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

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新生命在冲突之后绽放

UNICEF Photo
© UNICEF occupied Palestinian territory/2012/El Baba
法特玛(Fatma)抱着她刚刚出生6天的女儿拉玛(Rama)。法特玛的继母是一名护士,在她的协助下,法特玛在加沙城内的阿尔卡拉马(al-Karama)社区产下了这个婴儿。现在,母女二人健康状况良好。

凯瑟琳.怀布尔(Catherine Weibel)报道

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加沙城,2012年12月11日 —— 一名穿着校服的女孩在墙边被炸毁的破碎家具里找寻家中财物。她从瓦砾堆中捡起一件连衣裙,递给她的继父穆罕默德(Mohammed)。继父只好把它挂在窗框上,窗户已被炸坏。

穆罕默德与他的两位妻子及九个孩子生活在加沙城北部的一个贫民区拜特拉希亚(Beit Lahia)。他娶第二位妻子贾瓦尔(Jawaher)时,已经与第一位妻子卡米拉(Camilla)有四个女儿。贾瓦尔曾是一名拉扯着三个女儿的寡妇。后来,这两个女人各生了一个女儿。

婴儿降生

卡米拉面色苍白,很少讲话。她在以色列与加沙爆发暴力冲突的那一周生下了她的孩子。

“那晚,天上满是飞机。”贾瓦尔说,“到了午夜,又发生了一次空袭,太可怕了,孩子们尖叫不止。我们吓坏了。幸运的是,第二次空袭只毁坏了半个房间,我们幸存了下来。”

挺着大肚子的卡米拉再也坚持不住,在贾瓦尔的帮助下生下了孩子。“我把她带到我父母的房间。起初我很担心,因为婴儿脐带绕颈。”贾瓦尔说道。贾瓦尔刚刚在两周前生产,轻轻地抱着她自己的女儿。

几天后,以色列空投下传单,警告人们为安全起见离开拜特拉希亚。全家再次出逃,这次是在一所学校寻求庇护。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2-1596/El Baba
在加沙城内的泽图恩(Zeitoun)区,工人们正在成箱成箱地卸下紧急救援物资。在11月的最后一周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已经向近4000名流离失所的加沙人发放了卫生箱、水箱和毛毯等物资。

产后探访

两周前,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向近4000名流离失所者发放了卫生箱、水箱和毛毯等物资。

“所有这些经历都对卡米拉造成了伤害;她真的是筋疲力尽了。”一名到家中探访的助产士雷姆.阿尔卡塔威(Reem al-Qatawy)说道,“婴儿是健康的,但是母亲得了贫血和高血压。我要让她去看医生。”

产后家访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援助加沙地区高危孕产妇计划的一部分,该项目得到了爱尔兰和日本等国的捐助。在2012年,截至目前,已经支持了4000余次家访,近3000位母亲从中受益。

“我想为她创造的就是和平”

在加沙城,阿尔希法(al-Shifa)医院的产科病房主任哈桑.阿尔罗赫博士说道,在暴力冲突那一周里,许多孕妇发生了出血或胎动增加现象。“当母亲的精神受到压迫时,她的心率便会升高,进而影响体内的胎儿。”他解释道。

在阿尔卡拉马社区,法特玛在发生暴力冲突的那一周在家中完成生产。“那时,我一直在想如果不能去医院我该怎么办,因为家里没有药。”她说道。她的妊娠期比较复杂,因为胎儿体位不正(两腿先出)。

在冲突的最后一天,传闻四起,说要停火。这时,孩子也要出生了。“我感到疼痛难忍 —— 可怕的爆炸声此起彼伏,整个房子摇摇欲坠。我的其他五个孩子要么紧紧地贴着我,要么用双手捂着耳朵,害怕得尖叫不止。”年轻的母亲回忆道。

因为空袭,医院无法为法特玛安排救护车。她的继母是一名护士,在达成停火协议前半小时,帮助她完成了分娩。产后的探访发现,母亲和婴儿拉玛健康状况良好。

现在,法特玛坐在家里,静静地抱着拉玛。拉玛穿着粉色的衣服,外面裹了一条同色毛毯。“我想为她创造的就是和平。”这位母亲说道。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