许多家长也不知道其子女有人权,”查比女士还表示,“他们把孩子视为自己的财产。他们并不知道孩子需要学习。”

推广工作人员克劳迪.博海索(Claudine Bohissou)认识霍诺瑞里已有两年。“她第一次来是与姐姐一起,之后不久就没再看到她。后来,她被指责在家中偷窃,所以跑到这里来,以躲避兄弟的殴打。现在,她经常来这里。但她得卖面包,因此从未停留太久。”

博海索(Bohissou)女士曾试图说服霍诺瑞里带她的母亲来中心。

“我们尽一切所能,争取与父母、监护人或老板交流,试图让他们相信儿童接受一些教育或培训所带来的好处。但也有令人失望的事情。最近,一个经常来中心的女孩却没再出现。我了解到,她被送到一个村庄与人结婚。她才12岁啊。”

认识教育的重要性

当博海索女士准备珠饰课程时,一个怒气冲冲的女人冲进了中心。她是霍诺瑞里的母亲珍妮特.欧莱葛巴耶(Jeanette Olègbèyè)。

博海索女士这是初次会见霍诺瑞里的母亲,从欧莱葛巴耶女士的言词判断,她希望她女儿重回市场,头顶托盘卖面包。

当欧莱葛巴耶女士听到对她佩戴串珠项链和手镯的称赞时,她的怒容渐渐消失。这些是霍诺瑞里在中心为她做的。

她承认:“自霍诺瑞里来到这里之后,她的行为有了巨大改善。她能更好地看管钱。她现在还可以写出1、2、3、4、5,等等…当我问她在哪里学会了这些东西,她回答到‘在我去的那个地方’。因此,我必须承认这似乎是件好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