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

见习助产士为巴基斯坦农村妇女带来专业护理

UNICEF Photo
© UNICEF Pakistan/2008/Paradela
塔芭萨姆.娜希姆监护着新生儿的健康状况,这是成为社区助产士所接受培训的一部分内容。

法缇玛.拉贾报道

巴基斯坦旁遮普省南卡纳,2008年3月12日。在巴基斯坦旁遮普省新生儿瘟疫的死亡率很高。已经采取措施防止这些死亡的发生,这些措施包括由经过训练的,接生技术熟练的助产士参与接生,给新生儿父母提供急需的咨询。

塔芭萨姆.娜希姆就是这样一个见习生。在南卡纳区医院,她走过灯光微弱的妇产科病房并停下来轻轻为一对出生仅三天的双胞胎作检查。那位母亲做完剖腹产手术后很疲惫,但脸上洋溢着骄傲的笑容。塔芭萨姆微笑着继续到下一个病床进行检查。

塔芭萨姆在南卡纳区总医院经培训成为社区助产士,她是接受18个月寄宿的,全面培训课程的35名轻妇女中的一员,该课程是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的,学习如何护理接生、监护妇女的并发症、在必要情况下帮他们转送医院。

每一位经过全面训练的妇女,一旦回到村庄就会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支持下开设助产保健室。已经从附近没有医疗设施的社区选定了至少1万名学员。

‘单身女性的困难’

在巴基斯坦人口最多的省份旁遮普邦,只有33%的分娩是在有熟练的助产士在场时进行的。在旁遮普省的农村,这个比率下降到了26 % — 这导致旁遮普邦平均每10万个安全出生的婴儿中就有300人死亡,成为产妇高死亡率地区。

UNICEF Photo
© UNICEF Pakistan/2008/Paradela
要成为社区助产士,塔芭萨姆(右)必须接受18个月的强化培训。

南卡纳是该省3个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的,针对边远农村地区的助产士培训项目的地区之一。

塔芭萨姆来自距离该区首府南卡纳90分钟路程的么力博吉村。和她的很多同事相比,她面临着更难的路程问题。4年前,21岁的她结了婚,她离开了虐待她的丈夫,带着3岁的女儿额珐回到了她父母家。

“从前精神紧张充斥着我生活中的每时每刻,”她说。“对单身妇女来说这是非常困难的事。家人经常不让妇女在外做任何事情。”

熟悉妇女的困难

很幸运,塔芭萨姆有一个彼此支持的家庭,当她的父亲听到有关助产培训项目时,他建议她报名参加。现在,她住在医院,每个星期日去看望额珐。

生长在一个偏远的农村,塔芭萨姆很熟悉分娩时妇女们面临的困难。传统接生员往往没有基本的卫生实践经验,也不愿把面临难产的妇女转往医院。

“他们告诉你,所有的孩子都是在家生的,”她说。 “他们说,我们给你打一针你就没事了!”

在农村独立工作

培训期间,塔芭萨姆学习了正常分娩的操作,以及如何鉴定一个妇女是否该被转往医院。

阿兹拉.帕文是负责南卡纳培训项目的护士长,她强调咨询的重要性。“这些年轻女性必须知道如何与他们的病人、她的丈夫 、她的婆婆交谈,”她说。“为了母婴健康,我们知道如何应对每个人。”

培训期间强调实践经验和技能的掌握。塔芭萨姆和她的同事最近刚结束了在拉合尔一个大型三级医院为期3个月的实习,在那里,在有经验的产科医生监督下,他们得到了实际操作的培训。

“在那我们见识了很多, ” 塔芭萨姆回忆道。 “有些时候我们正在接生一个婴儿而另一名妇女又要分娩。我摘下手套,抓紧清理一下,再戴上一双新的,又开始另一个手术。"

‘我发誓要自立’

自2004年以来,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支持下,有11个地区和首都伊斯兰堡的69个医疗设施得到了改善,已经能够提供产科急诊及新生儿护理服务。其中67个提供24小时服务。在11个重点地区以外的9个地区,60%以上的分娩是由熟练助产士接生的。有3个区的 74名社区助产士已经完成了18个月的培训并正在向孕妇提供服务。

塔芭萨姆和她的同事们还有一年就要返回自己的村庄,他们为自己社区服务的决心已定。

“我是带着给自己和我的村子做点什么的动机来的,”塔芭萨姆说。“确实很难,但我已发誓要自立,我会为自己负责。”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