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

现场日记:在苏丹,久久期盼踏上返回南苏丹的归途

UNICEF Photo
© UNICEF Sudan/2012/Khanna
孩子们在一艘准备从科斯提(Kosti) 小站出发的驳船上,等待起航。这艘船将沿尼罗河航行到达南苏丹。

By Priyanka Khanna

南苏丹独立 6 个月后,仍有数以千计的南苏丹人滞留在苏丹,盼望踏上返回南部家乡的旅程。据联合国估计,大约有 70 万南苏丹人目前滞留在苏丹,迫切希望在 4 月份截止期前离开苏丹。记者朴雅卡.坎纳在苏丹一个主要的出发站 - 科斯提小站报道这些南苏丹家庭的情况。

苏丹科斯提,2012年2月1日 —— 抱在手上的这个破旧的玩具娃娃,是18 岁莎碧娜.萨尔萨最好的朋友杰奎琳在离开时留下的。

萨尔萨、杰奎琳和她们的家人于2011年 月来到科斯提,等待返回新家园 —— 南苏丹。12 月时,杰奎琳终于搭上了一艘驶往南苏丹首都朱巴的驳船,尽管这艘船拥挤不堪。

萨尔萨说:“我多么希望杰奎琳可以和我在一起。但是现在她走了,我不知道她在哪里,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走。”

萨尔萨只是数以千计的南苏丹人中的一个 ——约9000至14000人 —— 正在这个主要的出发小站,忍受煎熬。这个港口只能容纳2000人,目前所有的设施都大大超过了负荷。

人群以极其缓慢的速度移动,在这里及其他出发点,数以千计的人困于这样的窘境。

前途未卜

在南苏丹独立6个月后,大约有70万南苏丹人还滞留在苏丹。根据喀土穆设定的截止期限,很多人将失去或者有可能失去苏丹国籍,这些人需要在2012年4月8日前取得南苏丹国籍。他们别无选择,必须返回南部取得适当的证明文件。南苏丹人如果希望继续在苏丹生活,就必须要取得南苏丹国籍和在苏丹合法的居住身份。

UNICEF Photo
© UNICEF Sudan/2012/Khanna
18 岁的莎碧娜.萨尔萨坐在尼罗河畔。她是无数拥挤在苏丹科斯提的小站、经历漫长等待的南部人之一。

他们中的一些人在证明自己应该获得苏丹国籍或者南苏丹国籍时,遇到很多困难。无法提供适当证明文件的人,在居住国没有合法的身份,可能无法得到保护、无法享受服务并有可能受到处罚。

联合国机构正在呼吁两国政府间建立流程,使得南苏丹人可以更容易地取得南苏丹公民身份,以及在苏丹生活和工作的许可。

同时,非政府组织和联合国机构 —— 包括国际移民组织 (IOM)、联合国难民署 (UNHCR)、世界粮食计划署 (WFP) 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 正在积极利用有限的资源满足旅客的需求。

严重短缺

在科斯提的人正在面临重重困难,很多新生儿起的名字是“米娜”或者“拓布”,米娜的含义是港口,而拓布的含义则是劳累 —— 这些都反映了他们的困境。

“这里急缺水、食品、毛毯、医疗卫生… …在这里的等待耗尽了家里的所有积蓄。”社区负责人斯蒂芬.巴蒂迪 (Stephan Badidi) 说。

小孩子们忍受的要更多。没有正规的学校,孩子们无法得到教育并且很多人染病。2 岁的多纳.西蒙 (Dona Simon) 八月份病倒了,目前正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的营养中心接受治疗。
那些能够在国际移民组织所支持的驳船上找到一席之地的人,会松一口气。

“我知道开始一段新生活不会一帆风顺,但是我满怀希望。”40 岁的母亲瑞格纳.奥卡格说,她是驳船上的一位安全志愿者。她说:“我会像这里的营地小组小组一样,建立一些妇女小组。”

UNICEF Photo
© UNICEF Sudan/2012/Khanna
孩子们在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设立在苏丹科斯提的儿童友好中心中尽情地歌唱、舞蹈。

当然,她也面临一些棘手的事情。旅程超过3周,驳船上挤满了超过2000人。

在最近一次航行中,有两名儿童丧生,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的非政府组织已经开始治理驳船的安全,卫生条件和饮用水的安全。对于最脆弱的人员,将通过航班飞往朱巴以避免在旅程中发生危险。12 岁的维多利亚.帕特里斯被确诊为疟疾和伤寒,在出发前,被从驳船运送的名单中划去。

片刻的轻松

大家的沮丧情绪显而易见,尤其在最近南苏丹种族冲突相关报道之后。

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社区成员们建立的儿童友好中学提供了一个短暂放松的场所。这里为孩子们提供了一个玩耍、绘画、歌唱和学习的安全环境。

30岁的哈南.约翰说:“我把自己的孩子带到这里,而且也让我周围邻居的孩子们都来到这里。”

这里可以给予在科斯提的人以希望!

莎碧娜最新报名成为了儿童友好中心的志愿人员,负责照料孩子们以确保不发生意外。她说:“只要一起努力,什么困难都能够克服!”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