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营养问题

时事

在东帝汶的偏远社区,家长和儿童一起学习
东帝汶马塔霍,2016年5月23日—时针刚走到早上8点,钟声就在东帝汶维克克地区的偏远村庄马塔霍响了起来。随着声音的消逝,奥林匹亚.卡瓦略,26岁且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出发去这个小农村社区的中心,它位于距离国家首都帝力往东170公里远的地方。

在古巴,极富包容性的足球运动接纳人与人之间的不同

围困中的迈达亚呈现复苏迹象
叙利亚迈达亚,2016年5月10日—迈达亚是叙利亚的一个小镇,曾经这里随处可见营养不良的儿童,场景令人震惊,如今它正在呈现出复苏的端倪。受益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支持和医护人员的坚定信心,迈达亚镇的营养不良状况已经得到缓解。

在也门,100美元可以挽救一条生命
也门萨那,2016年5月5日—位于萨那众多贫民区之一的核心地区有一所破败不堪且阴冷的单间,这就是33岁的娜贝拉称之为家的地方。屋子里面,一张床,一个开放式的洗水间和一间只能容下一人的小厨房。

地震过后,厄瓜多尔的生活艰难维系
厄瓜多尔佩德纳莱斯,2016年5月3日——米凯拉.希拉,一名12岁的女孩,生活在佩德纳莱斯,也就是4月16日袭击厄瓜多尔的7.8级大地震的震中地区,呼吁全世界“支援我们食物,尤其是给儿童。”

一名叙利亚男孩奔赴德国的征途
德国柏林,2016年5月2日—如果全家人从叙利亚出逃,希望到欧洲寻求更加安全的生活,儿童该如何面对危险的跨海之旅?对于7岁的内瓦尔来说,是一群想像中的“北极熊”帮助了他,它们浮在冰块上,保护着他们一家人,在拥挤的救生艇里完成从土耳其到希腊的跨海之旅。

塞拉利昂受埃博拉影响地区的怀孕少女获得再次上学的机会
塞拉利昂卡马拜,2016年4月28日—走进位于邦巴利区卡马拜的WCA小学的教室,你会马上注意到两件事情——所有的学生都是女性,并且大部分都孕象明显。

在塞拉利昂,净水回归乡村学校
塞拉利昂玛罗丽,2016年4月25日—随着罗斯玛丽.耶玛.布雷克按下水泵,一位政府技术人员在出水口将水接到一个塑料瓶以作为测试样本收集。布雷克女士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非政府组织合作伙伴“生命之水”的一位工程师,她最近的工作地点就是位于塞拉利昂西部农村地区哈利.C小学的一口废井。学生们都期待得知,在被弃用了十多年以后,这口井能够再次产出干净的水。

尼泊尔地震发生后,一户家庭儿童当家持续一年
尼泊尔拉梅恰布,2016年4月21日—尼泊尔中部,在遭受2015年4月25日7.8级地震袭击后一周,卡比塔.什雷斯塔来到现场。

地震过后,尼泊尔的小学生适应新生活
尼泊尔努瓦克特,2016年4月21日—十二岁的沙尔拉米在一顶白色的大帐篷里醒来,帐篷就设在塔普西村的废墟附近,距离首都加德满都大约80公里。和往常一样,沙尔拉米在她的朋友阿什米塔的帮助下开始新的一天。

对于印度的女性健康医护人员来说,新的数字工具让数据唾手可得
印度维杰亚瓦达,2016年4月20日—在印度南部安得拉邦州的维杰亚瓦达地区,45岁的帕特马瓦蒂至今已持续二十多年探访孕妇、母亲以及新生儿童。她随身带着几本硬封皮的纸质登记本—她探访的每个村庄各一本—并随时将健康护理数据记录下来。

手机助力巴基斯坦出生登记工作
巴基斯坦信德省特达地区,2016年4月——在纳比巴什巴洛克,巴基斯坦信德省的一个乡村社区,整个村庄都欢聚一堂来为他们的最小村民庆祝。迈.哈贾尼和她的丈夫阿米尔.布克什刚刚迎来他们的儿子,达雅.可汗。在类似这样的乡村社区里,每一个孩子的出生都会伴随着欢乐和庆祝,宴会有时持续数天甚至数个星期,尤其当新生儿是个男童。

