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官方声明

安东尼.雷克在《儿童进展报告》新闻发布会上的开场致词

今天,我激动地宣布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一项新研究的结果。这些结果将对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今后的工作产生巨大的意义,并将为我们所服务的儿童带来更重要的影响。

我们的发现将能够改变他们的生活-并挽救生命。

10年前,世界各国作出承诺要在2015年前实现千年发展目标。在那之后,我们发布了这项研究。

自那以后,我们取得了一些进展。了不起的进展。但是这还不够。

正因如此,各国领导人将于两周后在纽约这里会面,共同参加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召集的峰会,从而审查我们取得的进展并思考我们使命的一个核心问题。

我们是否可以加快速度?

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我们用了四个月的时间仔细检查是否可以采用一个新的手段来实现这个目的。

今天发布的研究表明我们可以这样做。

你们已经拿到了两份详细说明我们的发现的报告:《缩小差距以实现目标》以及我们关于实现千年发展目标进程的报告《儿童进展报告》。

你们还拿到了一份用户友好版本的研究报告,这是我们专为那些数据方面受挑战的人士提供的。 

我讲完后,你们还会听到我的朋友,“拯救儿童”组织的副主席卡罗琳.迈尔斯(Carolyn Miles)的讲话。

现在,我想简要谈论以下三个问题:

我们为什么要进行这项研究。

我们是怎么做的。

我们发现了什么。

我们开始这项研究是因为目前的趋势给我们敲了警钟。

很多国家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方面已经取得了进展,但是即使是在这些国家,我们看到最富裕和最贫困的儿童之间的差距仍在扩大。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最近检查了26个国家,这些国家的五岁以下儿童死亡率自1990年以来已经下降了10%之多。在其中的18个国家,最富裕的五分之一儿童和最贫困的五分之一儿童的死亡率之间的差距不是加大了,就是毫无改善。这18个国家中的10个国家,这种差距扩大了至少10%。

发展中国家的贫困儿童体重不足、无法上学,甚至死亡的可能性是最富裕的五分之一的儿童2-3倍。
 
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那些数字使我们已经开始重新关注最贫困的儿童。这是我们的使命,也是联合国的使命。秘书长最近公布的《妇女和儿童保健全球战略》报告特别呼吁“关注最弱势的人口”。

很多人都同意,重点关注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口不仅合乎理论,还合乎逻辑。但是他们也经常质疑,从实践意义上讲,考虑到成本和难度,这样的战略是否值得。

帮助贫困的人口往往很难做到。因为,他们通常生活在偏远地区。即使那些生活在城市地区的人也发现自己因为落后的交通网络和有限的基础设施而被边缘化了。

但是在过去的十年中,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新技术以及进行干预的新手段可能意味着传统的观念已经不再适用了。

所以,四个月前,我们问自己:

因为那些地区的需求最大,重点关注他们所带来的收益是否会超过帮助他们的成本呢?

我们决定通过仔细研究一组具有代表性的发展中国家来找寻答案。

今天,我来宣布我们发现的结果。取得这项成就要归功于由鲁道夫.克尼彭贝格(Rudolf Knippenberg)、米奇.普拉(Mickey Chopra)和尼克.阿利普伊(Nick Alipui)带领的一个不辞辛苦的工作小组,他们三位今天下午也在场。

请再给我两分钟时间,我想简单讲述一下做出今天这个声明之前所经历的复杂过程。

这个小组采取了以下三个步骤。

1. 首先,在对60个国家进行了详细的审查之后,他们根据贫困的不同程度和不平等性出现的不同模式选择了15个国家。 他们将这些国家分成了四类,从最贫困的低收入国家和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到贫困和不平等程度相对好一些(但仍然很严重)的中等收入国家。

2. 接下来,他们创造了两个模型战略。

一个模型是均衡地手段:加大努力重点关注那些最贫困的人口–强调社区外援。然后,他们还做了一个现行方法的模型:一个范围广泛的现代手段,同样关注最贫穷的人群和地区,但是集中力度欠缺一些。

3. 最后,这个小组创建了一个复杂的情景模拟,共有超过18万个变量。他们按照这四种国家的分类测试两种手段。他们所使用的方法是世界银行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分析如何用最低本高效的方式打破发展瓶颈时所使用的方法。
 
他们咨询了各方专家;不止一次地进行同行审查;并在七月底花了一天时间与领先机构共同审查工作结果。      

从始至终,我都强调要跟着事实走。人们可能会有取悦新上司的强烈欲望。我要求我们的团队尽量避免这种行为,他们做到了。

我十分高兴地看到他们最终得出的成果。看到这些结果,我兴奋不已。

我们很多的外部专家也很激动,其中一位写道:“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挑战了一些我的旧有观念…让我觉得这种关注均衡性的手段从指导意义和价值基础上讲都很有说服力。”

最后,这就是我们的发现。

关注均衡性的手段,被证实比现行的方法更加低本高效并更可持续。

例如,在低收入、高死亡率的国家投资100万美元以降低五岁以下儿童的死亡率,将比现行的方法避免约60%的死亡。

因此,比现行方法更快地促进各国实现前年发展目标中与健康相关的目标。

我要强调的是:这项研究决不是质疑或者呼吁扭转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已经取得的成果。它仅仅是帮助我们找到最好的方式在我们已有的成果上取得更大的进展。

但是我们应该立刻开始这项工作。

马克.吐温曾经写道:“做正确的事,让一些人感激,让其他人震惊。”

我承认:在查看本研究的初步成果时,我常常感到惊讶。
 
但是这项研究表明关注最被边缘化的人口的手段合乎理论,同时也合乎实践。

它并不仅仅建议我们改变。我们相信它还促成了改变。

因为在指出我们在挽救儿童方面取得进展的同时,你不能忽视那些还没有做的工作。是的,1975年,每天有超过4万五岁以下的儿童死于不必要的原因。2007年这个数字是2.5万–那么今天呢?在2.4万以下。这是了不起的进展。所有那些被挽救的儿童们现在都已经长成了青少年,希望他们都过着快乐的生活。

但是这仍然意味着昨天有超过2万多名儿童死亡。今天还会有儿童死亡,死于不必要的原因。

如果今天有超过2万名儿童死于某种灾难,世界会大加评论。而那些死于蚊虫叮咬,或者微生物的2万多名儿童则无人问津。

我们应该谈论他们。因为如果我们跟着事实和这项研究的模型走-如果我们关注最贫困和被遗忘的儿童们...数百万的儿童将可以生存下来,上学受教育,并过着有成就的生活。

所以,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冲刺阶段,我们都应以平等的视角来审视我们的项目。

让我们利用我们在过去十年中所吸取的教训。

我们有一个特殊的机遇来不仅仅做正确的事情,而且做最实用的事情…

所以,当2015年来到的时候,我们可以说:

我们不仅看到了贫富之间的差距,还缩小了这个差距。

我们不仅帮助了那些可以触及到的人口,还帮助了那些最需要帮助的。

我们不仅看到了一个新机遇,还抓住了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