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

坦桑尼亚青少年记者讲习班帮助儿童认识艾滋病的耻辱感

UNICEF Photo
© UNICEF Tanzania/2009
在桑给巴尔安古迦岛举办的青少年记者讲习班上,学员们在小组讨论中探讨艾滋病耻辱感的不同表现形式。

坦桑尼亚桑给巴尔市,2010年1月5日 - 在桑给巴尔国际电影节(ZIFF)儿童全景活动中,举办了一个为期七天的青少年记者讲习班,为24位感染或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提供分享经验的机会。

17岁的讲习班学员浩拉特是来自桑给巴尔的孤儿。他说:“就因为你是艾滋病带菌者,每个人都离你远远的,护士恶狠狠地看着你,态度恶劣。”

讲习班的学员都来自桑给巴尔受艾滋病影响者协会(ZAPHA +)在安古迦岛和奔巴岛的支援团体。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支持下,这些团体为面临挑战的艾滋儿童提供辅导、支持和教育机会。

孩子们在讲习班上撰写文章和专题报道,这些作品将刊登在一份简报上,并在十天的电影节期间发行。这份简报也会被送往安古迦和奔巴岛的学校,以提高学生们对艾滋病的认识,减少携带艾滋病毒或感染艾滋病的儿童的耻辱感和对他们的歧视。

普遍存在的耻辱感和歧视

与该区域的其他地方相比,桑给巴尔的艾滋病毒感染率并不高,但是它的耻辱感问题却相当严重。

根据2007-2008年坦桑尼亚艾滋病毒和疟疾指标调查的结果显示,耻辱感和歧视在坦桑尼亚的成年人当中仍然普遍存在。受访者中有约43%的女性和35%的男性表示,他们不会从艾滋病带菌者的商店里购买新鲜蔬菜;而如果家人感染艾滋病毒,51%的女性和41%的男性则选择保守这个秘密。

由于桑给巴尔受艾滋病影响者的耻辱感问题严重,人们不愿去做艾滋病毒状况的检测,不想面对检查结果。这种情况反过来又促进了艾滋病的传播。虽然艾滋病在桑给巴尔已经可以获得治疗,但是许多人担心社区和家人的反应,而选择不去做检测和诊断。

教育她的同伴

由于年轻人容易受到伤害,艾滋病的耻辱感问题在青少年中往往更加严重。耻辱感可能导致排斥、隔离、辍学和医疗机构的拒绝治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桑给巴尔政府和像ZAPHA+这样的民间团体以及其他发展伙伴合作,致力于打击对艾滋病感染者的侮辱,并降低其影响,尤其关注对儿童和青少年的影响。

另一位讲习班学员姆盖妮,在14岁的时候,发现自己感染了艾滋病毒。而实际上,她一出生就已经是艾滋病带菌者了。她说:“当我知道自己的艾滋病毒检测呈阳性反应时,我连哭了三天,情绪低落极了,整整一个星期不能吃东西。”

姆盖妮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因患乳腺癌和艾滋病去世了。结果,姆盖妮的同学都认为她有病而躲着她。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桑给巴尔的艾滋病防治项目干事埃米.穆塔勒说,通过小记者讲习班和ZAPHA+儿童支援团体定期聚会这样的活动,在训练有素的青少年辅导员的带领下,孩子们可以自己分析耻辱感产生的原因和后果,获得应对耻辱感的能力,制定改变态度的战略,提高对耻辱感的认识,并减少歧视。

姆盖妮在发现自己是艾滋病带菌者之后不久,就参加了ZAPHA +协会,她在那里学到了许多有关艾滋病的知识。

她自豪地说:“我学到艾滋病的知识后,又去和同学们讲,向他们解释我是怎样感染的。现在,他们更多地了解了艾滋病,也接受我了。”


 

 

防治艾滋病运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