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拉利昂

时事

在塞拉利昂,支持埃博拉幸存者回归正常的生活
塞拉利昂弗里敦,2015年5月26日 — 当像哈瓦*这样的儿童幸存者出现在用塑料布围起来的埃博拉治疗中心的时候,他们得到了救助、拥有了微笑,而且这里经常充斥着欢快的舞蹈和动听的歌声。

在塞拉利昂,两名埃博拉幸存者同命相连 – 并一起创造共同的未来
塞拉利昂卡姆比亚,2015年4月23日 - 在塞拉利昂卡姆比亚区的社会福利部,儿童们在房间里玩耍的声音让家长和看护人很难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叫到。

在塞拉利昂,学校重新开放
塞拉利昂弗里敦,2015年4月14日 – 12岁的杨森科还不能完全决定长大后想成为一名工程师还是飞行员。然而,无论他以后是学习规划还是驾驶飞机,他知道他需要在学校接受教育 –而由于埃博拉疫情的爆发,他已经失学长达9个月之久了。自2014年5月以来,该国已有超过3400人死于埃博拉。

创新短信报告,抗击塞拉利昂埃博拉疫情
塞拉利昂弗里敦,2015年3月9日--在塞拉利昂的临时观察护理中心,一天的工作结束后,普扎坐在他的木桌前,翻看着自己的笔记—然后他拿出手机,现在是报告时间。

在埃博拉病毒侵袭的塞拉利昂同心协力求生存
塞拉利昂弗里敦, 2015年3月3日 - 过渡监护中心(OICC)被风景如画的高山和郁郁葱葱的绿色植被环绕,詹姆斯.卡马拉*和他的六个兄弟姐妹度过了隔离观察的第18天。微风吹过鲜艳的黄色的楼房,送来孩子们的欢笑声。

在塞拉利昂,埃博拉幸存者开始被社区接纳
塞拉利昂弗里敦,2015年2月23日–18岁的亚布.卡洛阔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她抱着她的女婴格雷斯,并轻轻地爱抚着她。这位年轻的母亲和她近2岁的女儿共同经历了一场可怕的磨难,并最终幸运地逃脱了埃博拉病毒的魔掌。

塞拉利昂社会动员者提高“热点”社区抗击埃博拉的能力
塞拉利昂弗里敦,2015年1月28日-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大热天,安德鲁.科罗马和默罕默德.康泰拿着扩音器、海报和传单,走过拥挤的弗里敦罗库帕社区。这支社区动员小分队来此是由于这个社区正处于第二个21天的隔离期,这里新报告了一起埃博拉死亡病例。

埃博拉以后–一个塞拉利昂的男孩回归正常生活,回归他的社区
塞拉利昂博城,2014年12月30日 – 木苏.科罗马永远不会忘记她得知14岁的儿子山梵已经死于埃博拉的那一天。

幸存者在塞拉利昂对抗埃博拉
塞拉利昂弗里敦,2014年12年18日–乔丝夫.科罗马和他的妹妹布里克苏是埃博拉的幸存者。他们的十七个亲人,包括他们的父亲、四个兄弟和四个姐妹都死于这个疾病。

在赛拉利昂,让隔离所离家更近
塞拉利昂邦巴里区,2014年11月20日 – 在塞拉利昂北部邦巴里区的佩特巴娜玛拉村,护士约瑟芬.康特说:“感谢上帝我们能有这个社区护理中心,但在这里工作并不容易。”她正等着第一批病人抵达这个拥有八张病床的新护理设施(也被称作CCC)。

在塞拉利昂,免疫也成为埃博拉的牺牲品
塞拉利昂弗里敦,2014年11月3日–目前在塞拉利昂,大多数人都尽可能地远离医院和保健中心,因为感染了埃博拉病毒的病人正在那里接受治疗。这种对致命流行病的反应是可以理解的,但与此同时人们也感受到了恐惧对健康造成的更广泛的影响,其中最主要的是疫苗接种率的急剧下降。

在塞拉利昂,学生们通过电波重返课堂
塞拉利昂弗里敦, 2014年10月21日 - 13岁的尤里马图.康特的家位于弗里敦新英格兰社区的错综复杂的小巷的尽头。通常在这样的早上,她已经走在上学的路上了,途中她要躲开摩托的士和在集市上卖水果、甜食和面包的妇女。相反,今天她正坐在家里的地板上,一边听着收音机,一边靠在木凳子上做笔记。

在塞拉利昂的埃博拉疫情中幸存–一名儿童的故事
塞拉利昂凯内马,2014年10月16日– 凌晨4:30,四岁的阿马杜唤醒他的姐姐玛丽。他头痛,无法入睡。他问她妈妈在哪儿。自从两个月前离开了凯内马的埃博拉治疗中心以后,他几乎每天都问同样的问题。

