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内亚比绍

几内亚比绍的一位被切割生殖器的受害者呼吁彻底废除这种传统习俗

UNICEF Photo: Guinea-Bissau, FGM
© UNICEF Bissau/2007
保护妇女权益的倡导者和国会议员恩赫玛.希思讲述了她被切割生殖器的经历,呼吁废除这种使妇女受到严重伤害的习俗。

西尔瓦纳.季若莱拉报道

几内亚比绍的首都比绍,2007年11月13日。今年42岁的恩赫玛.希思,八岁的时候被切割了生殖器官。她说:“我永远也忘不了被切割的那天所遭受的痛苦和伤害。”

她被带到首都比绍她的姑姑家。她回忆道:“当时我们五个女孩排队站在一个关闭的屋子前面。没人知道在那个屋子里会发生什么。我们完全被蒙在鼓里。当轮到我进屋的时候,我看到另外的四个女孩在房间的角落里哭泣,身上血流不止。”

她接着说:“我吓坏了,想马上逃出去。一个女人一把抓住了我,把我按在一个小凳子上,一把劈开了我的双腿。在我明白过来之前,那个女人已经把我的生殖器官切割完了。”

一直监督手术过程的希思的姑姑让她不要哭,并告诉她“只有女性生殖器官被切割后,她才能找到丈夫并得到幸福的婚姻。”

持续的痛苦

现在,作为妇女权益倡导者的希思女士,于2005年被选为国会议员。她对那段痛苦的经历仍然记忆犹新。她补充道:“我的丈夫和我结婚已经25年了。” 尽管她生殖器官上的伤口已经被修复,但是她至今仍然感到深深的痛苦。

“我的第一个孩子只活了24小时,”希思女士说。“由于产后大出血,我在医院住了20天。”

多亏希思女士有能力到国外得到了医疗上的帮助,使她生育的另外三个孩子活了下来,这对于大多数几内亚比绍的妇女是不可能的事情。

植根于传统

在几内亚比绍有成千上万的女孩和妇女成为这种习俗的受害者。这种被众多民众深信的,深深植根于传统的习俗,来源于对伊斯兰教的信仰。但是一些在社区层面上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就社会发展问题进行过合作的伊斯兰组织指出,这种习俗并不是伊斯兰宗教的要求。

UNICEF Photo: Guinea-Bissau, FGM
© UNICEF Bissau/2007
作为女孩成年的传统仪式的一部分,切割女性生殖器官这种习俗给女性带来了终生不可恢复的伤害。

作为女孩成年礼的一部分,切割女性生殖器官包括切割部分或全部的女性外生殖器官。这给女性带来了无法挽回的、终生的健康危害。这种后果包括性心理障碍,性功能紊乱和难产。

在几内亚比绍,切割女性生殖器官主要针对6至14岁的儿童和未成年人,而最近也有对女婴进行生殖器官切割的报道。

来自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其他组织的支持

希思女士致力于废除切割女性生殖器官这种传统习俗的斗争,她说:“我不害怕。我将不断斗争直到这种习俗被废除。这个剃刀片给女性生活带来了超出身体创伤之外的痛苦。”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内战之前,国家反有害习俗的委员会 — 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人口基金,国际计划和其他组织的帮助下 — 与当地非政府组织合作,开展了认识切割女性生殖器习俗的活动。

由于政局不稳,以及缺乏财政支援,这些活动没有能够坚持下去,但是政府已经表明了解决问题的意愿 — 现正开展一个全国共同商讨关于切割女性生殖器官问题的活动,该活动由当地非政府组织,社区团体和宗教组织共同组织合作参与。

“需要一项立法”

与此同时,希思女士和国会的其他成员已经在起草一项声讨这一有害的传统习俗的议案。这项议案已经提交给了议会的议长,并已被列入下届国民大会的议程。

希思女士说,“我知道法律本身无法改变几内亚比绍的这一根深蒂固的文化习惯,但是我相信制定一项法律是必须的。”

她指出当地政府不得不批准建立特殊的“临时棚屋”用来实施切割女性生殖器官的手术,这些“临时的棚屋”通常建在灌木丛中。另外,当局已经认识到数以百计的年轻女孩不得不学数月来参加这种仪式并进行身体上的康复,由于她们遭受的外伤,有的女孩将再也无法返回校园。

希思夫人坚定地说:“必须废除这个习俗。”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