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儿童免受暴力、剥削和虐待

夹缝地带使巴勒斯坦儿童生活动荡,教育中断

UNICEF Photo
© UNICEF OPT/2012
对于居住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阿.赛法尔(Al Seefer)希伯仑的儿童而言,步行15分钟的上学路程,却经常被在检查站长达一个小时的等待打断。

凯瑟琳.韦博尔报道

巴勒斯坦被占领土阿.赛法尔(Al Seefer)希伯仑,2012年5月16日—— 每天破晓时分,卡里尔(Khalil)就早早起床,匆匆赶往学校。尽管从家到学校步行仅15分钟,14岁的他却不知道真正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最终到达学校。从他家通往沂蒙内兹(Imneizil School)学校的路上,需要经过以色列人驻守的贝特.雅迪尔(Beit Yatir)检查站,从而使这15分钟的路程变成可能长达一个小时的等侯。

“不管我起多早,上学却总是迟到,这给我极大的压力。”卡里尔说。

每天,他和另外17名巴勒斯坦儿童(年龄从6至14岁不等)要经过该检查站两次。所有儿童都必须在一间小屋里排队经过磁扫,以色列安全部队会检查每个书包,有时甚至以安全原因为由让他们脱去衬衫。

艰难的上学之路

尽管这些学生在通过检查站时,尽力结成一个团队,但是年龄最小的儿童仍然感到恐惧无比。

“有时我梦见顺利通过了检查室,而且上学从来都不会迟到。”在等待以色列官员检查她的粉色小书包时,11岁的阿米娜(Amina)说,“有时,我们必须在检查站等待长达一个小时,却看见定居者开车顺利通过,畅通无阻。”她补充说。

UNICEF Photo
© UNICEF OPT/2012
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通往沂蒙内兹学校(Imneizil School)的道路旁,几个定居点一字排开。“有些定居者开着车,与我们擦身而过。有好几次,我们都不得不跳到路外面。”一个学生说。

阿米娜的哥哥卡里尔表示,他对这个过程感到厌倦。“大部分士兵都能叫出我的名字,”他说,“我不理解为什么他们都已经看过我的出生证明数百次了,却总是要看。”

通往检查站的路旁有几个定居点,儿童们在去检查站的路上,也是压力重重。“有些定居者开着车,与我们擦身而过。有好几次,我们都不得不跳到路外面。”11岁的拉娜(Rana)说。

生活在“夹缝地带”

在约旦河西岸南部的阿.赛法尔的一个小村庄里,居住着包括卡里尔和家人在内的50个巴勒斯坦人,其中有18名学龄儿童。阿.赛法尔位于“夹缝地带”,即一个禁区,一边是约旦河西岸划定以色列界限的“军事分界线”,另一边是以色列以安全原因为由建立的屏障。屏障并没有沿着军事分界线而建,有些段落分布在巴勒斯坦领土内,从而产生了近8000名巴勒斯坦人居住的飞地,与约旦河西岸的其他地区隔离。

这些家庭必须申请以色列许可证,才能继续住在他们自己的家里。没有许可证,亲属就无法前往拜访,而许可证很难获得。

这些家庭被禁止离开狭小的飞地,除非他们徒步经过通向约旦河西岸障碍区的检查站。无论何时,如果家里有人需要出去购买食物、工作、上学,甚至去医院,都必须经过漫长的等待,有时长达数小时。卡里尔说,他为85岁高龄的奶奶感到担心,奶奶的健康每况愈下,让这一旅程难上加难。

家庭生活贫困不堪。到了晚上,孩子们聚集到一起,相互取暖,地上直接铺着薄薄的床垫,他们就睡在上面,而所谓的房子,也只是光光的四面混凝土墙,加上渗漏的屋顶。房子里既没有电,也没有自来水,卡里尔和他的9个兄弟姐妹借着微弱的烛光写作业。

他们的父亲穆斯塔法(Mustafa)则在一旁监督。“我希望所有的孩子都能接受教育,”他说,“他们不停地告诉我,他们宁愿辍学也不想穿过检查站,但是我不同意。我希望我的孩子们的生活能有所改善。”

*所有人名均系化名。


 

 

回到正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