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

学生们克服各种困难,在新学期返回约旦河西岸的贝多因社区学校

莫妮卡.阿沃德报道

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阿尔.卡不那,2011 年 9 月 9 日 — 12 岁的塔利尔.阿丽每天在极端的高温下,穿过满是尘土的山路,才能到达学校。“尽管上学的路很艰难,但是我喜欢学习,”她说。

视频:2011年9月4日 ——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通讯员安嘉.巴伦报道,尽管学校面临拆除的威胁以及扩建的局限,但在开学第一天,巴勒斯坦境内约旦河西岸阿尔.卡不那学校的学生,还是高高兴兴地开始了他们的新学期。  在Realplayer中播放

 

阿尔.卡不那学校由六个船运集装箱组成,位于耶路撒冷东北部50公里处沙漠中的贝多因社区。学校几乎无法为70名在校学生提供防热或防寒保护,也没有适当的卫生设施。学校只有一间能用的厕所,没有图书馆、电脑室,也没有供学生玩耍的操场。

以色列民政部已经发出命令,要求将作为教室的几个集装箱拆除。该校校长称,甚至连学生们为了遮阴而种植的几棵树都可能被连根拔起。

UNICEF Photo
© UNICEF OPT/2011/Hulawani
新学期第一天,约旦河西岸阿尔.卡不那 (Al-Kaabneh) 学校的学生高高兴兴地返回学校。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为他们提供了书包、文具和其它日常用品。

拆除命令是在一项规划体系中下达的。该规划体系使巴勒斯坦人很难获得在约旦河西岸建设学校、房屋和其它建筑的许可证。然而,至少目前来说,塔利尔和她的同学还能够继续上学。

“决心和毅力”

每年四月至十月期间,由于夏季温度极高,学校缺乏保护儿童和家人的设施,他们不得不搬到更远处一个稍凉爽的地区。

“搬迁给这些学生带来了更大的压力,因为每天上学,他们都必须顶着高温,在沙地和山路上步行 5 到 10 公里(单程),”阿尔.卡不那学校校长泰瑟.达拉格姆说。

有人向巴勒斯坦首席和平谈判官员问道,生活在阿尔.卡不那的感觉如何?他回答说,“这里的生活,充满了恐惧和痛苦,但也体现出人的决心和毅力。

UNICEF Photo
© UNICEF OPT/2011/Hulawani
开学第一天,约旦河西岸阿尔.卡不那社区学校的学生在表演节目。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联合国机构和国际非政府组织共同庆祝该校新学期如期开学。
过去的九年里,尔雷卡博士一直在试图改造和扩建阿尔.卡不那学校。然而,由于学校位于约旦河西岸的 C 区域,完全处于以色列的控制之下,因此,让巴勒斯坦人获得许可在这里建设学校,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我有足够的资金,也有捐助团体的支持来建设这所学校。但是,过去的九年里,就连我想建设一间教室,都会被阻止。”尔雷卡博士说。

教育是关键

本周早些时候,十年级的学生玛拉姆.艾哈迈德和她的朋友在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来到了阿尔.卡不那学校,希望能够在学校上课。然而,他们发现,学校无法给他们腾出教室,集装箱里已经没有给十年级学生上课的空间了。

该地区像玛拉姆这样的女生比男生面临着更大的辍学风险。贝多因人的生活与农业和畜牧业密不可分,他们有着自己的文化规范和传统,与相对开放的巴勒斯坦文化不同,他们更为保守。例如,女孩不得在无人陪伴下单独离开贝多因区域,哪怕是去上学。

尽管如此,玛拉姆的父亲说,贝多因人也已经意识到,教育是他们维持生存的关键。

UNICEF Photo
© UNICEF OPT/2011/Hulawani
左起:杰里科总督马吉德.阿尔.费亚尼 (Majed al Fityani)、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特别代表让.高夫 (Jean Gough)、巴勒斯坦的首席和平谈判官员萨伊布.尔雷卡博士 (Saeb Ereikat) 与阿尔.卡不那学校的学生们共同庆祝新学期开学。

受教育的权利

巴勒斯坦教育和高等教育部正在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机构和其合作伙伴共同制定战略,以保护约旦河西岸 C 区域儿童受教育的权利。

巴以和平协议将约旦河西岸划分成了完全由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控制的区域、巴勒斯坦民主控制的区域、以色列安全控制的区域和完全由以色列控制的区域。 完全由以色列控制的 C 区域占约旦河西岸不低于 60% 的地区。

位于 C 区域的 183 所学校中,至少有 26 所已接到拆除或停止运转的命令,意味着这些学校随时都可能被拆毁,这些学生受教育的权利随时都可能被剥夺。

声援学生

“在这里我们再次承诺,支持巴勒斯坦儿童受教育的权利,无论他们居住在那里,我们都支持他们在完善的学校里接受教育,从而为建设美好未来打下基础。”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被占领的巴特斯坦领土特别代表让.高夫在开学的第一天说道。当时她代表联合国和几个国际非政府组织发言。

当天,杰里科城附近的学生也参加了阿尔.卡不那学校的开学仪式,以呼吁人们支持他们受教育的权利。

“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支持阿尔.卡不那的学生的,因为他们受教育的权利受到了侵犯,”16 岁的沙德.萨翠耶说,“拆除一所学校就意味着摧毁这些学生的未来。”


 

 

回到正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