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旺达

卢旺达将关闭所有儿童机构并改善儿童保育系统

珊莎.布鲁门(Shantha Bloemen)报道

卢旺达基加利,2012年7月30日 —— 三年前,爱思特(Esther)被带到木珀尔.贝发(Mpore Pefa)家中。当时,她仅是一个出生几个小时的婴儿,赤裸的身上鲜血淋漓。一个名叫拉里(Larry)的男人在田里发现了她。她可能是附近某所学校的学生诞下的婴儿——但这只是人们的猜测,谁都不知道实情。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通讯员苏珊娜.波克斯(Suzanne Beukes)报道卢旺达关闭所有儿童福利机构、为儿童提供家庭式照顾的宏伟计划。 在Realplayer中播放

卢旺达正从过往的冲突中逐渐恢复,努力重建社会秩序,爱思特也在这关键的过度时期找到了新家。卢旺达制定了一项宏伟的计划,即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支持下,关闭34个儿童收养机构,并为住在里面的3153名儿童找到新家。而爱思特是该计划最先惠及的儿童之一。

更重要的是,卢旺达将加强家庭凝聚力,使儿童不再被遗弃。

关闭儿童机构

三个月前,爱思特离开了木珀尔.贝发。她的新父母吉尔伯特(Gilbert)和普罗维登斯.穆文达塔(Providence Mwenedata)夫妇说,只过了一两天,她就适应了这个位于基加利郊区的宽敞新家和周围的环境。这个新家里,还有另外两个孩子,六岁的格罗里亚(Gloria)和三岁的格拉迪斯(Gladys)。

“刚来第一天,她几乎不怎么说话。”穆文达塔先生说,“第二天,我送她去新学校的时候,她一直不停地哭,直到我告诉她,我们会回来接她。心灵的纽带让这个过程变得容易许多。我们爱她,她也爱我们。我们的女儿也做好了迎接这个新妹妹的准备。”

心理学家韦迪威.咖朗格瓦(Vidivi Karangwa)帮助爱思特适应了穆文达塔的新家。她就职于“儿童的希望与家园(Hope & Homes for Children)”——一个有着全球去机构化经验的非政府组织。该组织是卢旺达政府、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他儿童权利组织的合作伙伴,致力于改善儿童福利、消除儿童遗弃。

与该国许多其他孤儿院一样,木珀尔.贝发在1994年的种族屠杀之后不久对外开放。据估计,约80万人被杀害,数十万儿童失去了父母。卢旺达孤儿院的数量从1979年的4所增加到了2011年的34所。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三岁的爱思特微笑着,现在她与吉尔伯特和普罗维登斯.穆文达塔夫妇及他们的两个孩子住在卢旺达基加利市郊的家里。

木珀尔.贝发是第一批被关闭的孤儿院之一,直到最近里面还住着50名儿童。“儿童希望与家园”的项目负责人艾帕弗洛迪特.纳萨比曼娜(Epaphrodite Nsabimana)说,关闭孤儿院能节约一定的成本。“在儿童机构,抚养每个儿童每天的成本约3000卢旺达法郎(约5美元),而同样的费用足够养活一个有6个孩子的标准家庭。”

寻找家人

国家儿童委员会(National Commission for Children)执行秘书翟娜.妮拉姆巴卡马(Zaina Nyirambakama)说,许多人认为,除了将被遗弃的儿童送往孤儿院,别无其他选择。但经调查发现,孤儿院里70%的儿童父母健在,或有近亲愿意接纳他们。

在“儿童希望与家园”机构联络伊拉科兹.普切利(Irakoze Pulcherie)女士之前,她一直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四岁的孙女柯思雅(Kesia)。

“我第一眼看到柯思雅时,真是百感交集啊。”普切利女士说。柯思雅有营养不良的症状,而且走路一瘸一拐,她需要穿特殊的鞋子,而孤儿院由于资源不足,无法给她提供。“见到她,我非常高兴,但是看到她生活的条件,我心疼极了。一开始,他们希望我在孤儿院多与她相处,让她慢慢习惯,但是第一天刚结束,她就舍不得离开我了。”

改革整个系统

国家儿童委员会预计,关闭全国所有的儿童收养机构,大约需要两年的时间。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其他儿童福利机构的支持下,卢旺达政府正在培训更多的社会工作者和心理学家。并计划在每个行政区建立网络,帮助确认可能被遗弃的儿童,并为那些没有亲人的儿童找到新家。

“我们做出了承诺——连总理都领养了一名儿童。”妮拉姆巴卡马女士说,“我们不会匆匆忙忙地关闭所有孤儿院。而是要确保为所有儿童找到永远的新家。”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卢旺达代表诺阿拉.斯金纳(Noala Skinner)表示,该计划不只是‘去机构化’。“我们着眼于整个儿童保育系统,从而建立坚固的系统,确保现在或未来有良好的转诊机制,防止儿童被遗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