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在叙利亚,学校成为家园和支持中心

UNICEF Photo
© UNICEF Syrian Arab Republic/2012/Rashidi
来自不同家庭的女孩在大马士革的一所校内IDP(国内流离失所者)中心。为了给难民腾出放床垫的地方,课桌被搬到了教室外面。

拉占.拉失德史(razan Rashidi)报道

叙利亚大马士革,2012年8月2日—— 轰炸和暴力迫使人们逃离家园,在自己的国家内流离失所。在大马士革、阿勒颇和叙利亚的其他城市,学校正在为这些人提供庇护。教育部称,目前有307所学校已成为国内流离失所者的庇护所。根据不同学校的规模,容纳的难民数量从50到400人不等。

尽管当地状况复杂、危险,上个月,人道主义机构的援助仍有显著扩大。当地的慈善机构面临着巨大的负担,尤其是满足斋月的饮食要求。

当11岁的艾玛尔(Amal)来到马沙肯巴扎(Masaken Barzeh)的一所学校寻求庇护时,她感到在教室里睡觉非常奇怪。“我从没想过要在教室里睡觉。”她说,“我以为学校只是用来上课的。”第一晚,她在想学校是否也安装了夜间照明灯,尤其是操场上,因为当时教室里面已经人满为患了,他们不得不在操场上睡觉。
 
扩大援助范围

尽管安全局势限制了大马士革的许多地区和大马士革省的通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本月仍然成功地扩大了援助范围,为74000名国内流离失所者提供了援助,其中包括5万名儿童,为他们送去了急救包、娱乐箱、家庭和婴儿卫生用品、炉具、床垫、毛毯和儿童食品。

UNICEF Photo
© UNICEF Syrian Arab Republic/2012/Rashidi
17岁的易亚德(Iyad)和家人一起来到了这家IDP中心。每天早晨,他帮忙将床垫摞起,腾出空间活动和休息。晚上则帮忙把床垫铺开,这样他的13个家庭成员才有地方睡觉。

2011年8月,持续的政治动乱导致艾玛尔的家庭失去了顶梁柱,她16岁的哥哥艾哈迈德也被迫辍学。“我父亲被害之后,我就不得不离开学校,帮助妈妈养活这个家。”艾哈迈德说。

“以前,每个月的房租是我们最大的困难。”他们的母亲奥玛.艾哈迈德说,“现在我们已经离开了租住的房子,住进了学校。在这里没有隐私可言。”人少的家庭必须和其他家庭共用教室。“我更愿意有自己到空间,尤其是作为一名单身母亲,就算条件简陋也没关系。”她解释说。

他们的父亲以前是一名木匠,但是据其家人所讲,他拒绝将这门手艺传授给儿子。“本来我的丈夫希望艾哈迈德继续接受高等教育,将来当一名工程师。”奥玛.艾哈迈德说,“到后来,我们就一无所有了。”

就在他们离开家来到学校寻求庇护的几天前,艾哈迈德还在一家餐馆当服务生,但是现在餐馆已经停业了。“我多么希望他曾经教给我了这门手艺,这样我至少能给家里多赚点钱。”艾哈迈德说。

UNICEF Photo
© UNICEF Syrian Arab Republic/2012/Rashidi
6天前,12岁的多瓦(Doua)和她的13名家人从大马士革的卡邦(Qaboun)搬到了这个学校IDP中心。她在展示自己引以为豪的绘画作品。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一直在给当地的合作伙伴和社区志愿者提供有关儿童娱乐活动和基础心理支持的培训。“截至2012年7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为大马士革市区、大马士革农村地区、霍姆斯、阿勒颇、德拉和拉塔基亚的约26000名儿童提供了娱乐和心理援助。”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叙利亚的副代表艾.伊.艾瑞克.杜培乐(a.i. Eric Durpaire)说。

“这所学校和我们学校看起来一模一样”

伊萨姆(Issam)是一名来自大马士革东北部的海.梯诗林(Hai Tishreen)的7岁男孩。他和自己家及叔叔家的7名家庭成员也来到这所学校寻求庇护。伊萨姆觉得这所学校和他自己的学校很像,这让他得到了几分安慰。“我们很晚才到,天已经黑了。第二天我早早地起来,悄悄地溜出教室,在学校里走了一圈。”他说道,“我当时就想,‘这所学校与我在巴泽.巴拉德(Barzeh Balad)的学校很相像,但是现在里面住满了人。’”他微笑着说。

伊萨姆的父亲说,“我以为只有我们一家在学校寻求庇护。现在我才意识到,许多人和我们一样,有着同样的命运,面临着艰苦的环境。”七月初,联合国难民署(UNHCR)估计,自叙利亚政治动乱以来,已有100万人被迫逃离家园。过去的一个月里,整个叙利亚又遭受了严重而密集的军事行动,难民数量已远远超过这个数字。国际红十字委员会和叙利亚阿拉伯红新月会估计,仅在上个星期,就有约20万人从阿勒颇和周边的地区逃离。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