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果民主共和国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主任访问刚果民主共和国期间关注预防小儿麻痹症以及结束暴力

内尔雅.瓦尔特报道

2011年3月7日,刚果民主共和国戈马 - “这种疫苗可以让我的女儿健康成长,”年轻的刚果母亲阿米娜塔说,“看起来真是简单,太不可思议了。”上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主任安东尼.雷克访问刚果民主共和国首都金沙萨,阿米娜塔把三岁的女儿带到金沙萨的巴伦布健康中心接种小儿麻痹症疫苗。

视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记者尼亚加.塞克报道,执行主任安东尼.雷克在访问刚果民主共和国期间,重点视察了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资助的儿童健康及保护项目。  在Realplayer中播放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1-0336/Asselin
执行主任安东尼.雷克(中)在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资助的刚果民主共和国金沙萨的巴伦布母子健康中心产科病房探访一位母亲及其刚出生的孩子。最左边的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地区主任詹弗兰科.罗蒂格里阿诺。

雷克先生在访问期间,看到社区保健工作人员如何每天提供高质量的医疗保健服务,自从一月份以来在首都已经登记报告了好几例小儿麻痹症病例。

“没有什么威胁比防止如今的小儿麻痹症复发更迫在眉睫,”他说,“不只是因为它威胁到刚果民主共和国无数的生命以及人民生活质量,还可能使我们在全球消除小儿麻痹症方面所取得的成果付诸东流。我们有能力击败小儿麻痹症,正是因为我们能,所以我们必须这样做。”

在过去的14个月中,全国共报告近120例小儿麻痹症病例 - 受影响的主要是与安哥拉接壤的三个省。虽然小儿麻痹症通常只影响幼年儿童,但是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成年人也受到威胁。今年初以来,已经有9人受到感染。

行为人问责制度

在与总理及健康部部长的会晤中,雷克先生强调了政府在杜绝这种致残型疾病中发挥的关键作用。他还前往冲突不断的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亲眼目睹了武装冲突给儿童和妇女带来的影响。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1-0351/Asselin
前童兵在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资助的刚果民主共和国戈马的CAJED临时安置中心上英语课。这些前童兵通常在该安置中心待3个月,然后再和家人团聚。

在北基武省的戈马,他访问了“治愈非洲”(HEAL Africa),这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应对性暴力方面的一个非政府合作伙伴。“很多女孩和妇女遭受强奸和虐待后幸存下来,”雷克先生说,“却受到所在社区的冷落和排斥。那些实施侵犯的犯罪分子却很少被绳之以法。跟她们聊天的时候,她们面向未来的勇气和决心让我深受感动。”

根据刚果宪法以及国际法的规定,性暴力以及招募童兵都是犯罪行为,但是行为人问责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却面临很大的挑战。

全方位的应对措施

“有一天,他们来到我们的村庄。他们杀死了我的父母,把我带到他们的营地。我们到了以后,他们给我一支武器,从那以后,我就成了一名士兵,”16岁的科奈依说。在卢旺达解放军叛军部队熬了两年以后,他终于成功逃脱。现在他在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合作伙伴CAJED管理的“临时安置及教育中心”(这是一个提供心理社会支持以及专业培训的计划,以帮助让他们重返社会)。

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整个东部地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积极推动全面应对性暴力以及帮助那些脱离武装力量或部队的儿童。采取的应对行动包括医疗服务、心理社会咨询、重返社会援助,以及给那些寻求正义的人推荐法律援助。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1-0350/Asselin
执行主任安东尼.雷克在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资助的刚果民主共和国戈马的CAJED临时安置中心听取工作人员的讲解。该中心为前童兵提供食物、住所、教育以及文化活动。

2010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帮助了近9000名性暴力幸存儿童以及超过5000名脱离武装力量和部队的儿童。

打破贫困循环

冲突对儿童具有非常深远的影响,正在毁掉他们的将来。据估计,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战乱致使200万成人和儿童流离失所,近50万难民在其他国家寻求避难。

“这些孩子一无所有,但是我们必须谨记,他们和其他地方的孩子一样有权获得的所有社会服务,”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刚果民主共和国代表皮埃雷特.武赛说。

与此同时,刚果民主共和国深陷冲突与贫困的恶性循环中。五分之一的孩子活不到5岁。5岁以下的小孩中接近一半由于营养不良出现发育障碍。不到一半的人口享有安全的饮用水。三分之二的小孩没有出生证。

“这些挑战非常严峻,虽然在过去的10年中,我们已经开始看到很大的进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西非和中非地区主任詹弗兰科.罗蒂格里阿诺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政府以及民间社会合作伙伴携手努力,希望能取得更大的进步。只要我们同心协力,我们就可以为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所有儿童开启一扇通往光明未来的大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