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

巴勒斯坦国青少年坦言,在隧道里冒着生命危险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2-0874/El Baba
两名17岁的巴勒斯坦男孩在加沙与埃及交界处的地道里非法偷运碎石。自从2007年开始封锁以来,这些地道被用来走私无法在加沙买到的物品。

凯瑟琳.怀布尔(Catherine Weibel)报道

巴勒斯坦国加沙,2013年1月9日 —— 在加沙南部与埃及交界处的这一小片狭长土地上,布满了千疮百孔的废墟和沙地,数百顶白色帐篷里传出发电机的轰鸣声。

这些帐篷位于拉法(Rafah)镇边上,隐藏着地道入口。自从五年前开始封锁以来,这些地道便用来走私食品、燃料和建筑材料。以色列称有些地道用于向加沙走私武器。

在一个帐篷里,12名青少年围坐在一个大坑旁,等待他们的最后一个朋友上升到地面。地道由木桩支撑,裸露着土墙,男人可以在里面低头站立。

意外事故频繁。自2009年以来,塌方、触电、煤气罐爆炸和空袭导致8名儿童死亡,另外3名儿童受伤。

在地道里工作的儿童并不少见,但没人知道有多少儿童。许多地道老板发现雇用儿童更加容易,他们不太会抱怨工作条件和工资。父母们称他们没有办法,只能让他们的孩子去地道里工作帮忙养家。

地道还是坟墓?

16岁的穆罕默德*(Mohammed)在14岁时被送去地道里工作。“一天早晨,我妈妈把我拥在怀里,抱着我哭。她说,我父亲太老找不到工作了,我是个男人,从现在开始不能再去上学了,得去工作。”他说,“我被迫辍学,终于在地道里工作了。”

穆罕默德在说话时几乎睁不开眼睛,他精疲力尽,虚弱的身体麻木了。“第一次进地道的时候,我被吓哭了。”他回忆说,“我不想在地下工作;地道看起来像一座坟墓。其中一个工人给了我一小片药,让我放松了下来。”

这种药叫做曲马多(Tramadol),是通过地道从埃及进口的劣质轻度片状止痛药。这种药在加沙十分畅销,并且很容易上瘾。在地道里工作的许多儿童说他们经常吃这种药。“我的身体疼得厉害,但我还是要去工作的时候,我就吃一片。”另一名少年说。

“我有什么办法?”

穆罕默德每一次下地道可以辛苦地赚到120谢克尔(约30美元)。他说,他可以在工地找到一份工作,但热的难受,并且薪水只是目前这份工作的三分之一。“我希望成为一名电工,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实现。”他深思道。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2-0876/El Baba
17岁的穆罕默德*通过地道中的通信线路呼叫地面上的工人。他说,当年迈的父亲无法工作后,家人便让他辍学去地道里工作。

16岁的艾哈迈德(Ahmad)是穆罕默德的朋友,他每天下夜班后坚持上学。“我的老师说我应该停止在地道里工作,但我有什么办法?我不能让我的家人吃不上饭。”他悲叹,并补充说他上课时会一直睡觉。“我害怕的是我最终永远不能从学校毕业。”

他们冒着生命危险

穆罕默德和艾哈迈德回忆他们差一点在一次地道塌方事故中死掉的情形。“我们知道救援马上就到,并且还有一些空气,但我们当时运输的一个煤气罐开始泄露,导致我们呼吸困难。”穆罕默德回忆说,“我们惊慌失措,以为我们就要死了。”儿童们及时获救,但穆罕默德却住了一个星期的院。

穆罕默德说,他在另一个地道里工作的表兄弟却没有那么幸运。“他点烟时,引发当时运输的煤气罐爆炸,他被炸死了。”他轻声说。“我讨厌煤气罐,我一辈子都不想再搬,但我必须工作。”

萨克尔(Saqer)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的拉法青少年友好中心的一名教育工作者。他说,他有时会遇到在地道里工作的儿童,并尝试劝说他们辞掉工作。

“我已经说服了一名少年去一家玻璃瓶厂工作。我正在试着帮他联系职业培训,因为他不想再回学校上学。”这名教育工作者说。由于薪水可观,这名少年偶尔还是会去地道里工作。

自从2010年封锁稍微放松以来,地道数量有所下降,工作开始减少。“我去地下工作不像过去那么频繁了。”一名15岁的地道工说。

然而,看起来他并不知道这对于他而言,究竟是福是祸。

*所有人名均系化名。


 

 

你看得见我吗?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