走进塞拉利昂遏制埃博拉的宣传运动
塞拉利昂弗里敦,2014年9月25日-弗里敦原本热闹的街道现在空无一人,冷冷清清。时不时会有车辆出现在被遗弃的道路上,打着应急灯,继续向前开。时间是9月19日的早上7点,也是塞拉利昂的埃博拉病毒(EVD)挨家挨户宣传活动的第一天。这个国家一共有差不多3万名外联工作者。他们四人一组,在社区里教育居民有关埃博拉的知识。他们的目标是逐门拜访150万户人家。

在塞拉利昂,以学校为主导的卫生计划赋予儿童及其社区救生知识
塞拉利昂通科利利(TONKOLILI),2012年11月19日 —— 十四岁的蒙恩奥图.康特(Memenatu Conteh)曾经饱受恶劣卫生条件造成的各种危害。

教育为塞拉利昂的青少年播种美好未来
2011 年 2 月 25 日,塞拉利昂凯拉洪 — 在凯拉洪的这个乡村地区,男女老幼都要从某种程度上参与耕作劳动,小孩子可以帮助母亲拣选种子,老人可以帮助除草。然而对于15 岁的戴维.凡迪来说,耕种已不仅仅是为了生存需要。而是为了获得教育。

女童教育周:在塞拉利昂倡导平等
塞拉利昂弗里敦, 2010年11月1日 – 一位来自塞拉利昂南部的高中生,12岁的法玛塔.穆萨.库拉.索瓦(Fatmata Musa Kula Sowa),最近来到首都弗里敦帮助宣传女童教育周。

为塞拉利昂的母亲和儿童提供免费的普及医疗服务
塞拉利昂弗里敦,2010年7月28日–今天清早,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的公主基督教纪念医院外就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孕妇、母亲和小孩都在耐心地等待着,医护人员让一些需要立即治疗的病患优先接受护理。

通过向妇女提供免费医疗服务,降低塞拉利昂孕产妇死亡风险
塞拉里昂博城,2010年6月7日– 四月下旬的一天,哈瓦.巴里的儿子刚刚在塞拉利昂南部的博城政府医院出生,但哈瓦很有可能无法活下来照顾儿子。40岁巴里女士患上了妊娠并发症子痫,伴有不时地癫痫和抽搐。

塞拉利昂宣布为母亲和儿童提供免费的医疗服务
塞拉利昂邦特地区,2010年4月27日 - 28岁的赛巴图.科罗马正在摩托救护车上无助地呻吟着。她因怀孕并发症被送到达马特鲁仲(Mattru Jong)的“联合兄弟会基督医院”,马特鲁仲是塞拉利昂邦特地区的一个渔村。

携手支持塞拉利昂的女童教育
塞拉利昂弗里敦,2009年9月8日 – 三名年龄不到十岁的儿童在弗里敦的考屯奇(Cotton Tree)附近露宿,乞求施舍。他们没有上学。在历史上,这里信众祈求和平与繁荣的地方。

塞拉利昂通过“学校领导的全面卫生”项目改善个人卫生习惯
塞拉利昂洛科港,2009年7月1日–对塞拉利昂洛科港地区拉雅E.M.小学的孩子们来说,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实践是每天的例行工作。

塞拉利昂内战幸存者获倡导妇女和儿童权利奖
美国纽约,2009年5月8日 –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主任安.维尼曼昨日会见“勇气之声奖”的最新获得者玛利亚图.卡玛拉(Mariatu Kamara),对她获奖表示祝贺。

塞拉利昂的母亲们参加扩大女童教育机会的运动

塞拉利昂弗里敦,2008年11月4日 - 16岁的阿米娜塔.曼萨瑞出生在塞拉利昂北部邦巴利地区一个叫做曼内的小社区。在家中的三个男孩和两个女孩中她行列老三,在她年轻生命的大部分时光里,她辍学在家。

曼彻斯特联队的球星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塞拉利昂携手抗击艾滋病
塞拉利昂弗里敦,2008年6月26日。塞拉利昂的教育、青年和体育部部长闵凯鲁.巴赫博士,在首都弗里敦的国家体育场,启动了由曼彻斯特联队支持的艾滋病毒/艾滋病的宣传运动。

亲善大使大卫.贝克汉姆在塞拉利昂访问儿童生存项目
塞拉利昂邦巴利区,2008年1月22日。足球明星兼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大卫.贝克汉姆近期结束了对塞拉利昂的访问,他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代表一起重点关注了儿童生存问题。

在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发表周年之际,伊斯梅尔.比亚被任命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受战争影响儿童的代言人
美国纽约,2007年11月20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受战争影响儿童的第一位代言人伊斯梅尔.比亚要求给生活在暴力伤害下的儿童予以关注和希望。

West African children take to the airwaves to make their voices heard
MONROVIA, Liberia and FREETOWN, Sierra Leone, 18 December 2006 – This year’s ICDB on 10 December served as clarion call for broadcasters in Liberia and Sierra Leone to engage the voices of young people, providing them with a platform to air their views on reversing the HIV/AIDS pandemic.


 

 

 

 友好打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