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尔

难以下咽的苦种子:解决尼日尔近期的营养危机

UNICEF Photo
© UNICEF Niger/2010/Onimus-Pfortner
阿里是尼日尔津南部德尔区安格纳丁奥村的村长,他说由于粮食歉收,村子里400名村民中有60人都外出打工,希望可以挣钱养家糊口。

乔尔.奥尼穆斯-普福尔特纳报道

尼日尔安格纳丁奥村,2010年5月 – 安格纳丁奥村的村长阿里说:“今年的收成很不好,豇豆、小米、花生都歉收,几乎是颗粒无收。今年真是个粮食大灾年。”

正如阿里所说,在尼日尔南部津德尔区这样的含灰土里,很难想象能长出什么好果实来,那些没有被砍下用作柴火的树大都干枯而多刺。

阿里的儿媳妇热基娅刚刚摘了四个小时的“迪洛”回家,这些仅够她家吃一顿饭。“迪洛”是一种淡绿色的种子,需要在水里泡上一周才能吃,但仍然苦得难以入口。

热基娅说:“有人说吃‘迪洛’会腹泻,但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们没有其它可吃的东西了。”

UNICEF Photo
© UNICEF Niger/2010/Onimus-Pfortner
热基娅是村长阿里的儿媳妇,她花了四个小时采摘的“迪洛(dilo)”(一种浸泡一周才能吃的种子)。但因为种子太苦了,孩子们还是不愿吃。

为生存而挣扎

由于降雨反复无常,尼日尔的谷类作物产量骤减了12万吨。对于尼日尔这样一个大部分是农业人口的国家来说,这无疑是把人逼到了困境。超过半数人口(1500万人口中的780万)的生存得不到保障,其中约270万人处于“食品极端不安全”状态。

阿里说:“村里原来约有400人,现在有60人移民去了尼日利亚,希望在那里能找到工作养家糊口。”

村长接着说,今年的情况最为糟糕,大部分青壮年都带着家人或独自一人离开了村庄。即使在附近最大的城市津德尔,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工作的。

阿里说:“有些人把家里的牲口卖了来买食物,但是牲口的价格也在快速下跌。如果你家里没有牲口,那么就只能靠出卖劳动力来养活自己了。”

UNICEF Photo
© UNICEF Niger/2010/Onimus-Pfortner
由于营养危机,安格纳丁奥村的许多青壮年都去尼日利亚打工挣钱,娜娜的丈夫也是其中一员。

留守母亲

很多青壮年离开安格纳丁奥村,前往尼日利亚寻找工作,娜娜的丈夫也是其中一员。娜娜和她的四个孩子仍然留在村里,最小的孩子一岁半,最大的也只有六岁。

娜娜说:“我丈夫要出去一到两个月,等他挣够了钱,就回来给我们买食物。 我们只能买到些高粱,今年很难买到小米,而且小米也非常贵。等我们把挣的钱都用光了,他就再出去打工。”

娜娜最小的孩子最近接受了营养不良治疗。她回忆说:“我把孩子带到塔基亚塔的健康中心,她连续喝了四个礼拜的花生营养糊。她现在好了,但是又能好多久呢?”

正如娜娜的问题所说,儿童是这种困境的最严重受害者。据尼日尔政府及其包括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内的合作伙伴预计,若不及时采取措施,解决营养危机问题,明年将有约38万名6到59个月大的儿童患上严重营养不良,还有120万人将患中度营养不良。

实施中的喂养项目

现在,各方已经为预防儿童营养不良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比如,尼日尔政府、世界粮食计划署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已于四月底启动了毯式喂养计划,准备连续四个月每月为50万儿童提供定量的强化玉米大豆混合粉,以保障在下次庄稼收获前儿童的食物供给。

然而,自四月中旬以来,尼日尔数百个营养康复中心所接纳的严重营养不良患儿的数量仍然呈快速增长趋势。2009年,约12.4万名儿童因营养不良而接受治疗;尽管今年营养不良发病的高峰期预计出现在6、7月份,但截止到目前为止,报告的营养不良病例数量已经超过了去年总病例的半数以上。

随着危机的愈演愈烈,能及时提供营养补给和服务至关重要。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这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它向包括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在内的机构提供了很多治疗性食品、必备药品及相关设备。

现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正致力于确保为包括安格纳丁奥村的村民们在内的,处于受危机影响最严重地区的儿童和家庭,提供足够的食物供给和良好的病例管理服务。


 

 

搜索