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苏丹共和国

时事

在南苏丹,单身母亲挣扎求生
南苏丹帕泰,2014年10月10日 – 库卡的新家位于一个偏远的地区,这使她很难养活她的三个孩子。那里没有道路、市场、医院或者学校。村子里的四口井有两口已经不能用了,而靠井水生活的村民数量翻了一番。

随着南苏丹冲突加剧,越来越多的儿童被招募进入武装组织
南苏丹朱巴,2014年5月5日 – 23岁的瑞恩.普拉斯多(Ring Placido)讲起话来轻声细语,整个人散发着柔和平静的愉快气息。他是朱巴迅速发展的雷鬼(reggae)音乐界的著名歌手和乐队领队。他在城里的演唱会场场爆满,一票难求。他还被邀请到英国和亚洲演出,瑞恩是一颗崭露头角的新星。

在南苏丹的暴力冲突中,帮助失散儿童与家人重聚
南苏丹朱巴,2014年3月24日 -- 去年12月,在约瑟芬听到枪声的那一刻,她脑海里闪现出许多问题,“这个国家又要打仗了吗?我的孩子们也要过我从前的日子了吗?怎么保护孩子们的安全呢?”

在南苏丹,帮助在冲突中走失的儿童与家人团聚
南苏丹朱巴,2014年2月14日 —— 一群男童和女童正在尘土飞扬的朱巴儿童福利中心玩耍,他们背井离乡,与一群说着陌生语言的人一起生活。数百名儿童在南苏丹激烈的战乱中失去了家人或与家人失散,包括这些儿童。

南苏丹女性引领当地和平建设
南苏丹朱巴 ——“和平发自你的内心。若心中存有和平,便可以引导他人热爱和平。”这是在妇女参与解决当地冲突的讨论过程中,中赤道州妇女联盟主席詹妮弗.古姜.亚伯(Jennifer Kujang Abe)所作的发言。

南苏丹儿童敦促加大对残疾儿童的保护力度
南苏丹朱巴,2012年6月20日——南苏丹儿童于6月16日庆祝了“非洲儿童日”。本次纪念主题是“残疾儿童的权利:保护、尊重、宣传和实现的责任”,呼吁增加对残疾儿童的支持。

南苏丹对于疫苗接种服务的需求日益增长
南苏丹朱巴,2012年5月24日——过去,家长们会在国家免疫接种日(NID)等待疫苗接种员上门服务。但是,在最近这一轮免疫接种活动中,人们发现成群结队的母亲涌向穆努基初级医疗中心为孩子接种疫苗。这一现象表明,家长们保护孩子免受像脊髓灰质炎这类会致命但可预防疾病威胁的积极性正日益提高。

各国向尼泊尔学习如何“让学校成为和平的港湾”
尼泊尔加德满都,2012年5月16日——上周,来自五个国家、各部委和国际非政府组织的代表齐聚尼泊尔,了解该国“让学校成为和平港湾(SZOP)”的项目。

南苏丹儿童每日面临忍饥挨饿的考验
南苏丹托里特(TORIT),2012年5月2日—— 午饭虽只有高粱,做饭过程却并不简单。在东赤道州(Eastern Equatoria State)一个名叫伊鲁(Illeu)的小镇,阿诺里娜.卡巴卡(Anorina Kabaka)在做饭前必须先把满满一桶高粱磨成粉。在等待磨粉的过程中,她摘了些罗望子果,以便利用浸泡过这些果实的水给粥调味。到家后,她马上生火,烧好一壶开水,然后倒入高粱粉做成稠粥。

在南苏丹,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教育帮助预防疾病
南苏丹多力特,2012年4月25日——扫好院子,冲完厕所,倒完垃圾,12岁的克莱门蒂娜.阿瑞卡基洛(Klementina Arakajilo)和家人一起休息。聊天时,克莱门蒂娜与家人分享了卫生和健康方面的重要信息。

南苏丹在妇幼医疗保健服务领域面临诸多挑战
南苏丹托里特,2012年4月10日——在东赤道省托里特市立医院的产房内,这个上午格外繁忙。这里迎来了三位健康的新生儿。鲁吉娜.米歇尔终于松了一口气,家人围绕在周围。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给予南苏丹琼莱部落冲突受害者支持与帮助
南苏丹皮博尔,2012年3月1日 —— 这对20岁的诺拉.佤察来说是一个激动的场面,她最近在南苏丹琼莱州穆尔勒族与洛乌努埃尔族之间的武装冲突中遭到绑架,现在,她终于与皮博尔的家人再次团聚。

现场日记:在苏丹,久久期盼踏上返回南苏丹的归途
苏丹科斯提,2012年2月1日 —— 抱在手上的这个破旧的玩具娃娃,是18岁莎碧娜.萨尔萨最好的朋友杰奎琳在离开时留下的。

现场日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准备帮助南苏丹冲突中的难民
2012年1月12日,南苏丹皮博尔 —— 早晨7点,我登上了联合国的MI8直升机,同行的还有联合国南苏丹使团人权和儿童保护部门的同事们、南苏丹人权委员会、南苏丹和平委员会、世界粮食计划署的代表们,以及来自南苏丹电台和电视台的媒体代表。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为返回南苏丹的人们提供庇护所、水和临时教学设施

南苏丹伦克(Renk) ,2011年11月2日 —— 南苏丹脱离苏丹后成为一个独立国家已有三个月,许多南苏丹人正挣扎着返回故乡。


 

 

 

 友好打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