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门

时事

避免在也门首都出现重大健康危机
也门萨那,2016年8月3日—当冲突于2015年3月进一步升级时,基础设施的破坏造成了一家污水处理厂的供电中断,这家污水处理厂的功能是将污水转化为无害的肥料,以用于农田施肥。工厂的生产无法继续,导致未经处理的污水涌入首都萨那北部的巴尼-阿尔-哈勒斯地区。各种排泄物的恶臭味铺天盖地,苍蝇到处飞。

在也门冲突战斗后重返校园

也门家庭欢迎疫苗接种活动
也门木卡拉,2016年6月22日—当两名医护人员敲响家门来为他的七个孙子孙女接种疫苗的时候,阿卜杜勒.阿齐斯.穆罕默德.巴萨德热情地将他们迎进了家里。很多家长只是把孩子带到门口接种疫苗,而巴萨德却将医护人员迎进有空调的室内进行短暂的休息,并用果汁和冰水招待他们,这些都是他表达感谢的方式。

在也门,100美元可以挽救一条生命
也门萨那,2016年5月5日—位于萨那众多贫民区之一的核心地区有一所破败不堪且阴冷的单间,这就是33岁的娜贝拉称之为家的地方。屋子里面,一张床,一个开放式的洗水间和一间只能容下一人的小厨房。

也门穆卡拉的助产士
也门穆卡拉,2016年3月29日—在港口城市穆卡拉卢克布区,伊泰什.赛义德.巴姆毛曼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人们常常可以看到她挎着标志式的医疗包,在社区里穿街走巷。

在也门,教室即为家
也门伊卜,2016年1月18日—对于37岁的马里亚姆来说,如何生存下来成为了她每日要面临的挑战。白天过得很慢,但夜晚才是她饱受痛苦与恐慌折磨的时候。她的13个孩子都靠她寻求食物,但无人伸出援助之手。

在也门,帮助教师就是帮助儿童
也门首都萨那,2015年10月27日—“离炮轰目标很近的家庭很不幸,”塔哈尼说道,她是也门萨那的一名英文教师。三月底的一个清晨,沉睡中的城市被爆炸声唤醒,窗子旋即被震碎,楼房也晃动不停。

在也门,尽管饱受战乱依然渴望学习
也门萨那,2015年9月25日—拉哈.穆罕默德.萨伊德和她的家人住在也门南部城市塔伊兹,离她上学的学校很近。“她在五年级的班里是最活跃的学生之一,”她的父亲说道,回忆着之前的时光。

也门的边缘儿童陷入冲突之中
也门亚丁, 2015年7月8日–来自亚丁的13岁男孩贾马尔.柯力迪亲眼目睹了他家的房子被火箭摧毁。他和他的家人现在正住在一个学校改造的临时营地里,那里还住着从亚丁和拉赫季涌入的76个其他无家可归的家庭。

“请停止这场战争”:也门的儿童期盼冲突结束
也门萨那, 2015年5月5日 - 七岁的纳达.奴苏尔明天、后天,甚至以后都不会去上学。而她四岁的朋友阿卜杜勒.拉赫曼将永远都不会回到学校了。纳达说:“阿卜杜勒只有四岁,他被狙击手杀死了。我不想跟他一样被杀死。”

在也门,一名女孩对抗早婚习俗
也门萨那,2014年3月26日 —— 一天下午,莱拉(Laila)放学回到家,正兴致勃勃地准备告诉母亲她在课堂上学到的知识以及和朋友们玩的游戏。但13岁的她,看到的是躺在床上的母亲。她走近床边才发现母亲正在哭泣。莱拉想,一定是发生了什么糟糕的事情。

打破也门儿童营养不良的恶性循环
也门萨那(SANA’A),2013年5月21日——尽管年龄仅相差1岁,欧努德(Onood)和欧胡德.娜萨.哈也日阿(Ohood Nassar Al Hajria)姐妹俩的未来可能完全不同。欧胡德的双眼炯炯有神,正在和妹妹一起玩耍。3岁的欧努德则显得犹犹豫豫,她不时抬头看看姐姐,似乎想征得姐姐的同意。

在也门,受2011年危机影响的儿童在课堂里重获往日安宁
也门萨那,2012年12月21日 ——“是因为钱,”侯赛因(Hussein)*说。“我只是听从命令射击,只是为了保护我自己。”他补充说。

重返校园计划帮助儿童在也门暴力冲突发生期间继续上学
SANA’A, Yemen, 5 October 2011 - Two weeks after the belated launch of the new school year in Yemen, many thousands of children in the capital city of Sana’a are either still at home or in the process of finding a safe and available school.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为滞留在也门的年轻非洲移民倡导权利
也门哈拉德,2011年2月1日–国际移民组织(IOM)一位戴着蓝帽子的官员对人群说:“请大家排成一队,耐心等待。” 他在也门西北地区一个边界小镇哈拉德的遣返中心里管理非洲移民的登记手续。

儿童友好学校在也门所有的目标地区创造平等的机会
也门萨那,2010年12月2 日 – 发达国家的学校可能认为具备一些基本的条件是理所当然的,其中包括训练有素的教师和一个利于儿童健康成长的环境。但是在也门这个中东和北非最贫穷的国家,直到最近学校才考虑到了这些因素。

在也门,社区助产士的工作可帮助挽救生命
也门荷台达,2010年11月23日—— 费加.阿维氏还记得几个月前的一个下午,她被叫去为17岁而且已怀了孕的艾买提.拉赫曼体检。

人道主义救援渠道仍受冲突限制
美国纽约,2009年9月23日 – 在也门北部,人道主义救援渠道仍受到冲突的限制。超过10万人口因政府与叛军之间的战斗而流离失所。

也门受冲突影响的儿童需要援助
美国纽约,2009年9月9日 – 随着也门北部的暴力冲突进入第二个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呼吁冲突各方允许救援机构立即、无条件地进入冲突区,援助被卷入战争的平民。

十万因冲突而流离失所的人口急需援助
美国纽约,2009年8月28日 – 也门政府与反政府武装之间发生的冲突使10万多人被迫逃难,他们的处境每况愈下。

基本生活用品送达受冲突影响的也门家庭
也门萨那,2009年8月21日 – 位于首都萨那以北约240公里的萨达自2004年起就陷入冲突。最近几日,这里的冲突又有所升级。

“儿童对儿童”项目打破也门学校的辍学恶性循环
也门塔伊兹省,2009年4月15日 – 17岁的萨达.萨拉姆是也门塔伊兹省阿耶尔穆克学校的小辅导员。她本应该高中毕业了,但她还在上七年级。由于贫困,她很晚才开始上学。现在,她正努力打破晚入学和受排斥的恶性循环,这些尤其对也门女童影响严重。

营养不良的“无声危机”威胁着也门的幼小生命
2007年6月11日,也门泰兹。 18个月大的“泰兹男孩”严重营养不良。为了挽救他的生命,他的父母走了很远的路来到泰兹城的食疗中心,并将他们其他的七个孩子留在家里,所有孩子都不到15岁。


 

 

 

 友好打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