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门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为滞留在也门的年轻非洲移民倡导权利

UNICEF Photo
© UNICEF Yemen/2010/Gudmarsson
去年以来,3000多名移民滞留在也门的哈拉德,其中很多是儿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一直在倡导他们的权利。

塞文.H.古德马尔森报道

也门哈拉德,2011年2月1日–国际移民组织(IOM)一位戴着蓝帽子的官员对人群说:“请大家排成一队,耐心等待。” 他在也门西北地区一个边界小镇哈拉德的遣返中心里管理非洲移民的登记手续。

大约30个男人挤进中心的大门,在进行登记的大帐篷前排好队。有些人对回国感到兴奋不已,但是大多数人看上去都很疲惫和悲伤,因为他们过去几周的征途充满了危险和艰辛。

危险之旅

队伍中有两个埃塞俄比亚男孩:来自瓦拉巴博的17岁的穆罕默德(Mohammed)和来自科罗的16岁的哈桑(Hassan)。

受够了失业和暗淡的前景,这两个男孩各自决定踏上漫长且危险的征程,来到沙特阿拉伯以寻找更好的生活。他们从邻居和朋友那里借了一些钱,在一条载着70个其他移民的小船上找到了一个地方,便从吉布提来到了也门。

穆罕默德说:“一路上我都非常害怕。周围一直是漆黑一片,海浪很大,海水不停地流进来。我们最后上岸的时候有很多人在岸上等着我们。他们掏我们的口袋,把我们仅剩的钱都拿走了。我以为他们要杀了我。”

身无分文地被困在一个陌生的国家,这两个男孩步行了大概400公里到达了沙特边界。哈桑回忆说:“我们敲各家各户的门要饭吃。大多数的人都很好。如果他们有吃的东西,他们就分给我们一些。”

UNICEF Photo
© UNICEF Yemen/2010/Gudmarsson
两位来自埃塞俄比亚的年轻移民,哈桑(Hassan)和穆罕默德(Mohammed)向国际移民组织在也门的工作人员询问有关遣返归国的建议。

被困在陌生的土地

穆罕默德和哈桑从没到达沙特阿拉伯繁华的城市。相反,他们在边界上被沙特警方抓住,在牢房里度过了几天之后被遣返到也门。哈拉德萧条的街道现在是他们的家。有时他们就睡在街边一个当地的清真寺里。

穆罕默德说:“我没有毯子,只有身上的衣服,所以晚上的时候我觉得很冷。”

多年来,也门一直是像穆罕默德和哈桑这样的移民和非洲之角的难民的主要过境路线,这条路线通向沙特阿拉伯和其他富有的海湾国家。然而在最近的几个月里,沙特阿拉伯封锁了和也门的边界,与此同时驱逐非法的移民。
除了被驱逐的移民外,从非洲来的新移民也源源不断地涌入。结果,在过去的几周内,超过3000名非洲移民滞留在哈拉德地区。在经历了漫长和艰辛的征程后,他们当中很多人的健康状况都很差。自八月以来,据报道已经有30人死亡。

“悲叹之门”

20岁的埃赛俄比亚人阿瓦尔.伊德里斯(Awal Idris)也在国际移民组织的遣返中心等待着登记。他对来到也门的征程充满了痛苦的回忆。他和其他120个移民挤在一条小船上,他目睹身边的人死于脱水和过度疲倦。

他用颤抖的声音解释说:“我们被迫把死尸扔到海里。”

当船靠近也门海岸的时候,一名与阿瓦尔同船的人不得不带着绳子游上岸。其他的人也跟着游上了岸。

UNICEF Photo
© UNICEF Yemen/2010/Gudmarsson
一名来自埃塞俄比亚的年轻移民阿瓦尔.伊德里斯(Awal Idris)说:“我们被迫把死尸扔到海里。”

阿瓦尔很幸运,他活下来了。许多船只拥挤不堪,摇摇晃晃,没有到达分隔红海和亚丁湾的曼德海峡,这个海峡被恰当地形容为“悲叹之门”。二月的第一周,两条载着非洲移民的船在也门海岸翻船了,至少80人被淹死。

有效的倡导

自10月份以来,各人道主义组织,包括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一直在努力帮助滞留在哈拉德的非法移民。大多数的移民获得了住所、食物和医疗援助。那些没有通过联合国难民机构寻求庇护的人在国际移民组织的帮助下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大约1500人已被遣返归国。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为哈拉德遣返中心提供安全饮水;为当地儿童保护中心提供帐篷收容妇女和儿童;并在与也门政府的密切合作下为移民安排社会心理支持。

最重要的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还为移民人口中无人陪伴或失散的未成年人倡导权利。结果,他们中大概有160人获得了临时的照顾,并被遣返回国与家人团聚。这些儿童中有大概75人曾被关在塔兹和荷台达的监狱里。经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大力倡导努力,他们才得以被释放。

回到家乡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也门的贾达.卡查齐(Ghada Kachachi)说:“我们很震惊地发现这些孩子被关在监狱里,也门政府也没有意识到他们身处的困境。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伙伴们采取了广泛的行动,从而确保他们可以被立即释放并为他们提供照顾。与此同时,我们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埃赛俄比亚和尼日利亚的办事处进行协调,帮助他们返回家园。”

穆罕默德和哈桑仍在等待着回家,他们希望他们可以很快与家人团聚。对他们两个人来说,未来还不确定。在理想的情况下,他们希望能够完成学业,并找到稳定的工作,但是埃塞俄比亚的经济形势为实现这些计划罩上了疑云。

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两个男孩都不想再重复过去几周的痛苦经历。哈桑说:“我宁可呆在埃赛俄比亚的家里,也不愿意在也门饿死。”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