南苏丹:历经波折,终尝家庭团圆的喜悦
南苏丹博尔,2016年4月18日——随着飞机缓缓起飞,奇昂阔特的心怦怦地跳起来。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样一段旅程。想来也是如此,这是他第一次坐飞机,但是更多的是因为想到在目的地等着他的人,他才变得如此激动。两年来,冲突已让这个家庭支离破碎,而今天,13岁的奇昂阔特和他的兄弟姐妹们将与父母团聚了。

逃离尼日利亚博科圣地牢笼的痛苦之旅
尼日利亚迈杜古里,2016年4月11日—最让我惊讶的是,小男孩们竟然拒绝吃东西。尽管他们明显又累又饿,但三个孩子都拒绝了递给他们的米饭。

也门穆卡拉的助产士
也门穆卡拉,2016年3月29日—在港口城市穆卡拉卢克布区,伊泰什.赛义德.巴姆毛曼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人们常常可以看到她挎着标志式的医疗包,在社区里穿街走巷。

带气旋侵袭斐济后,受灾家庭期盼重建家园
斐济巴省,2016年3月3日—阿塞内卡.马诺诺非常重视警告信息。 在热带气旋温斯顿袭击巴城之前,她便举家搬到了疏散中心,与其他家庭共同躲避即将来临的风暴。

在也门,教室即为家
也门伊卜,2016年1月18日—对于37岁的马里亚姆来说,如何生存下来成为了她每日要面临的挑战。白天过得很慢,但夜晚才是她饱受痛苦与恐慌折磨的时候。她的13个孩子都靠她寻求食物,但无人伸出援助之手。

助力解决塞拉利昂女童辍学和童婚问题
塞拉利昂弗里敦,2016年1月22日—哈查.康特*从未想过辍学,但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恰是她认为能够帮助自己留在学校的方法终结了她的求学生涯。

叙利亚儿童在公共避难所找到一些快乐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阿勒颇,2016年2月2日—“看到第一个幼苗发芽的时候,我真为自己感到骄傲。这是我度过的最美好的一天。”艾哈迈德说道。

南苏丹儿童恢复考试
南苏丹本提乌,2016年2月22日—对于全世界的很多儿童来说,考试都意味着恐惧和担忧。但对于在南苏丹最大的避难营地寻求庇护的一小群学生而言,能恢复考试是多么让人激动的事。

空气污染正在危及蒙古儿童的健康
蒙古乌兰巴托,2016年2月22日—“去学校的路上,空气中弥漫着烟雾,我什么也看不见。早晨去学校的路上,当我穿过马路时,看不清交通灯是红色还是绿色,”南丁.额尔德尼说,她的脸颊因寒冷变得通红。

放下枪来养羊给南苏丹的儿童带来希望
南苏丹皮博尔,2016年2月11日–他曾长途跋涉地穿越丛林,带着武器冒着生命危险,寸步不离指挥官从而保护他的生命安全。被卷入南苏丹冲突的武装部队“眼镜蛇派”给他提了干,以前的炊事员现在当上了保镖。

为在黎巴嫩避难的难民家庭送去温暖
黎巴嫩阿卡,2016年3月3日—很久以前,在一个用防水油布和木质床架搭建的小帐篷中,塔玛尔讲述了她的版本的童话故事。她说:“我也丢了鞋,但我并不是故意留下它们好让王子来找到我。而且那个魔法只会持续到午夜。”

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的布隆迪难民儿童患营养不良的风险增加
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基戈马,2015年6月23日–艾美琳和她1岁大的双胞胎女儿莉迪亚和弗罗莱德正住在基戈马地区尼亚如古苏难民营里的一个繁忙的营养中心。来到这里的患有严重急性营养不良的儿童们正在接受特殊的喂养和食疗护理,从而帮助他们康复。莉迪亚和弗罗莱德已经接受了一个星期的治疗。

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桑给巴尔推广碘盐,对抗“隐性饥饿”

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奔巴岛,2013年11月8日 —— 巴鲁克.哈马德.卢萨福(Mbarouk Hamad Yussaf)是桑给巴尔奔巴岛的一位盐农,他刚收到了足够一年用量的碘酸钾及手动喷雾器,这让他长舒了一口气。这是桑给巴尔卫生部发放的设备,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支持下,当地政府正施行一项健康计划,旨在让岛上所有居民吃上碘盐。


 

 

 

 友好打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