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

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障碍墙让阿布迪斯(Abu Dis)儿童每天的上学之路成了艰苦之旅

UNICEF Photo
© UNICEF OPT/2012/ Ennaimi
卡里么.卡提布老师在去学校的路上,需要护送一群4-5岁的儿童穿过以色列控制的检查站,带领他们逐个穿过钢铁转门和电子探测仪。

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东耶路撒冷,2012年7月23日——卡里么.卡提布(Karimeh Khatib)每天早上6点起床,担心着接下来的工作旅程。

她已经在东耶路撒冷的康博尼(Comboni)修道院学前教育中心当了20年的教师。但在两年前,她每天去学校的路程从简单的10分钟步行变成了一个日常考验,她需要护送一群4 – 5岁的孩子通过以色列控制的检查站,检查站两边都需要乘坐巴士。

其中的一名学生,5岁的巴图尔(Batul)解释了这一过程。“每天我们将书包放进X光机器进行检查,然后自己通过转门,这样士兵才会让我们去上学。”

绕远路

障碍墙将东耶路撒冷与约旦河西岸的其他地区分隔开来,环绕着康博尼修道院幼儿园。虽然幼儿园仍位于障碍墙的耶路撒冷一侧,却被隔离在许多老师和学生居住的阿布迪斯村庄之外。

现在,孩子们每天早上上学都需要绕远,在通向耶路撒冷的检查站前,还需要经过漫长的排队等候。这一旅程通常需要一个小时,但也可能会更久。

在徒步穿越检查站时,卡提布女士不得不带着学生,逐个通过钢铁转门和电子探测仪,有几个小女孩对此感到非常害怕。“通常在检查站都有一些问题。”45岁的卡提布女士说,“有一次,我的手臂被转门卡住了,我总是担心这种情况也发生在某个孩子身上,或者他们的手被卡在机器里。”

UNICEF Photo
© UNICEF OPT/2012/ Ennaimi
障碍墙环绕着康博尼幼儿园,将许多老师和学生居住的巴勒斯坦村庄隔离在外。

这一状况导致学生的入学率下降。2010年,该幼儿园有56名学生来自障碍墙的约旦河西岸一侧。今年仅有7名。“每个月,检查站两边的巴士费用为300谢克尔(约74美元),许多家庭负担不起。”卡提布女士说。她还说,许多父母担心,小孩每天两次穿越检查站,对他们是否安全。

降低标准

以色列称,障碍墙是出于安全原因的需要。但是,障碍墙没有沿着“绿色线”建,而是建在巴勒斯坦领土上,因此,2004年国际法庭在一份咨询意见中宣布其路线非法。

障碍墙高7米,由坚实的水泥和金属构造而成,环绕着幼儿园和操场。“障碍墙是不适宜儿童的环境。”管理幼儿园的一名意大利修女说。

修女们在墙角涂上了五颜六色的卡通人物,希望孩子们会感到自在一些。但是最近以色列安全部队进入幼儿园,再次加高了障碍墙。

负担不起去修道院幼儿园的车费的家长们表示,他们会降低子女教育的标准。“阿布迪斯的许多幼儿园很脏,而且人满为患。”卡提布女士说。她还补充道,有个幼儿园甚至没有资金建厕所。

由于机会有限,短期内阿布迪斯儿童的现状将不会有任何改变。

“明年就没有来自约旦河西岸一侧的学生跟我去上学了。那边的学生没有一个过来报名。”卡提布女士说,“不能让这种现状再继续下去了。孩子们的教育和未来应该得到保护。”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