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欧盟人道主义援助部门为加沙儿童提供心理咨询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09-0131/Pirozzi
在加沙北部的城市贝特拉希亚,17岁的穆娜.萨拉.阿尔-阿什卡尔坐在家中的床边。在最近的军事入侵中,穆娜一家人被撤离到一个由近东救济工程处建立的避难所。炮弹击中了避难所,穆娜受了伤并差点被遗弃,因为她的家人以为她已经死了。

洛阿.麦格诺斯多提报道

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加沙,2009年4月15日 – 17岁的穆娜(Muna)和她的父母及五个弟弟妹妹生活在一间小房子里,房子墙上的窗户是用塑料布糊的。在最近加沙的敌对状态中,这个房子受到了严重的损坏。

但是给这个家庭造成最沉重打击的并不是破烂的窗户或者破损的墙壁。2009年1月,在加沙最密集的一次轰炸中,炮弹击中了穆娜和她的家人所栖身的避难所,穆娜在爆炸中失去了一条腿。

 点击此处播放视频

加沙的敌对状态始于2008年12月27日,止于2009年1月18日,给加沙人民造成了严重的经济、社会和心理打击。很多儿童亲眼目睹家长、兄弟姐妹和朋友死去。几乎所有的边界过境点都被封锁;儿童及其家人无处可逃,无法躲避暴力的侵袭。

寻找安全之地

穆娜说:“当我们听到轰炸的声响时,我们非常害怕。整个房子都在颤动,我们觉得房顶好像马上就要塌下来了。我们从一个房间跑到另一个房间 ,但是我们不知道哪个房间才是最安全的。”
 
轰炸越来越密集,穆娜的父亲萨拉(Salah)决定逃到房子外面去。

回忆起1月那些令人胆战心惊的日子,萨拉说:“大家都吓坏了,孩子们不停地尖叫,我不知道如何让他们安静下来。”在接下来的几天内,为了躲避轰炸,这一家人从一栋房子逃到另一栋房子,但是始终无法为孩子们找到一个安全的场所。最后,一家人逃到了一个联合国建立的避难所。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09-0142/Pirozzi
在加沙地带汗尤尼斯市附近的客扎阿村,一名小女孩握着监护人的手。2009年2月,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加沙地带和西岸仍旧需要对儿童及其家人的心理支持。

在避难所的十天

穆娜和她的家人在避难所里住了十天。一天黎明的时候,这家人听到附近一声爆炸的巨响,不一会儿,一枚炮弹就击中了穆娜与母亲、姑姑和妹妹住的房间。穆娜回忆到她当时感到头晕目眩,她看见整个房间里充满了烟雾,还模糊地听到她的家人在尖叫,因为他们以为她已经死了。穆娜的父亲把她送到医院,她的一条腿从膝盖以下被截肢了。

战争死伤人员中有大概三分之一是儿童;431名儿童死亡,1872名儿童受伤。

据进一步估计,伤员中有30%的人伤势严重,包括560名像穆娜这样的孩子。如果他们不能获得适当的康复,很可能会造成终生残疾。

'我们的生活曾经很快乐’

但是冲突导致的一些伤害是看不见的。12岁的莎拉(Sarah)正在接受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欧洲委员会人道主义援助部支持的巴勒斯坦民主与冲突决议中心的帮助。

她说:“在入侵发生前,我们的生活很快乐,我们曾经有一个花园,非常漂亮的花园。我和我的兄弟姐妹在花园里玩耍。但是战争爆发后,那个花园就没了。花园里的所有东西也跟着没了。整个花园被毁了。现在,我们的生活如同地狱一般, 充满了悲伤。”

心理咨询以及同伙伴玩耍正帮助莎拉从阴影中走出来。

她说:“我开始参加这个中心的活动,然后发现我所有的朋友都在这里。我的生活发生了改变,而且比以前更好了。我的朋友们与我分担我的悲伤。”

迎接新的现实

在医院里,穆娜遭受了很大的痛苦,但是家人、朋友和社区给她的支持帮她闯过了难关。她说:“当我和别人聊天时,我就忘记了疼痛,我马上就感觉好了很多。”

穆娜一直接受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欧洲委员会人道主义援助部支持的巴勒斯坦民主与冲突决议中心提供的心理咨询。她还给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的一个免费热线打了电话。穆娜说:“与免费热线的工作人员谈话使我放松了很多。这使我能说出内心的感受。”

对穆娜来说,巴勒斯坦民主与冲突决议中心心理咨询员的家访给她一个宣泄内心感受的机会,并为她营造一种更加正常的生活环境。心理咨询员鼓励她在面对严峻考验的时候要耐心,因为在穆娜获得她所急需的治疗和康复前,她不得不推迟实现上大学的梦想。在加沙,由于医疗设施被禁止使用而且无法把病人转到国外接受治疗,穆娜和其他与她一样的孩子们正面临着不确定的未来。


 

 

视频(英文)

2009年2月24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通讯员克里斯.奈尔斯报道最近的冲突给加沙年轻的生命造成的重创。

 视频 高速 | 低速

欧洲共同体人道主义办事处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合作伙伴关系

欧洲共同体人道主义办事处网站(英文)
(外部链接,在新窗口中打开)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