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马里

时事

在索马里,以社区为导向解决急性营养不良问题
索马里布劳(BURAO),2013年2月12日 —— 乌巴.伊斯梅尔(Ubah Ismail)在出生后的一年间磨难重重。她在5个月大时得了肺炎,之后一直肠胃不适,她在第6个月的大部分时间里经常腹泻。

在索马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与针对妇女和女童的泛滥暴力现象作斗争
索马里摩加迪沙,2012年11月20日 —— 梅达(Mayeda)*因索马里南部饥荒,于1992年和2011年两次背井离乡。她已在塔拉班卡营地生活了一年。

饥荒结束后的数月里,索马里南部的各医疗中心治疗儿童营养不良
索马里摩加迪沙,2012年11月13日 —— 十个月大的伊夫拉哈.穆罕默德.阿卜迪(Ifrah Mohamed Abdi)出生时,非洲正经历20多年来最为严重的饥荒,她家世代居住的村庄也未能幸免。

激进组织青年党(Al-Shabaab)撤离后,各方援助逐步抵达索马里遭受干旱的拜多亚地区
索马里拜多亚(BAIDOA),2012年8月3日 —— 直到三个星期前,纽瑞娅.穆阿利姆(Nuriya Moallim)和9个儿孙还可以在索马里南部乡村的家乡生存下来。尽管一直没有下雨,且经受了2011年的干旱,但他们还是坚守在家乡,没有离开。

实地日志:索马里从与死神擦肩而过的边缘恢复
索马里摩加迪沙,2012年7月25日——2011年9月,即联合国正式宣布非洲之角进入饥荒的两个月后,我来到了索马里南部地区——受灾最严重的区域。

为埃塞俄比亚难民营的索马里难民提供挽救生命的援助
埃塞俄比亚多洛阿多(DOLLO ADO),2012年7月20日——玛莉亚米.伊布拉希姆(Mariami Ibrahim)举手表示反对。“绝不。”当被问到是否计划返回索马里时,她大声说道。12个月前,伊布拉希姆女士离开位于索马里拜多阿(Baidoa)的家,经过艰难跋涉,来到了索马里和肯尼亚边境附近的多洛阿多。

索马里依然缺乏安全饮用水,进而导致疾病与营养不良
索马里摩加迪休,2012年3月21日——在摩加迪休奥德纳区(Hodan District)的一家废弃医院外,妇女和儿童组成的长队沿墙蜿蜒排开。他们是来等待接受诊断的——这家废弃的医院如今已被作为门诊治疗项目的实施地点。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SAACID 在遭受旱灾的索马里社区推广纯母乳喂养
索马里摩加迪沙,2011 年 12 月 9 日 —— 34 岁的纳瓦尔.默罕默德.努尔 (Nawaal Mohamed Nur) 带着九个孩子,生活在摩加迪沙的辛加尼 (Shingani) 区。今年六月,她的女儿阿米拉 (Amira) 被诊断出严重营养不良,这几个月以来,她一直为此痛心。

在成功开展疫苗接种活动后,索马里的麻疹感染率已明显下降
索马里摩加迪沙,2011 年 11 月 28 日 - 医务工作人员在摩加迪沙用塑料板搭建的临时小屋之间紧张地穿梭着,挨家挨户敲门,并通知他们:“今天就是疫苗接种日!需要给孩子接种疫苗!”

索马里南部地区的饥荒已得到缓解,但仍需要数百万资金
美国纽约,2011 年 11 月 18 日 -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对索马里南部饥荒已得到缓解这一消息表示欢迎。

在索马里,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的儿童友好中心为无家可归的儿童提供援助
索马里摩加迪沙,2011 年 11 月 9 日 —— 对于成千上万名无家可归的索马里儿童来说,日常生活充斥着恐惧与不安。冲突还在继续,人们接二连三地逃离自己的家园,社区也随之破裂。即使他们能活着逃到摩加迪沙,日子也不会有太大改观 —— 因为每天他们都将面临寻找食物和避难所的挑战。

