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与儿童

即将退休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艾滋病毒/艾滋病项目负责人吉米.科克将继续关注这一事业:没有艾滋病的下一代

阿玛娅.季丽萍报道

美国纽约,2011 年 8 月 29 日 — 担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艾滋病毒/艾滋病项目负责人四年的吉米.科克将于本周退休。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他一直从事国际公共服务。

视频: 在即将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退休之际,吉米.科克强调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全球应对艾滋病的行动中,始终将儿童作为重点。  在Realplayer中播放

 

科克先生是美国人,在加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之前,曾经作了 30 年外交官。在担任美国驻乌干达大使期间,艾滋病对该国造成的破坏性影响让他非常震惊。上任后不久,他就参加了美国总统救助艾滋病应急计划 (PEPFAR)。该计划支持在世界各地开展的艾滋病预防和治疗行动。

为美国总统救助艾滋病应急计划工作的前两年,科克先生目睹成千上万的乌干达人开始接受艾滋病毒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该国的状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次经历改变了他的生活,也促使他后来加入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我亲眼看到这样的项目能够带来什么样的变化,能够给予人们多大的帮助,如果我们只为发达国家的人提供治疗,而那些碰巧出生在发展中国家的人却得不到治疗,这是一件多么不道德的事情,”他回忆说。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0-1719/Markisz
对艾滋病治疗与防治项目进行回顾期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艾滋病毒/艾滋病项目负责人吉米.科克在 2010 年执行委员会会议上发言。

为了“没有艾滋病的一代”而努力

科克先生在任期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重点加强了对受艾滋病毒和艾滋病影响的儿童和青少年的关注。在发展中国家正在接受艾滋病毒治疗的数百万人中,有将近 40 万是儿童。

事实上,在最近几年里,中低收入国家接受艾滋病毒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的儿童的数量已增加了一倍多。儿童药物的成本已大大降低,婴儿可以更早接受诊断,而这是降低儿童死亡率的一个重要因素。

如果没有全球艾滋病应对项目的帮助,很多儿童可能早已离开了这个世界,而科克先生在这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越来越多的国家艾滋病战略正在满足儿童的需要。

在消除艾滋病毒母婴传播方面所取得的任何进展,都将使“没有艾滋病的一代”的梦想更接近现实。随着更多的母亲和孕妇参加艾滋病毒预防项目,每年新生儿艾滋病毒感染率已经开始下降。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09-2104/Markisz
2009 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艾滋病毒/艾滋病项目负责人吉米.科克(中)与来自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世界卫生组织、全球青年艾滋病毒/艾滋病联盟、美国黑人领袖艾滋病委员、及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的领导在联合国总部共同启动“儿童与艾滋病:第四次清查报告”。

知识领袖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于 2005 年发起了“团结为儿童,携手抗艾滋”的活动。科克先生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任职期间,通过这一活动使妇女、儿童和青少年在艾滋病应对项目中得到更广泛的重视。他们独特的视角和经验有利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各国委员会开展跨领域方案、筹款和宣传活动等。

另外,在科克先生的领导下,艾滋病毒和艾滋病已经成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中儿童生存、儿童保护和儿童教育等工作的一部分。最近,他呼吁加大对青少年艾滋病毒携带者的重视,加大对他们的支持。

在所有这些地区,他多次对在世界各地工作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员工的热情和力量表示赞赏,并高度重视他们的专业发展。因此,在联合国系统以及更广泛的人道主义组织中,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是艾滋病毒和艾滋病领域的知识领袖,并经常为其合作伙伴提供技术援助,支持在国家层面上抗击艾滋病。

最后,科克先生预言:“日内瓦会议不会帮助我们赢得这场战斗,人们需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知道该做什么,获得组织的支持,这样我们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事实上,我对抗击艾滋病这场战斗还是非常乐观的...... 因为英雄无处不在。”

UNICEF Photo
© UNICEF Haiti/2009
2009 年在海地执行任务期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艾滋病毒/艾滋病项目负责人吉米.科克在海地康格医疗中心的儿科病房视察。

继续参与

尽管有迹象表明,我们在停止和扭转艾滋病蔓延方面取得了进展,但是,艾滋病毒携带者的数量仍然超过 3,300 万人。很显然,我们仍然有许多工作要做。

科克先生的足迹遍布六大洲,他曾经在许多国际场合代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弱势儿童的最佳利益而孜孜不倦地工作。他表示,他不会就此离开这个战场。虽然他就要离开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了,但他打算继续从事艾滋病、健康和发展方面的工作。

“我只是想寻找一种新的方式,来释放激情、兑现承诺,同时也支持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那些做着伟大工作的同事,”他说。

对于那些怀疑全球艾滋病议程重要性的人,科克先生有有一句临别赠言。“人真的可以有所作为,”他坚定地说。他说:“我们知道该怎么做。对于那些面临感染艾滋病毒的危险、或者已经感染了艾滋病毒的人来说,我们能够让他们过得更好。”

 


 

 

防治艾滋病运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