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内加尔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主任在塞内加尔指出普及教育的紧迫性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0-0908/Shryock
在达喀尔的HLM街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主任雷克抱起一名身穿儿基会T恤的男孩,小男孩开心地笑着,其他孩子也高兴地看着他。

塞内加尔达喀尔,2010年5月18日 – 这所学校的外墙由混凝土砖砌成,墙上还残留着洪水冲刷的印迹。11岁的安塔就在这里上学,她梦想成为一名儿科医生。她觉得自己很幸运。

点击此处查看视频

但是昨天,安塔告诉来访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主任雷克说,她的许多朋友并没有她那么幸运。雷克主任本周到塞内加尔来参加一个有关女童教育和性别平等的全球会议。

消除性别差距

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HLM这个贫困的街区,很多儿童因为工作而被迫辍学去。 女孩在经济压力下遭受着更大的压迫。

安塔告诉雷克主任,她有一个朋友——15岁的艾斯萨图,因父母双亡而辍学。由于负担不起学费,艾斯萨图离开家与祖母同住,帮祖母做些家务活。

UNICEF Photo
© UNICEF Sengal/2010/Shryock
11岁的安塔是塞内加尔达喀尔贫困地区的一名学生。她告诉来访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主任雷克说,她认识一个女孩,由于父母双亡,不得不辍学在家帮祖母做家务。

安塔说:“现在艾斯萨图每天要打扫房间和做饭,所以不能来上学了。”

雷克主任此次到达喀尔参加由联合国“女童教育计划”(UNGEI)组织召开的“赋予两性平等权力:教育与平等”大会。作为探访校园活动的一部分,雷克主任在安塔及其同学的陪伴下,参观了他们的学校。

为期三天的大会让全球200多名专家聚集一堂,探讨在全世界实现优质教育和消除性别差距的目标。此次会议也是为了庆祝UNGEI诞生十周年纪念。2000年,UNGEI由联合国前任秘书长科菲.安南在达喀尔举行的“世界教育论坛”上启动。

女童承受的重压

像艾斯萨图这样的例子在塞内加尔并不罕见。虽然72%的学龄儿童都已接受小学教育,但是女孩到达青春期后的辍学率却远远高于男孩。只有18%的中学学龄女孩能获得中学教育,而同年龄段的男孩接受中学教育的比例则为23%。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0-0907/Ricci Shryock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主任雷克与几名男孩坐在一起,这些孩子来自附近的“达拉”(可兰经学校),他们也在达喀尔的HLM第四小学学习一些课程。

潘达.迪奥普是安塔所在学校里的一名教师,他班里的学生年龄在12至13岁。他说:“我看到很多女孩来学校上学,但家长们经常在考试之前又把她们带回家。我们的传统就是这样:如果家庭遇到经济困难,女孩往往就要辍学,家庭更重视男孩的教育。”

雷克主任还参观了一所名为“达拉”(daara)的伊斯兰宗教学校,塞内加尔大约有5万儿童在这种可兰经学校里接受教育。

HLM街区位于一条高速公路和充满垃圾的排水沟之间,街区里有14所“达拉”学校,校舍由锡和木材搭建。这些学校向年纪小的儿童传授伊斯兰教,学生们被称为“可兰经学童”(talibés)。这类学校填补了没有正规学校教育的空白。然而,学校体制却常常被滥用。在某些达拉学校,被称作“宗教领袖”(marabouts)的教师让学生沿街乞讨,这种景象在达喀尔大街上随处可见。

除了看望学生,雷克主任还会见了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的非政府组织“萨穆社会”(Samu Social)的成员,该组织为上过达拉学校的前“可兰经学童”提供住所。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0-0906/Ricci Shryock
雷克主任在一些孩子们的陪伴下参观首都达喀尔的HLM街区。

“多重益处”

雷克主任在UNGEI大会开幕时说,自2000年“世界教育论坛”在达喀尔举行以来,世界儿童的状况有了很大的改善。但他强调,如果我们继续按当前的速度发展,那么到2015年仍将有大约5600万名儿童失学,其中超过半数会是女童,且少数民族儿童将占很大比例。

雷克主任说:“这是有悖于道德的,我们知道让女童接受教育会带来多重益处:它将有助于建立更公平的社会,让妇女免受早婚、暴力等不公平待遇,让她们有可能自食其力养家糊口。”

刚刚参观过达喀尔HLM街区的雷克主任表示,他所看到的儿童在面对困境时都表现出了非凡的适应能力。他说:“不管我走到哪里,我都非常钦佩这些笑对困境的儿童。”


 

 

视频(英文)

2010年5月18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通讯员盖伊.哈伯德报道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主任安东尼.雷克在一次有关女童教育的全球会议上讲话并在一个当地学校里与孩子们见面。
 视频  |

从新闻市场下载广播质量的视频

女童教育倡议官方网站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女童教育倡议的官方网站
UNGEI banner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