对话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索马里副代表汉娜.苏丽曼:“一切为了儿童,无论他们身处何地。”
肯尼亚内罗毕,2011年10 月27 日 —— 最近,在接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网站 (UNICEF.org) 采访时,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索马里副代表汉娜.苏丽曼 (Hanna Sulieman) 描述了在非洲之角数十年来最严重的旱灾中,索马里儿童和家庭面临的严峻挑战。

索马里记者参加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协办的“关注人道主义报道”研讨会
索马里哈尔格萨,2011 年 10 月 20 日 — 最近,27 名索马里记者参加了在哈尔格萨举办的、为期 5天的人道主义报道多媒体研讨会。在会上,“尔格广播” (Radio Ergo)的培训师艾哈迈德.阿里.穆罕默德(Ahmed Ali Mohamed)在指出,正确的信息对于准确的报道至关重要。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呼吁继续支持非洲之角的赈灾工作
美国纽约,2011年10月6日 —— 亲善大使金妍儿、赛琳娜.威廉姆斯、伊斯梅尔.比阿、安洁莉克.琪蒂欧正发出继续支持“非洲之角”赈灾工作的呼吁,并通过社交媒体传递了一系列最新制作完成的“公共服务公告”,号召她们的粉丝继续关注持续进行中的赈灾活动,以真正结束这场灾难性的危机。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为了防止霍乱疫情向索马里派遣医疗专家
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2011 年 10 月 3 日 —— 在摩加迪沙的一间小教室里,20 多位训练有素的索马里护士、男人和女人正在为对抗霍乱和急性水样腹泻 (AWD) 而收集工具。

对于居住在肯尼亚的索马里难民儿童而言,新学年意味着全新的开始
肯尼亚达达布,2011 年 9 月 9 日 —— 对于世界各地的儿童来说,学校假期的结束通常伴随着各种复杂的感情。 来看一看生活在肯尼亚东北部达达布难民营的儿童,学校就要于本周开学了,他们的心情当然也很复杂。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索马里稳定中心治疗营养不良的儿童
索马里摩加迪沙,2011 年 9 月 8 日 — 两岁的穆罕默德最近被带到了摩加迪沙贝纳迪尔医院,当时他的体重只有五公斤多。他的家人来到首都索马里刚一个月。他们的家位于索马里中部加勒加度地区的厄尔波,由于持续干旱,家里所有的牲畜都死了。

索马里的饥荒和冲突导致儿童流离失所,学校成了他们的救生索

索马里摩加迪沙,2011 年 8 月 30 日 — 大约100 名学生兴奋地翻阅着平装书,就像拿着刚出版的最新漫画一样。然而,他们所拿的书上面都是数学和科学公式以及手写的练习题。

索马里南部饥荒蔓延,救济中心治疗营养不良的儿童
美国纽约,2011 年 8 月 8 日 — 哈比卜.艾萨克第一次离开她位于索马里南部瓦吉德的家,但这并不是出于她的自愿选择。干旱导致庄稼被旱死,家畜死亡。彻底的绝望促使她带着孩子们出走,徒步前往紧邻埃塞俄比亚边界的多洛镇寻求帮助。

非洲之角的危机正在恶化,急需更多人道主义援助

美国纽约,2011 年 8 月 3日 —— 随着非洲之角发生的危机不断加深,联合国发出警报,索马里南部的所有地区在接下来两个月会陷入饥荒。成千上万的人已经失去了生命,更多的人命悬一线,而国际社会的人道主义救援行动仍然非常缓慢。

性别平等课程帮助索马里女性青少年留在学校
索马里博丁雷 (Burtinle),2011年3月28日 – 刚开始的时候,向这个班级里的女性青少年问及例假和早婚是否是导致辍学的主要原因,她们显得非常害羞。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日本支持为索马里的弱势儿童改善教育和保健
索马里布劳,2011年1月13日-老师费萨尔.艾哈迈德(Faisal Ahmed)从黑板前转过身来问他班上好学的学生们有关平方米和立方米的概念。坐在前面第三排的希巴克.阿布迪拉曼(Hibaq Abdirahman)低头看了一眼放在她桌上的数学课本,然后举起手来解释面积和体积的区别。

