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

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加沙城,暴力冲突已对儿童造成直接伤害,许多家庭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更新: 2012年11月21日下午2点,GMT–5: 11月21日,埃及外长奥马尔及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埃及开罗举办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以色列及哈马斯已经在当地时间晚上9点宣布停战。

凯瑟琳.韦博尔(Catherine Weibel)报道

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加沙城,2012年11月20日 —— 暴力冲突已对儿童造成直接伤害,许多家庭正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通讯员克里斯.尼尔斯(Chris Niles)报道巴以冲突对儿童造成的影响。  在Realplayer中播放

 

在加沙城,数场空袭已造成22名儿童丧生,另有277人受伤。在以色列,火箭弹已造成14名儿童受伤。预计伤亡人数还将上升。

加沙地带和以色列的儿童在不分昼夜的战火中担惊受怕,正展现出各种令人担心的、社会及心理方面的压力症状,包括尿床、病理性重现、做恶梦、畏惧进入公众场合、害怕孤独及性情孤僻等。

承受失去家人的痛苦

在加沙地带农业区拜特-哈嫩(Beit Hanoun),艾哈迈德.巴西奥尼(Ahmed Bassiouni)说起一天晚上他在睡觉前要如何安抚自己的孩子。他15岁的女儿戴安娜(Diana)晚上睡觉时要把毛毯拉到头上,才会感到安全些。没过多久,他家周围发生了空袭。“除了费尔斯(Fares),所有的孩子们一直尖叫着。我知道,他已被弹片击中离开了人世。我用毯子遮住他 —— 太可怕了。我不能让他的兄弟姐妹看到他当时的样子。过后,我大哭了一场。”

巴西奥尼先生说,痛苦地接受他9岁的儿子离开人世的事实后,他不知道如何去帮助另外五个孩子。“他们不想吃东西,不爱出去玩。只是待在家里哭。”他在电话里说。电话这头可以听到另一头隆隆的炮火声。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2-1521/El Baba
11月19日,在加沙中部的阿尔-布雷支(Al Bureij)难民营,一名12岁的女孩和一名男孩在被摧毁的家中透过缝隙向外窥探。

拜特-哈嫩的另一个家庭也失去了一个孩子。贾马尔.纳赛尔(Jamal Nasser)谈起那晚他如何让他的妻子和最小的孩子睡在楼梯下方,他和四个儿子睡在客厅里。在客厅,15岁的奥代(Oudai)被弹片击中丧生,奥代的兄弟塔里克(Tareq)受了伤。

“奥代学习成绩非常好 —— 他梦想成为一名医生。”纳赛尔先生,“现在,永远也不可能了。他的兄弟塔里克在住院。即使我们告诉他,他现在安全了,但他仍一直哭着说,他会死的。昨天,他说他想回家。我不敢告诉他,我们回不去了;我们的家被毁了。”

纳赛尔先生说,他不知道要把他的其他孩子带去哪里,因为到处都不安全。他强调说,自己曾在以色列工作,“这场战争毁了我们的孩子,毁了他们的梦想。”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2-1528/El Baba
11月18日,在加沙南部拉法(Rafah)市附近的沙博拉(Shabbora)难民营,一个男孩手中拿着刚从残垣断壁的家里拾掇出的东西。

支持困境中的家庭

加沙的160万人口中,半数是儿童。

五个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的紧急社会心理援助团队正在试图拜访巴西奥尼和纳赛尔两个家庭。这一地区依然非常危险,拜访计划被迫推迟。

只要条件允许,这些团队就会前往拜访加沙地带的医院和家庭。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支持合作伙伴开通热线电话,在行动受限时,让各家庭可以通过电话与心理咨询师交谈。

“对于年幼的孩子而言,这样巨大的打击击碎了他们的安全感,造成了毁灭性的创伤。他们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深深地感到无助。有时,甚至会有孩子认为,家人正在经受的苦难是自己造成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的保护项目主任布鲁斯.格兰特(Bruce Grant)说。

“社会心理响应行动的工作人员将与孩子们交谈,告诉他们,日后可能还会发生这类事件,感到恐惧是正常的现象。我们正努力增强人们在灾难时期的韧性及恢复能力,但是,帮助孩子重新建立安全感将会是非常漫长的过程。”他说。

没有直接受到空袭影响的家庭也为自家的孩子担惊受怕。学校停了课,家里又经常停电,已经不堪重负的父母们发现很难让孩子们待在家里。许多孩子在街上闲逛,他们可能会看到倒塌的房屋、受伤的路人和马路上的尸体。

在家里,战火的声响震耳欲聋。“自空袭开始以来,我一岁大的儿子卡马尔(Kamal)发生了很大变化。”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加沙的通讯主任萨支.阿尔马戈汉尼(Sajy Elmughanni)说,“他曾是一个快乐的孩子,但现在他呆呆地坐在那里,目光茫然。这让我感到很无助。”


 

 

相关链接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