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马里

对话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索马里副代表汉娜.苏丽曼:“一切为了儿童,无论他们身处何地。”

肯尼亚内罗毕,2011年10 月27 日 —— 最近,在接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网站 (UNICEF.org) 采访时,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索马里副代表汉娜.苏丽曼 (Hanna Sulieman) 描述了在非洲之角数十年来最严重的旱灾中,索马里儿童和家庭面临的严峻挑战。
视频:2011 年 10 月 ——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索马里副代表汉娜.苏丽曼 (Hannan Sulieman) 谈论如何在旱灾、饥荒和冲突中,为索马里儿童的最大利益而工作。  在Realplayer中播放

 

危机中心位于索马里中部和南部,那里于7 月20 日被宣布进入饥荒状态。据估计,这一地区约有75 万居民——包括 16 万名严重营养不良的儿童,生命危在旦夕。索马里全国 4 百万人,其中一半是儿童,亟待人道主义援助。

在这样的背景下,苏丽曼回答了几个关于这些极端状况的关键问题。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网站:
宣布饥荒发生以来的三个月里,索马里南部儿童的整体状况如何?

汉娜.苏丽曼:索马里南部目前仍有 40% 以上的儿童患有营养不良,其中一半病情非常严重 —— 这真的超过了任何可接受的水平。甚至在还未宣布进入饥荒状态时,这里的情况就已经越过了营养不良率的警戒线。即便在宣布饥荒发生以外的地区,儿童所面临的情况也非常艰难。这是一场儿童的饥荒。每天,都有大量的儿童死亡。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索马里副代表汉娜.苏丽曼。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网站:随着眼下收获季节的到来,情况会有所改善吗?

汉娜.苏丽曼:我们必须认识到,今年的收成将会很少。我们需要继续为索马里南部的儿童提供支持。过去的数年里,我们一直对那里的项目进行投资,当然,宣布进入饥荒之后,我们得到了大量的资金援助。捐赠者一直都非常慷慨。自那以来,我们一直在扩大营养、健康项目、水和其他援助领域的规模。我们将继续扩张援助规模直到 2012 年中。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网站:十月至十二月的“短期降雨”季节在一些地区已经开始了。这将会产生什么影响?

汉娜.苏丽曼:我们所得到的信息是,降雨量与平均水平持平或低于平均水平。影响只能随着时间的推移才能逐渐显现,但这次收成注定是小规模的。我们不认为降雨会带来很大的改善,因此,援助还必须继续下去。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1-1182/Holt
妇女和儿童在巴德巴多 (Badbado) 难民营前排队领取食物。该难民营为索马里摩加迪沙的国内流离失所者而设。
如果说降雨带来了哪些负面影响,那就是有可能爆发疾病或者洪涝灾害,我们正在确保为此做好准备。我们已经获悉,一些地处低洼地带的内部流离失所者难民营已经遭遇了洪水,在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 (UNHCR) 的带领下,其他合作机构正在努力解决这一问题。疾病防控方面,我们已经提前部署了物资,并进行了大量的病例管理培训,以防痢疾或急性水样腹泻的爆发。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网站:在像索马里这样人道主义援助渠道有限的地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如何开展工作?

汉娜.苏丽曼:重要的是要正确看待这个问题。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从 1972 年就开始在索马里开展工作,自那以来,我们从未离开过索马里南部的任何一个地方。我们的国家工作人员真的是那些一直将项目在索马里南部向前推进的人。过去的这些年,我们在如此多的领域开展工作,因此,我们也有来自各个不同领域的的合作伙伴。通过水资源项目的“公 — 私合作伙伴关系”,整个索马里约 50 万人从中受益。而我们也与 100 多个非政府组织和社区组织建立了和合作伙伴关系。

我们一直维持并大力地扩展了这些合作伙伴关系,尤其是自从宣布进入饥荒状态以来。这使我们与其他机构相比,处于独特的位置,同时也使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能够继续在索马里开展工作——我们工作原则是:“一切为了儿童,不论他们身处何地。”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09-1880/Deghati
2009年,一名有严重营养不良症状的索马里儿童在一个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的营养中心接受食疗补给。即使在索马里的危机发生之前,该地区儿童的营养不良发生率已达到警戒水平。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网站:您能描述一下冲突给索马里南部的儿童带来的影响吗?

汉娜.苏丽曼:我给你举一个非常非常简单的例子。比如,在拜多阿 (Baidoa)、摩加迪沙或者加吧哈利 (Garbahaarreey),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一个非政府组织,建立供水系统。

而随着战争爆发、民兵进驻,他们完全破坏了整个现状,烧掉了供水系统。我们就不得不重新再来。这样,人们就连续好几天甚至好几个星期没有水源——时间长短取决于战争在当地持续的时间——直到我们能够派人进去修理那个供水系统。简单的说,冲突就意味着这样。有时候,你甚至没有获得任何东西的渠道。加上饥荒、饥饿、营养不良,你能够想象得出冲突会带来哪些影响。我们甚至无法将玉米加大豆的混合食物发放给儿童。当人们昨天就需要救助时,我们今天还被困在边界,或者在去一个镇的途中,被困在卡车上好几天。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网站:为了应对这一危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索马里办事处实施了哪些具体的项目?

汉娜.苏丽曼: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有在大多数国家实施的标准项目。不同的是,在索马里,基本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供绝大部分物资。例如,健康医疗项目中,实质上,我们是全国所有约 300 – 400 家妇幼诊所 (MCHs) 和医疗站的所有药物的唯一供应机构。所以,如果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停止供应药物的话,整个医疗系统也就无法运行了。

自从宣布进入饥荒状态以来,我们一直在努力增加妇幼诊所和医疗站的数量,并努力扩大覆盖范围。在其他领域,我们也在继续采取这样的措施。我们支持超过 1000 个营养中心,治疗严重急性营养不良以及中度营养不良,同样,我们也提供所有相关物资。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1-1182/Holt
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的沃德海莱(Wardhiglay)地区,流离失所的儿童和妇女坐在一面布满弹孔的墙前面。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网站:新的干预措施如何?

汉娜.苏丽曼:自饥荒爆发以来,我们已经开展了两个以前从未进行过的新项目。我们开展了一个地毯式补充喂养计划,这将惠及 20 万家庭,超过一百万人。目前,已经覆盖了 7 万 7 千个家庭。我们希望,在接下来的大约四周内,能够完全覆盖计划的 20 万个家庭。在缺乏基础粮食援助配给的索马里南部,这是一项庞大而意义非凡的工程。

另外一项干预措施是紧急代金券项目。在那里,我们在为 7 万个家庭提供现金或者等价代金券,相当于在索马里购买一个食品篮的价值。对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来说,这是全新的尝试,但是我们认为这是饥荒中该做的、正确的事。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网站:在今年余下的时间及未来,索马里的紧急资金援助前景如何?

汉娜.苏丽曼:让我们稍微回顾一下。一月份,我们发布了人道主义援助呼吁,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了仅为应对索马里全国危机的 6 千万美元的援助请求。年中宣布进入饥荒状态时,我们将援助请求提高到了 2.3 亿美元。有了上述援助,此前我们的资金是足够的。但是为了满足额外需求,最近我们不得不再次将援助请求提高 6000 万美元。所以,今年余下的时间里,我们还需要 6000 千万美元的援助。

我们正在计算明年人道主义项目所需的援助资金,按预期,会与今年处在同一水平,或接近 2012 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所需的 3 亿美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