尽管面临着挑战,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摩加迪沙的合作伙伴依然力争保护妇女和儿童的权利
索马里摩加迪沙,2010年9月29日 – 索马里的儿童比世界上任何地区的儿童所处的环境都更危险。

亲善大使陈美龄谈自己代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出访世界各地经历
日本东京,2010年3月22日 - 自1998年开始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日本办事处合作以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日本亲善大使陈美龄,这位亚洲知名的流行歌手、教育学博士及电视名人,已经数次访问过非洲、亚洲和中东地区。除了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合作以外,陈博士还致力于促进和平以及妇女和儿童的权利。

资金短缺可能影响索马里的人道主义救援
美国纽约,2009年10月21日 –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官员担心资金短缺可能会影响到索马里约360万人口所急需的人道主义援助活动,其中包括受严重旱灾影响的140万儿童及150万因冲突而被迫逃离家园的人口。

公私合作为索马里社区提供可持续的安全用水
2009年9月28日,索马里伯贝拉 – 建于19世纪的残破的城市供水系统一直为索马里西北部的沿海城市伯贝拉的居民供应量少质差的用水。直到最近,情况才有所改观。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索马里仓库被劫营养援助受阻
美国纽约,2009年8月3日 – 由于合作伙伴在索马里下朱巴地区的仓库遭到抢劫,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营养物资的供应被迫受阻。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索马里的基地被占领,严重妨碍了干预工作
美国纽约,2009年6月23日–2009年5月17日,索马里激进武装组织青年党(Al Shabaab)占领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乔哈尔城的基地,将近六个星期过去了,基地仍然在他们的控制之下。

幼儿保健活动第一次在索马里全国开展
马里南部瓦基德,2009年4月1日 – 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卫生组织、当地政府、社区和非政府伙伴组织的支持下,儿童保健日活动第一次在索马里全国范围内开展。

为索马里脆弱儿童开展的随时可用的食品分发活动
索马里博萨索和伯贝拉,2009年3月16日–在位于索马里东北部的博萨索的布洛民基斯国内流离失所人口营地,儿童和照顾他们的人聚到一起领取Plumpy’doz,即一种可以帮助脆弱的儿童预防营养不良的新一代的随时可用的食品。

在索马里面临最糟糕情形时,食品干预是至关重要的

索马里博萨索,2008年8月21日 — 营养不良是今天索马里儿童面临的最大的挑战之一,而根据一份即将公布的联合国报告,情况可能会进一步恶化。

临时学校给因冲突而流离失所的索马里青年人带来了正常的感觉
索马里阿弗古伊沿路,2008年3月7日。18岁的萨蒂娅,最后一次看见她的丈夫是一个多月前了。在摩加迪沙的战争爆发前,她带着她的新生婴儿被迫逃离到首都以外约15公里的安全地区。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为索马里营养不良的儿童寻求紧急援助
索马里哈尔格萨,2008年2月15日。这种声音对卡德拉.阿卜杜拉来说简直太熟悉了:先是炸弹的爆炸声,然后是尖叫声和她把家产往一个袋子里装时,瓶瓶罐罐发出的叮当声,最后是逃跑。

在没有参加条约的地方保护儿童的权利

索马里哈尔格萨,2007年11月29日 。上周儿童权利公约已经签署了18年, 一个对全世界儿童重要的时刻。索马里是世界上仅有的两个没有签署儿童权利公约的国家之一,这对该国青少年将具有特殊的意义。

母亲与儿童深受索马里营养危机的冲击
索马里摩加迪沙, 2007年9月13日。 根据最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食品安全分析处及其它儿童会合作伙伴就营养问题所做的调查,估计索马里中部和南部有8.3万名儿童患营养不良 - 其中1.35万名儿童患严重营养不良,生命垂危。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索马里救援工作因无法进入冲突影响地区而受阻
美国纽约2007年4月25日 - 自2007年初以来,索马里的安全局势每况愈下 - 随之而来的是儿童及其家庭的健康和安全保护问题。


 

 

 

 友好打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