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门

在也门,受2011年危机影响的儿童在课堂里重获往日安宁

UNICEF Photo
© UNICEF Yemen/2012/Simonsen
在2011年也门危机期间,赛拉亚小学的许多学生目睹了临近社区发生的死亡与破坏活动。现在,他们正在通过学校弥合心理创伤。

斯文.西蒙森(Sven Simonsen)报道

也门萨那,2012年12月21日 ——“是因为钱,”侯赛因(Hussein)*说。“我只是听从命令射击,只是为了保护我自己。”他补充说。

“不仅是因为薪水,还因为我曾经想成为青年运动的一员。”安瓦尔(Anwar)说。

在2011年也门危机期间,侯赛因和安瓦尔曾经“被招募”加入武装团体。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换取每天1000也门里亚尔(不到5美元)的收入。他们被迫听从命令开火 —— 和杀人。

冲突中的学校

塞拉亚(Al-Thalaya)小学位于萨那的哈萨巴(Al-Hasaba)地区。

布满弹孔的建筑见证了在该地区发生的激烈战斗。附近有一个该地区著名的“变革广场”,曾经是2011年初青年抗议者反抗政府的中心。

UNICEF Photo
© UNICEF Yemen/2012/Simonsen
布满弹孔的建筑见证了在萨那的哈萨巴地区(学校所在地)发生的激烈战斗。

该学校处于一所军营的监管之下。武装分子遍布于大街小巷,设置了无数的路障。

就在几个月以前,该学校的儿童目睹了临近社区发生的死亡与破坏活动。一些学生卷入了战斗,如侯赛因和安瓦尔。

我们与易卜拉欣(Ibrahim)、伊斯梅尔(Ismail)和他们的三名四年级同学进行座谈,询问去年的危机对他们所造成的影响。男孩们轮流讲述了他们身上所发生的事情。

“一天,我和一个朋友去杂货店,她是一个女孩,大概10岁左右。”伊斯梅尔说,“一颗子弹击中了她的头部。人们把她送到医院,但是三天后她就死了。我们仍然不知道是谁杀了她。”

学校作为避风港

今天,教师们致力于弥合像侯赛因、艾哈迈德(Ahmed)、易卜拉辛和伊斯梅尔一样的儿童的心理创伤,并且已经展现出积极的变化。“当我们刚开始上绘画课时,许多儿童的画以冲突为主题,画的是飞机和枪支。”助教艾哈迈德.阿尔.阿思里(Ahmed Al Asri)解释说,“但现在,我们看到他们画房子、校园和花草树木。”

UNICEF Photo
© UNICEF Yemen/2012/Simonsen
学生们坐在学校的教室里。据教师们报告,自启动支持计划以来,已经展现出积极的变化。

冲突平息之后,学生们跟以前不一样了,校长阿里.萨利赫(Ali Saleh)解释说。“许多学生,尤其是一至三年级的学生,害怕离开家。学生们不再对学习感兴趣。他们变得更具有攻击性;我们可以从学校操场上男孩玩耍的方式中看出这一点。他们的语言甚至都变了 —— 他们彼此叫着“叛徒”、“匪徒”等等。”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当地合作伙伴“儿童保护倡议组织”将塞拉亚小学确定为社会干预的对象。

社会心理支持以儿童友好空间的模式,为儿童提供玩耍和社交的安全空间。学生们从正规课程中抽出时间唱歌、玩耍、阅读、绘画和开展体育运动,每周几次。作为这项计划的一部分,教师们为有忧郁迹象的儿童提供单独的照料和辅导。

父母和社区的参与也是为了预防发生暴力事件和提供社会心理支持。同时,该学校还在推进结束学生体罚的进程,体罚在也门仍然司空见惯。

开展社会心理支持计划仅一个月,萨利赫先生便发现这些活动正在起作用,使儿童们有机会忘记沉痛的经历并建立恢复的信心。“儿童们有心理压力。我们需要为他们安排课外活动,帮助他们表达观点和排解恐惧。”他说。

面对复杂挑战

在塞拉亚小学和整个哈萨巴地区,保护儿童面临的挑战非常复杂。招募儿童加入武装部队和团体一直很普遍。在2011年发生危机期间,经常可以看到儿童全副武装驻守检查点。其他儿童则目睹了死亡与破坏活动。

如今,借助于社会心理计划提供娱乐活动,然后由受过训练的教师跟进,该学校能够更好地为学生们提供比应征入伍更具吸引力的选择和更广泛的未来机遇。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为结束也门征用儿童的现象作了广泛的努力,包括主张与招募儿童的各方武装派别确定行动计划结束儿童征用,支持被释放的儿童重新融入社区并为他们提发展的机会。

*为保护儿童身份,文中人名系化名。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